《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684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一栋亮着灯的三层欧式别墅门前停好车,输入院门的开锁密码,萧晋径直走进了别墅大厅。
  入眼的第一幕,就是穿着睡衣棉拖的陆熙柔和胖子两人并排坐在电脑前面,都带着耳机,正大呼小叫的玩着游戏。
  他满头黑线,走上前分别在两人脑袋上用力敲了一下。胖子回头一见是他,慌忙摘掉耳机起身,战战兢兢的叫了声:“老、老板。”
  “你干什么啊?”陆熙柔却是一点都不客气,只是扭头瞥了一眼,就继续紧张的快速摁着键盘。然而,失去了高手胖子的掩护,她的游戏角色很快就喷着鲜血倒下了。
  “啊!”女孩儿猛地跳起来,抱住萧晋就是一通乱捶,“混蛋啊!姑奶奶马上就可以吃鸡了,都怪你都怪你!你陪我的鸡!”

  萧晋手掌抵着她的脑门将她推开,没好气道:“老实会儿听到没有?要不然小爷儿让你吃叠词的鸡。”
  陆熙柔愣了愣,才反应过来叠词的鸡就是个什么样的词语,不由呸了一口,挑衅道:“吃就吃,有种你拿出来啊!”
  萧晋无语的摇摇头,板起脸训斥道:“你看看你俩现在是什么样子,一个个油光满面的,老子付给你们工钱是让你们干活,不是请你们来打游戏的。”
  油光满面什么的,身为宅男的胖子早就习惯了,闻言只是憨憨一笑,陆熙柔却是慌忙跑到了门口的穿衣镜前,估计是被自己此时的形象给吓到了,“嗷”的一声尖叫,就蹬蹬蹬跑上了楼。
  再次无奈的摇摇头,萧晋又微笑着对胖子说:“别紧张,我是跟你们开玩笑的,继续玩儿吧!我去找鲛。”
  胖子点点头,说:“鲛大哥在练功房,刚才听里面有很剧烈的声音,似乎在跟什么人打架,我本来想去看看的,小柔姐说让我不用管。”
  “嗯,没事儿,鲛的身手没什么好担心的。”摆摆手,萧晋就朝练功房走去。

  所谓的练功房,是将一层的主卧和书房打通腾出来的一个房间,里面除了几个软垫之外,什么都没有,原本是打算买些健身器材进来供陆熙柔和胖子他们休息时锻炼身体用的,然而鲛却意外的很喜欢,没事儿的时候经常在里面一呆就是一天。
  于是,健身房被挪到了楼上,这里就成了他的私人空间。
  萧晋推开门的时候,贺兰鲛正盘腿坐在地板上给胳膊缠绷带,而那个被他带回来的壮汉则躺在不远处,衣衫破烂,鼻青脸肿,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
  萧晋意外的挑挑眉,掏出药膏走过去,拆开贺兰鲛还没缠好的绷带一看,见只是摩擦出来的伤口,便一边抹药一边问道:“怎么挂彩的是你,打输了?”

  “平手。”贺兰鲛酷酷地说,“我不能杀他。”
  萧晋这才了然的点点头。以鲛的身手,如果是性命相搏的话,十个那壮汉也不够他杀的,但要在不伤人的情况下将之制服,挂点彩并不奇怪。
  “他的身手怎么样?”
  “很强,再多打几次的话,我可能就很难制住他了。”

  萧晋嘴角翘翘,不再说什么,帮他抹完药重新绑好绷带之后,便起身道:“行了,你去休息吧,这里交给我。”
  贺兰鲛一语不发的离开了房间,萧晋则来到壮汉身边蹲下,居高临下看着他那张方方正正的黑脸膛,问:“服了么?要不要再跟我打一次?”
  壮汉摇摇头:“不打了,俺打不过你。”
  萧晋笑笑,又问道:“叫什么名字?哪儿人?”
  壮汉沉默片刻,回答说:“俺叫魏天豹,孤魂野鬼一个,哪儿的人都不是。”
  萧晋哑然失笑:“怎么,还怕给家乡丢人,将来无颜见江东父老吗?”

  魏天豹的表情忽然就变得愤怒起来,咬牙切齿的说:“俺连爹娘的坟都保不住,俺没有家乡!”
  萧晋神色一动,顺势就在一旁盘腿坐下,掏出烟来递过去一支。“抽吗?”
  魏天豹吃力的坐起身,接过了烟。
  萧晋帮他点上,然后自己也点燃一根,道:“不介意的话,就跟我说说,是你家乡的人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么?”
  “说完了,你让俺走不?”显然,魏天豹并不像他的长相那样憨傻。

  萧晋耸耸肩:“如果你的故事够精彩,放你走也不是没有可能。”
  魏天豹低下了头,直到半根烟下去,才开始讲述他的故事。
  不出萧晋的意料,他生于一个武术世家,祖上最辉煌的时候曾做过辫子狗朝皇帝的贴身侍卫,很是显赫。后来,由于战争和建国后的动荡,他家彻底败落,成了一户普普通通的农民。
  不过,毕竟家学渊源,他的父亲虽然没什么文化,眼界却有一点,因为不甘于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苦日子,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时候,他家成了方圆百里内第一个敢于响应号召承包鱼塘的个体户。
  做生意这种事情,只要你抢占了先机,就很难不赚钱。于是乎,还不到一年,他家就从个体户变成了万元户。

  在那个时候,万元户的含金量比现在的百万富翁还要大,村民们都嫉妒红了眼,亲戚们也纷纷掏钱进来入股。
  恰好魏天豹他爹也想扩大经营,便来者不拒,把亲戚们凑的钱和自己的积蓄全都投了进去,又承包了更多更大的鱼塘。
  那一年风调雨顺,鱼塘里的鱼长势也很喜人,然而,眼看着就要大丰收、他老魏家要从万元户变成十万元户的关键时刻,鱼塘里的鱼却在一夜之间全都死了,被人毒死的。
  投毒的人肯定就是同村的某个或者某些人,可根本就查不出来,法又不责众,丨警丨察也没有办法。
  于是,魏天豹家就在全村村民的幸灾乐祸中,重新变得和他们一样一贫如洗。
  可是,事情却无法到此为止,那些之前巴结着来他家送钱、不收还急眼的亲戚们瞬间化身讨债鬼,三天两头的去他家闹,不但搬空了他家的东西,还用极尽恶毒的语言诅咒他们全家。

  他爹是个心气儿高的人,又练过武,有一天实在被骂的狠了,忍不住就动了手。
  这可不得了,正好又赶上那阵儿严打,他爹就被抓起来判了重罪,没两年就死在了狱中。明明浑身都是伤,监狱的人却说是得病猝死,只让看了一眼,就强行拉到火葬场给烧了。
  在那个没网络通信也不发达的年代,碰上这种事,那就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魏天豹他娘和他孤儿寡母两个,又是众叛亲离的情况下,除了认命,根本就没有第二条路可走。
  他娘也是个要强的,一介农妇,愣是通过拼命的给人做工,不但把欠的债还清了,还将魏天豹给拉扯到十七岁。
  或许是因为没了心事和负担,猛地一松懈下来,他娘的身体就撑不住了,一病不起,在床上苦熬了不到半年,就也离开了人世。
  刚刚成年的魏天豹含泪将母亲葬进父亲的坟里,接着便离开了家乡,憋着心中的那股火,凭着自己因为练武而积攒出来的一把子力气开始在各个城市中的工地上打拼。
  虽然当民工薪水不高,但他干得多吃得少,不到七八年就硬是攒下了十万块钱,然后回家重修父母的坟墓。用最好的料,请手艺最好的匠人,十万块钱花的一分不剩,换来了一座让方圆几十里的农民谈及都不得不竖起大拇指的气派大墓。
  日期:2017-10-26 06:2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