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200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什么给老婆买的,还不就是个托词。陈九江一听罗璇对此很满意,立刻说道:“哎呀,罗书记。今天还真得谢谢你呢,若不是你试了一下,我还不知道这衣服虽然好,但是却小了不少。你要知道,我媳妇可比你高一个头呢。”
  “这可怎么办?”罗璇对这件衣服很是喜欢,瞧这新颖的款式,这精致的做工,还有高档的材料,大气的品牌,哪哪都对她的胃口。她恋恋不舍的不想再脱下来。
  陈九江为难的道:“是呀,这可真不好办。再送到深圳找人调换,一来一回可不少时间呢。要不这样,罗书记,你帮我个忙,将这件衣服收下吧。”
  罗璇叹了口气道:“我是想帮你这个忙,可是这件衣服看着就不便宜,只怕我买不起。”
  陈九江道:“这衣服真心不贵,是我搞服装的朋友拿的内部价。不过就是二百块,我拿你半价,权当找个路费的差价。”
  说实话,这件衣服可真心不便宜啊。别说一百,就是一千也买不到的。陈九江为了讨罗璇的开心,可是煞费苦功呀。
  到了这个时候,罗璇若还看不出来这是陈九江曲意奉承,存心讨好,那她真就是个傻子了。难为他费了那么大的心思,既然如此,那就不能薄了人家的面子呀,收下得了。
  陈九江见罗璇收下了衣服,立刻就奔了主题。他诚挚的说道:“罗书记,之前我们之间有些误会,为此还对你造成了一些伤害。其实你也知道,有些事情我也是身不由己的。再者说了,你也因祸得福,若不然,怎么会换来今天的位子呢?”
  罗璇一想确实是呀,若不是陈九江的横空出世,她现在只是个苦逼的副县长呢,离纪委书记还差老大的一截呢。可是即便如此,那伤害也不能被轻飘飘的两句话就给打消了呀。
  她若无其事的说道:“陈县长,这都是陈年旧事了,我早就忘记了,还是不要再谈了。”
  “尽管罗书记你很大度,可是我毕竟对你造成过一定的伤害。别的我也不想多说,就请你在今后的工作中看我的表现吧。”陈九江也知道一件大衣和几句道歉是解决不了问题的。但是无论如何,这件事都要当面的说出来,只有这样,才有机会取得和解。
  陈九江的处事原则就是多栽花少种刺。因为在官场混,你也不知道哪个人会因为什么原因,就莫名其妙的咬上你一口。
  陈九江将姿态放的很低,这让罗璇很是满意。毕竟拿人的手短,咱可不能刚收了人家的大衣,就对人翻脸。所以她的心里或多或少的对陈九江有了那么一点转变。转变了心态,罗璇对陈九江就和气多了,他们俩很自然的就聊到了纪委的工作。
  陈九江问罗璇:“我听说市里的有一只小分队到了县里,说是要调查咱们县里的一位大人物,不知道是真是假。”
  罗璇道:“没有的事,这是市里的例行检查。”
  陈九江摇了摇头,说道:“罗书记,你可就不要瞒着我了。我听说市里的调查组一明一暗。明着是例行检查,暗中只怕是真的有任务。”
  罗璇皱了一下眉头道:“不会吧,要是有的话,我应该听说了呢。”
  陈九江依然不信的,他说道:“我可听说是市里纪书记亲自下的命令,冲着咱们县的一位副县长来的。我还以为是你调来的人马,专门查我的呢。”
  说完陈九江眼巴巴的看着罗璇,那表情生恐是怕罗璇的嘴中蹦出一个是来。罗璇急忙摆了摆手道:“陈县长,你把心放到肚子里吧。咱们都是同事,我怎么会动你的手脚呢。不过你说的情况,我还是会去了解一下的。”

  罗璇之前确实存过这么样的心思,可是当落实下去的时候,无论是陈九江曾经的同事纪朝先,还是当初一手泡制一枝花冤案的梁鑫,都将头摇的如那拨浪鼓一般,不肯接招。这人罗璇十分郁闷。
  陈九江见罗璇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也就不再追问,告辞离开了。
  陈九江一走,罗璇就琢磨了起来。陈九江今天的来意是非常明确的,他不想树自己这么一位敌人,是想来和解的。对于人生地不熟的她来说,这应该事件好事。
  而且看陈九江的样子,刚才说的一定不是假话。他肯定是听到了什么风声,这才慌不择路的跑到这里求证来了。

  看样子,纪朝先那个老顽固见自己占了他纪委的位子,对自己很不满意啊。若不是陈九江此来,她还不知道市纪委的行动呢。
  同样都是在县里混,作为空降兵和本土选手之间的区别在这个时候就显现出来了。罗璇就觉得自己现在是头重脚轻心里浮。不单是其他部门没有人搭理她,就连纪委的几个副书记都不拿她当回事,面从腹诽阳奉阴违的大有人在。
  就拿市纪委入驻大河县的事情来说吧,若不是陈九江担惊受怕,慌不择路的前来求和,只怕她还蒙在鼓子里呢。
  纪朝先,梁鑫以及他们下面的那些个小崽子们,为啥对她不忠不诚,一点敬畏心都没有,还不是觉得她是个外行,是个无所事事的花瓶。
  想到今天刚收到的那份材料,罗璇心说,看来我也应该和陈九江一样,是时候采取一些行动,来缓解一下我和纪朝先之间的关系了。同时也让那些个不看好我的人见识一下,什么叫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老陆,这事和你有没有关系?”有和解就有分歧,富春生此刻正在辉煌的包间里翻着怪眼逼问起陆清明来。
  陆清明道:“县长,您可真是冤枉我了,我是谁呀,清清白白做人,明明白白做事。这样打黑砖下绊子的事情,我可干不出来。”
  富春生道:“行了,你的人品我是知道的。可是这辉煌是谁的地盘呀?关晓乐和秋菊可都不是傻子,那门是怎么莫名其妙的的打了开来?是他们自己觉得玩的不够开心,想邀请何志章来办趴体?”

  陆清明一脸的无奈,他无奈的说道:“门的事情,我倒是问过秋菊,她说确实关上了的。后来我也悄悄的查过,倒是没有发现异常。”
  富春生道:“这么严重的事情都发现不了异常,这本身就是不正常。若真的不是你捣的鬼,那就一定是你的大本营里出现了不同的声音。同志哥,人家都将眼线插到你的眼皮底下了,你还毫无所觉。是该引起注意了。”
  陆清明道:“这个我晓得,今后一定会加强的。不过既然事情出了,咱们还是应该想一想应对的策略吧。我可听说市里开过会了,要调关晓乐去搞环境保卫生。”
  富春生抬头看了他一样,问道:“怎么着,你有想法。”

  说没有想法你信吗?反正连陆清明都不信的,他也不否定,实话实说:“我觉得,若是我当副县长的话,可以更好的给你提供服务。”
  俗话说的好,不怕下属太愚昧就怕下属有想法,陆清明有了想法。富春生就得做出回应。他说道:“这是件大事,我要综合考虑。”
  副县长的竞争向来都是大事情,至于富春生说的综合考虑,之前的主语绝对可以忽略——不是“我”,而应该改成“我们”。这个们里,一定包含于向荣。只有于向荣同意了,市里才可能有机会通过。
  日期:2018-03-30 06: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