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1358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但是!
  苏小兵开着车慢慢绕着营区转了一圈,李牧居然没有看到有哪块区域是有落叶的!
  并不是说没有落叶,多多少少几片是肯定有的,但整整一个晚这么点落叶,绝对不正常!
  整个营区都是如此!
  “老板,这不太对劲儿啊,这分明是刚刚打扫过。”苏小兵左看右看,说道。
  李牧若有所思。
  苏小兵笑道,“老板,警备区的人还挺会来事,嘿嘿。”
  李牧想了想,说,“到礼堂去看看。”

  “是!”
  苏小兵便寻着路往礼堂那边去,是个小礼堂,周遭都是地砖铺设。李牧下车,先是借着淡淡的光线打量了一下地面,走了两步,没有看到显目的石子,甚至鞋底踩去都感觉不到膈应。
  李牧扫视了一下周遭,无奈地叹了口气。
  苏小兵跑过来,道,“老板,这边看样子也是狠狠的打扫过了。”

  指了指礼堂里面,李牧说,“里面不用去看了,情况显然也是一样的。”
  马司令和郭政委既然要这么做,又怎么会留下死角呢。李牧能想到的,他们也能想到,搞卫生而已嘛,哪个部队搞卫生不是手段一流,连内务卫生都搞不好的部队,压根没资格参加各种评先。
  内务卫生是一支部队的基本功。
  李牧一下子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很显然,这是马司令和郭政委在向他卖好。但这样的行为,却是李牧看不惯的。
  站在那里沉思了片刻,李牧说道,“走吧,继续找,找不到去捡树叶,一天四个小时的劳动必须确确实实的落实到位。”
  每天的劳动时间是有明确规定的,当然,到了李牧这里,他是要求自己每天劳动满四个小时,而且必须是扎扎实实的。

  昨晚吃晚饭的时候,李牧从陈国富那里了解到,在实际的操作过程,因为违法治安管理条例等法规而被处罚以拘留的,通常采取义务劳动的形式来进行,而义务劳动呢又通常只是一个形式,签个到做个样子。
  因此,他不想这么干。
  开个好头结果来个烂尾,这样的事情他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让它发生的。当然,他尽管对马司令和郭政委有意见,但是他还真的没办法责怪他们——我让部队搞自己家卫生可完全的符合任何规章制度!
  想发飙都找不到理由。

  况且,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人家马司令和郭政委是在卖你好,你不领情算了,怎么也不能去训人的。
  因此,李牧只能继续艰难的寻找,寻找一片污垢之地,哪怕有一些看不过眼的东西,能够实现劳动的,那都没问题。
  又转了一圈,起床号响起来之后,李牧找到活儿干了。
  “停车!”李牧道。

  车在一块大草坪边停下。
  李牧对苏小兵说,“去给我找个割草机来,背在身的那种,柴油驱动的,他们这里肯定是有的。”
  苏小兵为难的说,“老板,他们不能够借吧。你看,他们明显的一两个小时前搞过了一次卫生,目的是不让你有干活的机会,怎么可能借咱们割草机。”
  “费什么话,想办法。”李牧道。
  苏小兵麻溜的去了。
  跟着李牧的时间也有一个多月了,自然是了解李牧的脾气的,再唧唧歪歪等着挨板子了。

  李牧走进草坪里,这里的草皮已经长高了,高低不平的,一般情况下都会用割草机来推一边,这能度过这个冬天,春天一来,雨水一下,又开始疯长起来。
  显然,这块大草坪还没有处理过。
  苏小兵还真的很快找来了割草机,是那种背着的便携式柴油动力割草机,轻便得很,他甚至找来了两台。
  帮着发动,然后给李牧背,李牧熟悉了一下手感,很快找回了当年当小兵的时候整理草坪时候的感觉,如果再来一顶草帽那完美了。
  “你不要搞了,一边待着去。”李牧说。
  苏小兵猛地拉动了另一台割草机,然后熟练的背,说,“那可不行,头儿,这么大一块儿草坪,你要搞到什么时候,再说了,咱们劳动的话要认认真真的搞,给人把草坪搞好了,不能马虎了事。这可是您说的。”
  李牧看着苏小兵的动作,心里是有些好感的。一名干部对这些粗重活这么熟悉,说明这人平时是没少劳动的。
  笑了笑,李牧不再说什么。
  两人开动了。
  这会儿太阳逐渐爬了起来,暖暖的朝阳让人很舒服的。
  割草机发出日日日日日日的声音,两人熟练的挥动割草杆划着半弧形,一片片的把草坪给修平了去。两人齐头并进,看架势知道都是老手,搞起来那是轻车熟路。
  出早操的警备区官兵集体整起行进喊着番号从路那里过去,带队的干部怪的看过来,其他官兵也忍不住望过去——这俩人是谁啊,大清早的。不过他们只是感觉到怪,却是以为是哪个分队的官兵在出公差,因此完全没意识到是过来义务劳动的副军长。
  起床号一起来,营区整个活了过来。一秒钟之前还是安静到敌人侦察都要摸到寝室的程度,一秒钟之后像是沸腾了的开水一样,朝气蓬勃的搞起来。
  “一!二!三!四!”

  “一二三——四!”
  “唱首歌!”
  “向前向前向前……预备!唱!”
  “向前向前向前!我们的队伍向太阳!”
  军队和地方的区别,军营和写字楼的区别,在于军营这里到处都是生机,没有死气沉沉,永远没有气馁的情绪,因为一旦如此,要面临死亡!一支部队如果无法保持高昂的斗志,等待着他们的是失败,失败的结果是有很多很多人战死!
  李牧的热血也在沸腾,仿佛回到了小兵时代。班长一句话,玩了命的干,出公差搞越野什么的,一点五都不要,必须要争第一,我最快我最快!那样的青葱岁月在军营之度过,别有一番激情的滋味,叫人甜甜回味,并且会自豪与骄傲——老子当年是这么的吊。

  或者,这是大多数退伍兵回到地方总会认为自己是最能吃苦最应该干最重最脏的活的原因,因为我哪怕离开了部队,那也一样是一个兵!
  两台海军牌照的依维柯从大门那边开过来,带队的是一台海军牌照的猎豹,关海洋坐在车。
  他来之前也没跟警备区这边打招呼,直接带队过来了。他们进来之后,门岗那边才通知值班室,说第三舰队司令部军训部的关部长过来了。
  马司令和郭政委刚起来,马洗刷穿戴整齐出来。虽然他们的级别关海洋高,但是还是那句话,关海洋是年轻干部,而且是在舰队要害机关担任领导职务,含金量是不同的。

  陆南地区是海军驻扎的重镇,警备区平时打交道最多的是舰队。
  其实最主要的是,他们知道关海洋是关老首长的儿子。
  海军的车队直接的找到了草坪这边,抬眼看见李牧和他的勤务军官在那割草。
  关海洋一下子有些懵了——他们可没带相关的工具。
  车一停稳,关海洋对参谋说,“赶紧的去找工具,其他人都下车,展开劳动。”

  日期:2017-10-26 06:2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