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姑娘》
第270节

作者: 时光之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丫头,能睡了么?”终于,我选择打破了这份沉默,开口对她说道:“该说的我都说了真的,如果不是你的电话,现在我跟那哥们儿都已经喝上了,要不是遇见这档子事儿,我们指不定什么时候能见上一面呢。”
  将自己代入进那个情境之后,我说的越发顺畅,仿佛,我出门真的是去做这样一件事情了一般。
  王雨萱没有言语,依旧保持着刚刚的样子看着我。
  “喂你倒是给个答复啊。”

  “成,你就这样吧,我洗洗澡就睡了啊,困死了。”说着,我伸了一个懒腰,顺其自然的向着卫生间走去。
  闻声,我回过头来,问道:“还有什么事儿?”
  “你说你去帮朋友忙了,是吧?”
  “对啊。”
  “他在后海喝多了跟人打起来了?”
  “可不是,这孙子平常挺斯文一人,谁知道喝多了酒还能跟人打架啊,你说,这是不是可以称之为斯文败类了?”

  “阳子,对不起了,大不了下次请你喝酒。”我在心里表达着对孟阳的歉意,表面上却正经异常,好似为自己朋友的不理智,感到恼火。
  王雨萱轻哦了一声,“你还帮他垫付了罚款?”
  “可不,五千块呢,想想就肉疼,明天必须找他要回来。”
  “有什么证明吗?”她问。

  我怔了怔,答道:“要不我现在给他打电话?”
  “我指的不是这个。”王雨萱摇了摇头,说:“你走的时候很急,连鞋子都没有换,我可以将这个表现理解为你为了朋友而着急,可是,如你所言,你帮他垫付了罚款但偏偏,你出去的时候,除了手机之外,什么都没拿。”
  “呃微信转账,不行么?”
  “转账记录呢?还有公丨安丨局的收款证明呢?”
  我自动的忽略了她说的转账记录,转而理直气壮的回道:“证明当然是让当事人拿走了。”
  王雨萱点点头,“哪怕是你不说,我都不会太过强求,偏偏你选择了说谎,我该笑呢,还是感到悲哀呢?我的好师哥。”
  我心里咯噔一声,面带不解的问道:“我不懂你的意思再者,我有什么说谎的必要么?”

  “你不该问我的。”
  说罢,王雨萱走到了我面前,将我向旁边推了推,“等来的是谎言,真他妈可笑。”
  我还想为自己辩解一些什么,可王雨萱没再给我这个机会,她走进了卧室,然后重重地关上了门。
  那道木门,将我们隔绝,就像我的谎言,脆弱不堪却可伤人。

  我想不通,她是怎么看出来我有说谎的,扪心自问,自打进门开始,不论是我的神态,还是我的言语,都足够以假乱真了,加上我身为律师善于诡辩的那一套,她不该看出来的。
  偏偏,王雨萱看出了我在说谎,并且在沉默许久之后做的第一件事儿,就将我的那些谎话一一戳破。
  茫然中,我四下看了看,猛然发现了那包香烟被她放在了桌子上,我仿佛找到了救命的稻草,急切的冲到了那里。
  颤抖着手,从烟盒中抽出一支烟,吧嗒给自己点燃。
  离开朱雀门的时候,我用哭泣宣泄心中的压抑,此刻,我终于用不到那种最无用的方式了,指间夹着的烟,它里面的尼古丁,才是我最为需要,用来宽慰自己的东西!

  重重地吸了一口,然后将整个人都放空,眯起眼,一切都变得虚幻起来,我忘却了张瑶,忘却了残忍戳破我谎言的王雨萱。
  此时,我只是我自己。
  一个在四九城中,没有根基的蚂蚁,我也乐于做这一只蚂蚁,如此一来,我就没了让人困惑的烦恼,更不会有那些让我绝望的事情。
  香烟氲出的烟圈,无限扩大,然后消散。它就像我的心脏,竭力的去爱一个人,没有得到回应之后,开始只为了让我活着而跳动。
  一支烟燃尽之后,我又给自己续上了一支。
  烟气的味道令人作呕,偏偏我爱上了这种感觉,至少在此刻,它是我的唯一寄托,不论灵魂还是肉体,我都需要它来排解忧愁
  那道被关上的卧室门,开了。
  王雨萱站在门前,她已经换了一身衣服,正是她回北京时穿的那一身,在她的身后,是那个显得有些厚重的行李箱。
  “你这是什么意思?”我问。
  “没什么意思。”她淡淡的说道:“刚刚损失了五千块,我就别再给你增加负担了。”
  我知道她这是在嘲讽我的谎话,可她也不必因为一句谎话,就来开出租屋吧?

  “丫头,别闹了,睡觉行么?你都熬了一夜了。”说着,我下意识的就要吸上一口烟,可在我看到她的眼神的时候,就没了这个心思。
  讪讪的将香烟捻灭在烟灰缸里之后,我走了过去,一把从她手里夺过行李箱,柔声道:“我承认我骗了你,可你也不至于这样吧?大半夜的,你能走到哪去?”
  “去哪,都比在你这个骗子的家里要强。”
  “成要走也可以,天亮再走,你现在就走,太危险了一点。”
  “那你管我?”
  我被她点燃了火气,大声质问道:“我他妈出去做了什么事儿,跟你有什么关系?非要刨根问底的问个不休!”
  “正是因为我不想管了,所以我才要走。”
  我将行李箱往卧室中一扔,指着她的鼻子说道:“这要是白天,怎么做都随你,但在现在,绝对不行!”
  此刻的我很恼火,一方面是由于她戳破了我的谎言,那是我维护最后一丝尊严的遮羞布,彼时的王雨萱是那么残忍,就跟这个夜晚里,很决绝选择离开我的张瑶一样残忍。
  至于另一方面,则是她要‘离家出走’的这个举动,完全就是小题大做!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会说谎,要知道这丫头从英国溜回来,都是欺骗了老王的。
  而现在,她因为我的谎言,就很偏激地要离开出租屋,实在太过双标了一点。

  假使现在是白天,没准儿我就会放她走了,刚刚经历失恋,我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来让自己走出来,没她在,更好一些,那样一来,我就可以放纵自己,不论是酒精还是香烟,我想怎么残害自己的身体就怎么残害
  但,现在还是凌晨四点,虽说天边有了蒙蒙亮光,我也不会放心让王雨萱这样花儿一样的姑娘离开,天知道她会不会遇到宿醉的流氓,如果她真的出了什么事情的话,我对不起她更对不起老王。
  日期:2018-10-04 18: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