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姑娘》
第267节

作者: 时光之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天午夜,我给你打电话的时候,是抱着好好聊聊的心态,而你呢,直接用一句很不负责的话,就把我推到一旁陈默,我也是人,心里也会去做比较,你总会跟我说,说我什么心事儿都不跟你说,你怎么会来体谅我可你又想过没有,我跟你说了之后呢?”
  “你跟我说了,我或许就会有办法去帮你。”
  “怎么帮?”
  她对着我晃了晃手指,反问道:“从一开始,我就说过,在你身上,我只想得到爱情,纯粹到没有一丝掺杂的爱情。我跟那些女人不一样,面包我自己有,经济基础我也不差恰好,我缺少的东西你能给我,仅此而已,懂么?”
  我怎么可能不懂。
  现实的差距,我早就看的透彻,偏偏我不信邪,想用一只小蚂蚁独有的方式来帮助她解决困难,这一切,不过都是出自于一个男人的尊严。
  一个在这座繁华都市中漂泊的男人,残存的,也是仅有的那一点尊严,哪怕最后付出的代价是失去一个看起来很高光的职业。
  张瑶,又会懂这些么?

  哀莫大于心死。
  现在看来,在我跟张瑶之间存在的问题,不仅仅是现实上的差距,更多的,是心理上的不对等,她不懂我,我不懂她。
  可有些事情,我必须要让她懂得,同理,她亦是如此。
  我喜欢她,所以我必须要跟她来讲道理;她喜欢我,所以她才不会跟我来讲什么道理,这样的道理,会有道理来讲吗?
  就这样,我们陷入了两个想通却不同的怪圈里。
  都很倔强,谁也不肯让步。
  “是啊,差距,换言之就是不对等。”
  我自嘲的笑了笑,说:“我们这一代人,追求的任何事,都带有一定的功利性,工作如此、爱情如此、婚姻亦会如此,因为钱,那张粉红色的纸,真的太好看了,谁都不想缺,谁也都不会去嫌它多于是,我们变了,当初那些单纯的孩子,开始学会了勾心斗角,学会了蝇营狗苟,把最初,最纯粹的东西给撇的一干二净。”
  顿了顿,我很想给自己点上一支烟,用来排解此时的忧愁,可当我去摸兜的时候,才反应过来,那包在大润发买的香烟,也已经被王雨萱扣在了家里只好无奈的吁了口气,接着说道:
  “你说,你想在我身上得到纯粹的爱,那么,我就想问问你了,我哪点不纯粹?身为一个男人,哪怕我在这四九城里什么都不是,就能够心安理得的当一个看客,看你在博瑞的那个漩涡里,怎样跟他们那些资本家们周旋么?换做是你,可以接受吗?”
  张瑶没有立刻回答,而是眉头微蹙的看着我,她心里怎么想的我不清楚,可有一点我清楚,那就是她在听过我这种极其真实的言语之后,不会再去质疑我是否真实。

  她离我很近,仅仅是两步的距离而已,可不知怎的,我却觉得她离我很远,哪怕我能够看出她还爱着我的这个事实。
  “陈默,谢谢你。”
  张瑶终于开口跟我说话了,却是这种意味难明的道谢。
  “没什么意思。”张瑶轻叹了一声,问道:“爱我这样一个敏感的女人,很累吧?”
  “我愿意不管累或不累。”

  “可是我累了。”
  又是这句话,上次她说这句话的时候,我选择了放弃,亲手把她推开,这次,我还会这样做吗?
  当然不会!
  我很激动,也很忐忑,“我改,用一个你能够喜欢,也习惯的方式去爱你,我”
  她打断了我,说道:“爱情是让两个人变得更好的,而不是让谁去变得不像自己的,陈默,我这样的女人,不适合你。”
  “什么叫适合?”
  我不解的看着她,哪怕心里很痛,我依然要坚持问出来,因为,错过这一次,我将会永远错过。
  “我不想把话说的太过直白,如今的这个局面,对你,对我,都是最为合适的。”
  张瑶很平静。
  无论言语,还是在路灯映衬下的表情,都是如此。
  此刻,我很想问问张瑶,她有没有爱过我。

  如果有,为什么会在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如此平静;如果没有,又为什么在我们在一起时会笑的那么甜人,都是复杂的感官动物,偏偏张瑶脱离了这个界限。
  倔强而冷漠。
  这一瞬,我好像懂得了董舒菡为什么会从她的朋友,变成了她的敌人。
  她实在太过理智了,不管爱情还是友情,在处理这些情感的时候,她不像一个‘人’,只有高高在上的‘神’在处理情感中出现的问题的时候,能够保持足够清醒。

  我很想微笑以对,然后柔声的对她说,姑娘,别闹了,我们还爱着,干嘛要去说什么适合与不适合的话呢?
  可我嘴角的肌肉,在此时已经不受我的控制,喉咙亦是如此,我只能保持现在的表情,说不出哀伤与否的看着她,张张嘴,脱口而出的声音,又是那么的沙哑:
  “你在开玩笑,对么?”
  自尊与理智,在此刻都不重要了,我只要她,只要我面前的这个女人,能够给我一个拥抱,并告诉我,刚刚那些,不过都是赌气的话而已。
  但,张瑶没有。

  只见她摇了摇头,声音波澜不惊的说:“陈默,我累了,你也累了,这种时候,只有分开,才是对我们彼此最负责任的决定希望你在这座城市里,能遇见一个真正适合你的姑娘,而不是我这种,在感情世界中尽是空白,又极其敏感的女人。”
  “我只要你,行么?”
  嗓子有一种被灼烧的疼痛感,这种感觉,只有在我宿醉之后才出现过,而此刻的这种疼痛,却不是外力所带来的,说出这番话后,我咽了口唾沫,然后就开始直视她的双眼。
  我不能逃避,我更不想让张瑶也逃避。

  这是挽留,亦是恳求。
  有史以来的第一次,我将它献给了张瑶,两年前的那个秋天,佟雪走的那夜,我都没有说出这番话来但在此时此地,我将它说了出来。
  因为我爱她,爱到了一种无法接受失去的地步。
  早些时候的放手,所带来的东西已经足够我难过了,这次我再放手的话,我真担心远在小城的父母会接到丨警丨察告诉他们我离开这个世界的消息。
  我想到了死亡,她走之后,我就会死亡。
  这个感觉很强烈,只有爱到彻底之后,才会出现的感觉。

  “我们最大的错误,就是互相折磨。”张瑶的声音,终于有了起伏,她开始哽咽:
  “如今,我们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为什么还要坚持下去呢?你刚刚有问过我那条朋友圈的意义,现在我就来告诉你那是我在跟你告别,我想跟你说出再见,陈默,再见。”
  我想让她笑,偏偏此时让她流下了泪水。
  我想给她一个未来,可我们好像没有了未来。
  在我的心里,她就是我在这座浮华的城市中的归人,可她,终于要成为我生命之中的过客。
  “我我懂了,你别哭,今天来找你,不过是担心你做什么傻事而已,现在看你安全,我就放心了你别哭,求你。”
  看着她渐渐开始颤抖的肩膀,我的心脏越发疼痛。
  如果,我们分开才是最好的决定的话,我不得不去接受了。
  两个人相互折磨,好过我一个人舔舐伤口,不是吗?
  说过之后,我不敢做多一秒的停留,转身,离开。
  不是因为尊严,不是因为不堪,更不是因为不爱了只是因为,我单纯的不想让她为难,不想看到她的眼泪。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