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姑娘》
第266节

作者: 时光之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现在的直观感受就是,她在抗拒,确切的说,是她在思索。
  她还爱我么?还是说她所做过的,关于爱情的meng,已经醒了这些东西,她不说,我永远都不会懂得,只能揣测,然后把自己套进一个又一个怪圈中,作茧自缚。
  “给我个回应,好吗?”
  我终于无法忍受住拥抱空气的滋味,近乎于恳切的对她发问。
  “陈默有些事情,不是你想怎样就怎样的。”张瑶给了我答复,模棱两可,又那么容易让人崩溃。
  “我知道,所以我才要一个机会证明自己。”
  “你还想证明什么呢?”
  张瑶微微用力,挣脱出我怀抱后,有些倔强的抬起头,直视起了我的眼睛。
  我们就这样四目相对着,彼此眼神中传递出的信息,不再相同。
  我的固执与幼稚,她的理智与睿智,仿佛两道光,在北京的深夜中相对,然后属于我的那道光,开始节节败退我忘了,北京是一座现实的城市,身处于这座城市上层的她,有什么理由不现实呢?
  我们分开是事实,亲手推开她后,我不愿意接受,也是事实。这两个矛盾的事实,总有一个会被人所接受的,而眼下这个局面,或许就是张瑶已经开始接受了第一种,进而无法附和我去接受第二种事实。
  我很沮丧,可我不服。
  我也不信,当初相爱的两个人,仅仅因为一些矛盾就分道扬镳,有些东西是需要自己去争取的就像上学时,你疯狂的喜欢一个姑娘,可你就是无法说出口,这样一来,你们永远无法走到一起。
  那个时候,佟雪之于我就是那样一个姑娘,她是初恋,我选择了表白,庆幸的是我们走到了一起。
  而今,张瑶之于我,更有代表意义,她是我各方面都开始成熟之后喜欢的姑娘,她优秀,她高冷,她满足了所有男人对于女神的想象她是那么的遥不可及,可当我拥有她后,我心中的那点不足为人道的小野心,也会得到极大的满足。
  各个方面的条件交汇到一起,我开始疯狂。

  我们有过感情基础,现在的这个局面,不过是因为我的自卑而已,只要我将它改正,我坚信我们会有一个相对很多人来说,都美好的未来。
  已经跳过一次易水河的人,是不在乎再做一次荆轲的。
  “我想证明,我有多爱你。”
  我没再退却,直接说出了根植于心底的想法。
  “有什么意义吗?”张瑶微微一笑,问道:“陈默,当初的时候我不信邪,我在你身上看到了爱情,所以我不顾任何人拦阻,不顾现实生活里的差距,我选择了你,并且一而再的跟你表白那个时候,我有多不要脸?”

  “我那时候也担心,所以才拒绝你的。”
  “是啊,你担心,你担心我们之间的差距,你担心我是不是在玩弄你,你更担心别人的眼光所有的这些都加在一起,你从未担心过我,对不对?”
  “我我没有。”
  我开始了反驳:“我最担心的就是,你这个层次的女人,跟我在一起之后,不会得到相应的爱。”

  张瑶轻哦一声:“看来你的担心是对的,我真没得到相应的爱可你为什么不再坚持一下呢?偏要给我回应,回应了之后,就是无休止的争吵,你的心里有别人,我忍下了,偏偏在我想跟你好好谈谈的时候,你选择了放手,怎么?我张瑶在你心里,就是这样一个女人吗?想要的时候,拥有,不想要的时候,推开?!”
  她的这些想法,我从未想到过。
  张瑶开始真实了,而她的这种真实,又是那么的让人绝望。
  她说的这些话不对,因为我所考虑的问题她根本不知道,这是误解,也是我们感情出现裂缝的原罪。

  “我很怕,因为有了怕,我才推开你的你知道在酒吧的时候,看见你那样喝酒的时候,我心里是怎么想的么?我会吃醋,可在我吃醋之后,就是无尽的自责。”
  我长吁一口气,对她说道:“我有多希望,自己是陆伟那样的男人,有足够的能力跟底气帮助你守护住公司,而不是现在这样,什么都没法做,只能在一边干着急,然后任由你去陪着别的男人喝酒!”
  “能不能成熟一些?”张瑶的声音中,难掩失望。
  她道:“生意场上,接触到的人,非男即女,我想跟人家达成合作,就要投其所好,守住底线的前提下,喝酒怎么了?”
  “我知道”
  “不,你不知道你永远不会知道,我看见你的那刻,心里想的是什么。”
  张瑶笑了,很冷。
  “王雨萱是回来逃婚的,我只是帮她躲几天而已!”
  “你看,你又开始强调这个问题,陈默,我记得自己跟你说过,当时你的那种表情,我有见过,是我被困电梯的时候所见到的第二次见到的时候,却是你对别的女人所表露出来的,既然你给我的不是独一无二,我又为什么要接受你?”
  她这是吃醋么?

  应该是了,毕竟,张瑶拥有的东西再多,她也是个女人,一个有血有肉,也会自私的女人。
  可她误解我了,至少我心里是这么想的。
  “我承认,当时我在关心她,但这种关心,主要是源自于一个哥哥对待妹妹的关怀,不是那种男女之爱!”
  我很笃定,至少在这一刻是这样的,面对张瑶的时候,这世间所有女子,都会是我的过客,唯有她,才是我想要的,在这座城市里的归人。
  可单单是我自己相信还不够,我还需要让她也信,这种时刻,只有让她看到我的真心,我们才有可能继续下去,不然,我将会失去她,而失去的期限,依照这个女人的个性,很可能是永久。
  我很慌,慌乱中,言语也开始失去了分寸。
  “我百分之百的保证,她,亦或是佟雪,她们,在我心里都没你重要当然,这一切都是在我察觉自己有多爱你之后才发现的。”

  路灯打在我的脸上,月亮照亮着整个夜空,这个夜晚的北京,风有些大,空气亦是燥热异常。
  “你保证?你怎么来保证?”
  张瑶没有如同往常那般让步,来选择相信我,而是跟我针锋相对。
  “陈默,我原来很信任你,是因为我在你身上看到了自己想要追求的东西如果用商品来量化的话,那个时候的你,对我来说具有很大的价值,偏偏你的价值,只是昙花一现,大家都是成年人了,真实一点,行么?”
  “我怎么就不真实了?”
  我能够清楚的感受到自己的内心,正因为如此,在她说出这番话之后,我才会有如此大的反应原来,我总会听说,言语能够伤人。
  作为律师,我是不怎么相信的,而今,我真的想给当时自己的一嘴巴,告诉自己:“小子,言语可以伤人,尤其是在你心中的亲近之人的言语,更能够伤人,甚至会杀人!”
  意识到这点之后,我恍然大悟。
  昨天下午的那翻言语,一定给张瑶带来了很大的伤害!是了,正因如此,她才会这样跟我说话,一切,不过都是我自己所埋下的祸患,不需多久,我就尝到了苦果的滋味。
  苦涩,难以下咽。
  “你看,我们这两个单独的个体,已经无法融为一个整体了,为什么要倔强呢?”张瑶扯了下嘴角,似是自嘲,又似在嘲弄,她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