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604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伸出舌尖,在她汝头上舔了舔,很甜 , 很糯,散发着浓郁的乃香味,生下乔慈后 , 何笙竟有了体香 , 而那体香无时无刻如同招魂幡一般,把乔苍折磨得欲火中烧,他真恨不得没有了白日,只有黑夜,做不早朝的昏庸君王。
  他到底还是忍不了,何笙铆足了劲儿折腾他,磨蹭他,他在她媚笑中缴械投降,牙齿褪下早已脱了大半的婚纱 , 往她的汝沟里扎。
  就在他蓄势待发,即将进入时,何笙听到隔壁婴儿房传来断断续续的啼哭,身体陡然一激灵,她伸手推拒吻得有些意乱情迷的乔苍,“什么声音?”
  乔苍早听见了,那小祖宗的哭声真是惊天动地 , 不愧是他的骨肉,才三月余,眉眼却长得格外深邃英气,活脱脱他的小影子 , 世人都说女儿疼父亲,儿子才帮母亲和老子对着干,他当真了,果不其然是错的。

  他胡乱打岔 , “外面刚出生的小乌鸦。”
  何笙皱眉,这园子什么时候来了一窝乌鸦。
  她还要再问,乔苍堵上她的唇,舌头与她死死纠缠,他吻技这样好 , 这样磨人,很快何笙便糊涂了 , 只剩下他的气息 , 他的体温 , 和他两根游走抚摸在私密的手指。
  保姆哄了一会儿 , 乔慈仍扯着嗓子哭,她惊慌失措,抱着襁褓冲到主卧,用力拍打门扉 , “先生,夫人,小姐不吃乃 , 也不睡,我试了试温度 , 也不烧,这是怎么了,我不敢碰她。”
  里面窸窸窣窣的声响传来 , 片刻后,乔苍打开门。

  他脸色荫沉,黑压压的仿佛积蓄了几朵乌云 , 给保姆吓得忘了说什么。
  说来也怪 , 乔慈小手无意识触摸到乔苍的身体,后者虽然气恼,也舍不得亲生女儿,便接过去抱在怀里哄,乔慈竟不哭了。
  她动了动娇嫩的头颅,哭得汗涔涔的额头一埋,沉沉睡去。
  保姆松了口气,“血浓于水这话不错,既然小姐在先生怀中睡了 , 那只能麻烦先生照料一晚。”
  一晚。
  乔苍蹙眉,那不是还有好几个时辰。
  保姆低垂头关上门,无声无息退去。

  何笙从锦被中爬出,懒洋洋伏在库畔,她赤身裸体,肤白胜雪 , 在柔和昏暗的灯光下,那般光洁如玉。丝丝凉凉的夜风从窗外涌入,蔓延过她毫无瑕疵的皮肤,红色的指印与淡淡的水痕褪去 , 发丝浮荡间,她托腮凝视这一幕,乔慈并不知自己的父亲如何痛恨,气愤 , 又无奈,她睡得香甜。
  何笙从前不知岁月静好是什么,这一刻她想就是了。
  她爱上的这个亡命徒,曾遮天蔽日无恶不作,他坏得彻底 , 又冷得凉薄,可她偏偏跳入他的陷阱 , 饮下他诱惑的酒 , 从此一醉不醒。
  他是她的不归路 , 她是他的生死劫。
  乔苍在别墅陪了何笙几日 , 她懒得出门,成日窝在他怀中,要么睡,要么吃 , 要么逗鸟,浇花,喂鱼 , 要么就吵着让他背,在院子里晒太阳 , 她知道他忙,陪了她多久,还要熬夜看多久的文件 , 她其实很想出去,去那些她未曾到过的城市,但她不能要求那么多。
  乔苍第五日回盛文主持一个合作仪式 , 清晨便匆忙离去。
  何笙吩咐保姆仔细照顾乔慈 , 出门往宝姐经营的那家酒吧,约她出来坐坐。
  她乘车路过一条小吃街,又嘴馋桂花糕,让司机等着,打包两样回家,买了糕点正准备回去,一名戴着墨镜的年轻男子阻挡了她的路。
  男人语气儒雅,“夫人。”
  何笙下意识皱眉,特区认识她的名流许多 , 从前要喊周太太,如今要喊乔夫人,省去了姓氏,一定是乔苍身边的亲信,熟识得见过不下百次,可她根本不记得这人 , 只觉得浩然正气,眉眼刚烈,不是什么下九流的品相。
  她试探问你是?
  男人掏出警官证,“夫人别怕 , 我是周部长下属,请夫人移步餐厅。”
  他回身指,何笙果然看到了周容深,他靠着橱窗 , 正不动声色凝视她,察觉到她疑惑的视线,点了下头,她恍然,将糕点递给男子 , 示意他看不远处的黑色奔驰,“我过去 , 你把东西拿上车。”
  男子接过手提袋 , 她几步迈上台阶 , 侍者打开门 , 她不语,径直在他对面坐下,“不忙吗。”

  周容深说还好,总能抽空看一看你。
  他打了个响指 , 侍者将菜单递上,他没有接,推开要了一杯温热的果汁 , 片刻后何笙握住杯子,果香溢散在空气中 , 她除了笑,再不知说什么。
  周容深面对她沉默,心口撒了一把盐。
  他记得。

  不 , 这才过去几日,失去她以后,他过得浑浑噩噩 , 恍恍惚惚 , 每天堆砌着高高一摞没有审阅的档案,没有批示的公文,他用工作麻丨醉丨自己的灵魂,填补时间的空白,可他仍摆脱不了。
  摆脱不了她的倩影,她的娇笑,
  乔苍来找他那日,他并不愿见。
  他捏着请柬,看着新郎乔苍,新娘何笙八个字 , 心如刀绞。
  甚至,他快要没有心了。
  他未曾输,他永远不肯承认这一点,他拼尽全力,乔苍亦是倾覆大半,他们打了平手 , 彼此从那场战役中抽离,他输给的不过是时间,是风月善变,是他自己。
  他太自负 , 两年,二十年,他以为何笙也会等。
  他想过,用这样残忍的方式 , 让她离开乔苍,让她忘掉,让她悔恨,可他掌控了全盘,掌控了生死 , 掌控了正义,却漏算了情难自禁。
  周容深知道何笙很美 , 她的美 , 让人过目不忘 , 让人记忆深刻 , 无色无味,不可触摸,却能瞬间渗透到血液骨骼,可他所有知晓 , 都败给了五天前的黄昏。

  她一身白纱,于红毯尽头惊鸿一瞥。
  就是那一眼。
  周容深崩溃了。
  一个男人的崩溃,枪口抵住眉心 , 刀尖剌破喉咙,斧头砍劈心脏 , 都不如那一瞬间,何笙灿若桃李的面庞,和那双漾满柔情蜜意的眼眸 , 给他的打击更深刻。
  她爱他时,她没有笑得那么灿烂动情过。
  他以为自己得到过她的全部,他甚至邪恶想 , 乔苍夺去又怎样 , 他依然比他更早占有过她,他贯穿她最好的青春,他在她的岁月中驻扎了整整五年。
  她最大的悲痛,她最长的等待,都倾注在他身上,而不是乔苍。
  后来,后来的后来。
  这一刻。
  他顿悟了。

  他拥有她的一时,而那个男人拥有她一世。
  在她穿上嫁衣,彻底成为别人的女人 , 周容深醉得一塌糊涂。
  日期:2017-11-26 18: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