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602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指尖在他衣领处轻轻戳点 , 虽说知道做戏 , 但她仍不免耿耿于怀,她想到那位风韵犹存的邹小姐吻上去时,会怎样性感婀娜,打趣调侃 , 都像咽了一颗黄连那般不是滋味。
  “乔先生还沾回来一枚唇印呢,喏,紧挨着这儿的 , 都快碰上嘴唇了,邹小姐的樱桃小口 , 比我还媚气几分,谁知道你当时想什么。”
  他挑眉轻笑,何笙耍脾气闹别扭的样子 , 这世间珍馐,宝藏,星辰 , 繁花 , 朝霞,清泉,并蒂,尽数黯然失色。
  “若不是这样吓唬你,这一刻哪能博得你欢喜。”
  何笙水汪汪的杏核眼内积蓄了绯红的薄雾,“以后不许再吓唬我,我只要喜,才不要惊。”
  她掩住他的唇,“乔先生演戏 , 和真事儿似的。你到底骗了我多少次。”

  她感觉到掌心一股绵轮的蠕动的湿润的温热,她吓了一跳,立刻缩回,不解气拍打他的脸,乔苍躲闪不及,硬生生挨了 , 不过不疼,甚至很痒,很柔,他说从前偶尔骗。
  “骗了什么。”
  他缓缓转动 , 天花板晶亮的波光,涟漪,笼罩在面颊肆意闪烁,“除了我夸赞何小姐美貌诱惑 , 其余。”
  何笙一惊,“都是假的?”
  他闷笑,“都是真的。”
  她怔住几秒,反应过来,气笑掐他的肩膀,“再敢欺负我 , 下一次婚礼我才不来赏脸。”
  “下一次。”乔苍淡淡皱眉,“何小姐这一次尚且没有度过 , 心里还想有下一次。”
  舌尖舔过红唇 , 何笙狡黠剔透如一只刚出洞的白狐狸 , “乔先生别以为我对你死心塌地了 , 赶明儿遇到更好的,我保不齐就弃暗投明,红杏出墙。”
  “弃暗投明。”他彻底笑出声音,“何小姐已经弃了周容深这明 , 投了我的暗,反悔不了。”
  换好喜服的阿六走进礼堂看到这样一幕,顿时愣住 , 溜边儿走到黄毛跟前,问了句 , “强哥,嫂子红毯怎么才走了一半?苍哥过去干嘛?”
  黄毛龇牙咧嘴,“这他妈自己非要过去,我能拦得住吗?”
  阿六莫名其妙,“不合规矩吧?苍哥也太大意了 , 这么多人看着呢。”
  黄毛忽然乐了,挤眉弄眼笑,“猴急 , 这几天给憋够呛。裤裆那家伙都他妈憋萎缩了。”
  阿六眼睛忽然一亮 , “苍哥家伙是真硬,不吹犊子,上次桑拿馆我偷摸瞄了一眼。”他禁不住嗤鼻子,“跟他妈一根排风管子似的,又粗又大,刚浇下捧冷水,噌就竖起来了。放在一起比一比,强哥,你那家伙就像没发育似的。”

  阿六说到最后笑 , 黄毛脸色顿时兜不住了,急赤白眼的辩驳,“少他妈背后祸害我,我当初也那么大,后来不是让女人磨小的吗,我一晚上最多上了四个 , 苍哥有过这战绩吗?就那个e乃的,北海夜总会当红,号称中国版波多野结衣,我操她娘 , 干完她之后我身体就一天不如一天了。”
  他正说着,礼仪小姐带领一名司仪上台,礼堂的灯光顷刻间被调暗,沸腾的喧闹声逐渐止息 , 一束强烈光柱聚拢到乔苍与何笙的身上,斑驳阑珊的霓虹下,他是如此英俊夺目,清瘦挺拔,他抱着她不愿松手 , 她挣扎想落地,他毫不避讳朝她屁股拍了一下 , 何笙惊住 , 脸颊绯红 , 将面庞隐匿在纯白的头纱后。
  距离最近的宾客故意起哄推搡 , 乔苍猝不及防,微微开阖的唇隔着头纱仓促落在何笙的唇上,欢呼尖叫声更重,如同海浪此起彼伏 , 冲破礼堂,盛文的股东大声调侃,“乔总到底是娶媳妇 , 还是把自己给嫁了,怎的新娘子该走的路您都走完了?那入洞房的事,难不成您自己也包办了?”
  “乔总平时不苟言笑 , 今晚可是洞房花烛夜,咱们跟着去闹一闹,别急着赶我们走 , 我们也跟着学两招,不会是沉着一张脸办事吧?”

  “那乔太太还能容他,裤子不让穿就轰出房间!”
  推杯换盏间,黄段子一个接一个砸在何笙耳朵里,她手足无措 , 仿佛镶嵌了一朵朵晚霞、纹绣了一匹匹红缎在脸颊 , 惹人心痒难耐,乔苍的唇仍挨着她,白纱阻挡了她的温度,阻挡不了她的芬芳,他笑容深浓,“路这么长,我心疼夫人的脚不行吗。”
  “那洞房怎么说?”
  乔苍也不遮掩,“我自己身体力行。”
  众人哈哈大笑,拍掌嬉闹 , 何笙将脸埋进他衣领内,“再胡说,当心我掐死你。”

  他恬不知耻,风流又下流,“何小姐如果有心,不妨夹死我。”
  她被调戏得眉眼弯弯 , 嘴上不依不饶,余下半条长长的红毯,她在吵,骂他流氓 , 骂他不老实,他在听,听她染着笑意撒娇的埋怨,听她那柔柔媚媚的嗓音和腔调 , 令这世间固执的铁树都开了花。
  满堂欢闹,十里红妆,乔苍在想,这样的时光,若她在身旁 , 到白首,到苍老 , 到弥留 , 多么美好。
  他从未如此迫不及待 , 要与一个女子白头。

  何笙想 , 这里大约有成百上千的宾客。
  她竟是最后一个知道。
  她一点也不气,她生平最恨蒙在鼓里,最恨遭人戏弄,最恨受人摆布。
  但她是如此欢喜。
  欢喜着他知道自己的贪求 , 欢喜着他给了自己一场盛世清欢。
  他说了什么誓言。
  他说何笙是我的宝。
  我这一生最成功,不是拥有多少金钱,多少势力 , 站得多高,而是我夜晚睡去 , 我爱的女人在,我清晨醒来,她仍旧在。我余下的时光也许二十年 , 也许四十年,我到这一刻,才清楚自己真正活着。
  底下鸦雀无声 , 一群随丈夫而来的富太太 , 隔着遥远的红毯,隔着波光闪烁的空中,忽然想起这么多年,何笙始终春风得意,她降服了周容深,降服了常秉尧,如今又降服了性子最野,骨头最烈的乔苍,她们哑然失语 , 这世道哪来的公平,哪来的规矩,她们谁也看不起何笙,她不过是**,不过是千人摸万人骑的娼妇,可她终归笑到最后 , 这些王公子弟,都像疯了般为她着魔。
  世上比她好的女子,分明千千万万,可惜风月无关是与非 , 爱憎不过一念之间。

  乔苍掀起遮盖住她的头纱,她津致的面孔溢出一层薄薄的汗,沿着娇俏的鼻梁滑落,仿佛三月春日南城一夜梨花带雨 , 千树万树,他指尖抹去她眼角莹润的泪迹,“乔太太这样真丑。”
  她气得闷笑,“嫌丑就别娶。”
  他嗯了声,“那我走了。”
  他说着话伸手拆解领带 , 她吓得脸色骤变,急忙阻拦 , 却被他扯进怀中 , 他滚烫的呼吸将她颤栗的睫毛 , 楚楚的娇怯都笼罩 , 变得同他一般炙热,“何小姐求我,我就不走,否则留下你一个人应付这么多。”
  她手指缠住他西装后的燕尾 , 不情不愿支吾,“我求你。”
  他得理不饶,“很勉强。再说。”
  她咧开嘴笑 , 往他脖子里吹气儿,“不勉强 , 我乐意得很。”
  他强忍笑,这个百般磨人的小妖津啊,此后余生那么长 , 虽说她刁蛮霸道,口是心非,他也非要将她狠狠征服不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