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1485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什么情况?你他妈的,军队突然攻击了你们的矿区,双方就打起来了,我还想问怎么回事呢,二十万军队开始包围帕敢了,密支那已经被占领了,军队开始全面荡清所有的帕敢武装势力,老子也是他们荡清的范围内”
  我听着老杂毛的吼叫声,胸口就有点疼,败了,我在帕敢彻底的败了,败的一塌糊涂
  第610章:驱赶
  我认出来了,我心里有点莫名的惊喜,不停的狂跳着,我看着凄惨的他,就笑了起来,他低下头,我说:“真是报应啊”
  桑灵说:“是啊,都是报应,还是不要做坏事的好,我做了那么多坏事,差点让马欣杀了我,所以马欣也应该为他做的坏事而付出代价,我一直在找马欣的弱点,从来到仰光我就开始,我默默的关注着你们在瑞丽发生的事情,一直默默的调查着马欣,亲眼看着你被她打到,赶出马帮”
  我哽咽了一下,桑灵真的是个厉害的女人,以前的她已经死了,真的,那个赌鬼已经死了,现在是个更可怕的人。

  “这个人,很惨,那天晚上,马欣带着人,抓了他的女儿,妻子家人,然后逼着他该了遗嘱,而马欣得到了一切之后,没有让我失望的,依旧那么狠毒,他杀了他的全家,把他们丢到河里。”桑灵心有余悸的说着。
  我看着那个律师低下头,哭的厉害,身体颤抖,或许,他也后悔,无奈,他也挺惨的,桑灵说:“我在河里把他捞上来了,他对你很重要,对我也很重要,是不是?”
  我点头,我说:“是的,他对我们很重要”
  桑灵过来搂着我的腰,妩媚的看着我,说:“我喜欢歌舞升平,没事在华人区打个麻将,我也喜欢上手上戴着几千万的镯子,没事跟那些太太们炫耀,我现在的生活非常平稳,我应该很满足才对,但是马欣像是一根刺一样,在我的内心扎着我,每每在深夜里,让我从噩梦中惊醒。”

  “我会帮你拔掉这根刺的。”我说。
  桑灵笑了起来,在我脸上亲吻了一下,说:“我等着你”
  我看着那个人,转身离开了别墅,我看着外面的矮子,他认真的看着我,说:“意外吗?”
  我笑了一下,我说:“你们厉害,不过,不管周老大有没有死,只要他敢出现,我都会让他死第二次的。”
  桑灵没有野心吗?怎么可能没有,他跟矮子在合谋,就不可能没有野心。
  “你为什么一定要怀疑周老大没有死呢?”矮子问。

  我皱起了眉头,为什么呢?我说:“老刘怀疑他没有死”
  “他是个骗子,你应该怀疑,你是不是被骗了,邵飞,相信我,周老大已经死了,而我,在也不会回内地,但是我还是要往上爬啊,你总不能让我在缅甸都没有爬的机会吧?”矮子认真的说着。
  我听着矮子的话,突然皱起了眉头,我脑子有点乱,我的思绪回到最初遇到老刘的那一刻,我回想整个事情,我突然想到一个可能,是啊,老刘是个骗子,他是个骗子,我为什么会相信他的话呢?
  我紧紧的握着拳头,妈的,老刘为了让我帮他宰肥羊故意在骗我,我内心有点刺痛,妈的,我怎么感觉,我上当了呢?
  我联系不上老刘了,他每次宰肥羊之后,就会消失,妈的,周老大没死是个骗局,是他故意转移我的视线的,我脑子有点爆炸,他想要宰肥羊,宰谁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他能宰到谁,我就是他拉客的那条绳子,他用一个恐惧的陷阱栓住了我,在我的眼前吊个根诱饵,我无论怎么吃都吃不到,因为,这个诱饵根本就不存在。
  妈的,骗子,真的是个骗子,厉害,所以要走私人渠道,我猛然拍大腿,妈的,老刘早就跟我说了,让我别赌。
  但是,真真假假,虚虚实实,这个老刘玩的溜了,我把自己栽进去了
  “邵飞,缅甸,你不要来了,只要你给我钱,我帮你把这边的事情打理好,你不适合做走在前线的人,你太娇弱了。”矮子说。
  我看着矮子,我说:“等我”

  我转身就走,跟赵奎两个人离开缅甸,我们可以说是很落寞的,来的时候,身家好几亿,开矿招人,我满怀斗志的在缅甸准备大干一场,但是当我离开的时候,身无分文,仇家遍地都是,很有可能还被通缉,这就是现实,但是我不会被现实打败,懊恼过后,就是励志,当一切都清晰之后,就是洗刷耻辱。
  是的,缅甸我不会再来的,有些人,适合做什么,不适合做什么就已经注定了,我不适合开矿,我只适合赌石,我用血淋淋的方式证明了这一点,又花了十几个亿,来买这个教训
  真的很惨
  晚上我们坐车离开仰光,到了景康码头,我早就让杨瑞在码头等我了,在夜里十一点,我们才上的船。
  “飞哥”
  我点了点头,上了船,走进船舱里,我躺下,很累,我来缅甸一个月都不到,被人给杀的丢盔弃甲,输的身无分文,现在很累。
  “飞哥,你的事情,瑞丽那边都传疯了,说你垮了,有很多人都要你的命,珠宝街已经放出来话了,只要你露头,就干掉,马帮的马欣也在到处找你,我们怎么办?”杨瑞问着。
  我添了添嘴唇,感受着晃动的船体,我说:“回瑞丽”
  两个人都看着我,很不解,赵奎说:“飞哥,现在回瑞丽不是最好的选择”
  我闭上眼睛,没有再说什么,两个人也没有在问什么,我知道,他们是担心我,但是,我已经决定要回瑞丽了,至少,我要去看光哥一眼,我要问问,他到底是不是要干掉我。

  之前,我都觉得是马欣在挑拨离间,但是现在我身无分文了,我内心不安,如果田光真的要干掉我,那么,瑞丽才真的没有我立足之地。
  船在黑夜开到了瑞丽,一个多小时的行程很短,这黄粱一梦也很短,之前的种种,嚣张,开心,示意,都在梦里,当我睁开眼的时候,一切都醒了了,现实是很残酷的。
  我下了船,坐在安排好的车里,开车的人是癞子,我说:“伤好了吗?”
  “好了飞哥,疤瘌还在医院躺着呢,你的事,兄弟们都知道了,但是兄弟们都支持你,我们会东山再起的。”癞子认真的说。
  我挥挥手,没有什么表情,癞子开车就走了,但是车子刚开动,我就看到一辆陆虎开了过来,直接挡住了我的路,然后慢慢开到我车子的身边,我看着打开的窗户,是田光。
  田光的头发很油亮,永远整齐的西装,还有那扎眼的刺头,我看着田光,鼻子有点酸,对比我现在的模样,我真的像是个乞丐。
  “我知道你肯定会去找我,所以,我先来找你。”
  我听着田光的话,很生冷,他没有看我,我哽咽了一下,我说:“现在我一无所有了,还是兄弟吗?”
  “你一无所有的时候,我们才成为兄弟。”田光冷冰冰的说着。
  我听着这句话,就低下头,内心很激动,我说:“他们都要我的命,你要吗?”
  他还是没有回头看我,而是冷冰冰的说:“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