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683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是胡说八道的在忽悠人,可三角眼却是真的打心眼儿里觉得邓兴安善良,连连点头道:“就是就是,叔叔人太好了,他也不想想,在如今的这世道儿上,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补路无尸骸,好人哪有好报啊!”
  邓睿明见火候差不多了,就又凑过去,蛊惑道:“想不想为我爸做点事儿,顺便出了今天在医院挨打的恶气?”
  三角眼精神一震,用力点头:“当然想啦!兄弟你有主意?”
  “我确实有个好主意,就看你敢不敢做了。”
  三角眼下意识的就要拍胸脯,好在他还不算傻到家,话要出口时临时改成了:“你先说说看。”
  邓睿明故意把自己鄙夷做的更加明显一点,阴阳怪气道:“堂哥,做人可得讲良心,我爸对你怎么样,你心里也都有数,从小到大,不管什么好东西都是先给你,我这个亲儿子有时候都没份儿,叔叔当到这个地步,跟亲爹也没啥区别了吧?!”
  “是是是,兄弟你别误会,我这不是……这不是怕惹叔叔生气嘛!”三角眼不好意思道,“他今天可是把哥哥训的够呛,还动了手,哥哥实在是不敢再让他不高兴了。”
  “放心!”邓睿明亲热的拍拍他的肩膀,说,“当兄弟的能害你吗?我向你保证,这件事我爸知道了只会开心,绝不会生你气的。”

  “哦?那你快说。”
  邓睿明凑到他耳边嘀咕一阵,他立刻就露出了苦脸:“兄弟,你跟哥开玩笑呢吧?!我今天就是因为打人才被叔叔教训的,你又让我干这种事儿,他怎么可能不生气?”
  “哎呀!我的好哥哥诶!你怎么到现在都不明白啊?”为了达到目的,邓睿明忍着恶心搂住三角眼,说,“我爸今天教训你,哪里是因为什么打人嘛,我几乎天天打人,你见过他因为这事儿跟我发过火么?”
  三角眼又开始懵逼:“不是因为打人,那是因为什么?”
  “当然是因为你打的是不该打的人啦!那可是李师长家的公子,你带着三十多号农民工过去群殴人家,我爸能不生气么?”
  三角眼一呆,接着便委屈道:“我又不知道他是李师长家的公子。”
  邓睿明夹了块水晶肉片丢进嘴里,斜乜着他道:“这怨谁?所谓知己知彼,连自己打的是什么人都不知道就敢带那么多人上,我爸不教训你教训谁?”

  “啊?打个人还有这么多道道?我在老家的时候,从来都是直接就上的。”三角眼开始头疼。
  “老家那种鸟不拉屎的小地方,我爸一个手指头伸过去,就能把天遮住,跟龙朔这种大城市有可比性吗?这地方,藏龙卧虎,权势子弟更是一抓一大把,咱哥俩儿虽说不至于夹着尾巴做人,但也得谨慎谨慎再谨慎。你看你,第一次带人闹事,不就碰到了钉子?”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三角眼差不多已经被邓睿明说服了,挠挠头,还是有点不放心的问道:“那姓萧的可是一把手的人,咱这么做,真的没事?”
  “你只要不弄死他,就指定没事儿。”邓睿明信誓旦旦道,“不过是咱们晚辈之间的一点小矛盾,他一把手那么大的官,好意思跟咱们一般见识么?
  另外,堂哥你别光想着有没有事,你想想我爸啊!到时候,他知道了你为他做了这样的事情,心里会有多感动,之后又会怎么对你,就用不着我跟你描述了吧?!”
  听着邓睿明的话语,三角眼越想越激动,最终举起酒杯一饮而尽,重重的撴回桌子上,大声道:“娘的,干他!”
  董初瑶醒来的时候,房间里依然还是一片黑暗,仿佛刚刚并没有睡着,只是眨了下眼,时间已经失去了意义。

  怀抱依然很温暖,甚至还有点热,但她却不想离开,反而又往里挤了挤,贪婪的感受着。
  头顶多了一只手,温柔到没有重量,她的心就不可遏制的酸涩起来。
  “你没有睡吗?”她问。
  “没有,”萧晋说,“怀里抱着这么漂亮的姑娘,睡不着。”

  女孩儿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住的讥讽道:“那你岂不是要常常熬夜?”
  萧晋叹了口气,说:“姑娘,我再跟你说一遍:我是个混蛋,而且是个很不讲理的混蛋!把我惹急了,信不信我真把你掳回山里,天天都折腾的你下不了床?”
  董初瑶笑了笑,往上拱拱身子,摸索着在他唇上一吻,便坐了起来。
  “几点了?”

  “晚饭时间。”
  “那正好回家。”
  萧晋一怔,说:“吃了饭再回去吧!”
  董初瑶摇摇头,下床开始穿自己的外衣。“不了,现在我看不清你的脸,还能走得干脆一点。”
  萧晋心中微疼,刚要起身,却听女孩儿急道:“你别动!我自己打车回去,只要你后天记得去机场送我就好。”
  萧晋真的很想豁出去不管不顾的把董初瑶留下,然而,爷爷愤怒的脸、易家家主得意的脸、以及囚龙村的村民们渴望的脸如幻灯片一样在他眼前疾速掠过,仿佛一只无形的手捂住了他的嘴,让他根本无法开口。
  或许是感应到了他此时的心情,女孩儿穿好衣服之后又坐回床边,俯身亲了亲他的额头,捧着他的脸柔声说:“你知道的,关于我离开这件事并不全是逼不得已,原因也早就跟你讲过了,所以,你千万不要胡思乱想,我不想你为了我做出什么未来会后悔的事情。”

  萧晋忍着心疼,坏笑道:“你误会了,我没胡思乱想,就是在犹豫要不要在你走之前把你给吃掉而已。”
  董初瑶又笑了,拍拍他的脸,起身一边走向房门,一边说道:“那你慢慢想吧,我允许你看着我的照片打飞机。”
  房门打开,走廊里的灯光洒进来,在地毯上映出一条纤细的身影,很快门又被关上,光芒和身影随之消失。
  这一刻,萧晋感觉自己的心仿佛又缺少了一块,明明两人之间的距离不到百米,他却像十六岁那年的夏天和半年前被人偷偷送出京城时一样的无助。

  不知道在床上躺了多久,他才用力拍拍脸,起床离开了酒店。
  人生不如意十之ba九,生活还要继续,问题总要解决,逃避永远都不是办法。
  半个小时后,他开车来到了一个环境不那么优美的别墅小区。
  也不知道当初是不是这小区的开发商昏了头,还是得罪了什么人,距离小区约莫三公里的地方就是龙朔市规划的工业区,而且还在小区的上风处。也就是说,住在这里的人,一年四季只有完全没风的那几天可以呼吸到新鲜的空气,这还要看老天爷给不给面子不来雾霾。
  有钱人没几个是傻子,开盘三四年了,即便是精装修还送家具,这里的房子依然还有大半没卖出去,所谓的绿化什么的自然也没人时常维护,无论是树木还是灌木都长得张牙舞爪的,在没几处灯光的夜晚看上去,拍恐怖片可以直接拿来用。

  偏僻,安静,拎东西就能住,还没什么人来,当初选择秘密据点的时候,陆熙柔一眼就相中了这里,耗子和胖子一直拿她当女神看待,别说只是空气不好,就是住在坟地里,他们也千肯万肯,至于贺兰鲛,那是真的无所谓。
  日期:2017-10-25 18:5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