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629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而且他还知道,唐书记去欧阳若晴家里吃饭了。然后下午欧阳若晴陪了唐书记一下午,去了很多平时都不去的地方。
  从来没有走这么远的路,唐书记今天超常规发挥,在这些居民区,集市,大街小巷围了一天。

  也幸亏是有欧阳若晴带路,否则他还真不知道如何转。
  顾秋得知这一消息,坐在办公室里笑。
  唐书记亲自暗访,不要说效果,只要把消息传出去了,估计整个南阳都要震动。
  果然不假,这消息传开之后,很多人吓傻了。唐书记下来暗访,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些地方,都看到了什么?
  说不定自己做的那点事情,刚巧被他看到了呢?
  一些心里有鬼的人,几个晚上没有睡好觉。
  还有一些人在担心,唐书记会不会经常性的下去暗访?要是他神不知,鬼不觉出来,这可是一件很吓人的事。
  公丨安丨系统的同志也在担心,书记的安危很重要,如果社会治安管理不好,被唐书记看到什么这倒是其次,万一伤到他了,自己这顶乌纱帽就不要戴了。
  每个人的心思都不尽相同,但担心是一致的。
  宁雪虹此刻也去了下面走访,通过电视看到当天的新闻,齐雨说,“唐书记是不是也受了秘书长那番话的影响,想看看自己管理下的现状?”
  齐雨这话,十有**是正确的。
  宁雪虹心道,真没看出来,唐书记真心为民的心思,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他这绝对不是作秀,而是在真正关心民众疾苦。
  齐雨道:“宁书记,我们南阳有象您,唐书记,秘书长这样的好领导,这是南阳百姓之福啊!”
  宁雪虹一脸平静,“为官之道,以民为本。这只是大家应该做的。如果每个人都把利益看淡一点,把工作看重一点,心里多关心群众,这就对了。”
  宁雪虹也是非常反对内部斗争的人,象几大家族之间明争暗斗,于国于民都不利。

  从某种意义上讲,她和左书记,唐书记,都是同一种人。
  宁雪虹道:“我们这次要多走访几个地方,也尽量不要惊动媒体,否则会坏了我们的计划。”
  齐雨点头答应。
  省长杜一文倒是晚上听到的消息,唐书记下去暗访,杜省长就在心里琢磨着这原因。

  想来想去,十有**是冲着顾秋说的那番话,有可能他不相信,或者他在怀疑什么,于是要去应证一下。
  应证的结果,可想而知,杜省长心里基本有数。
  自己是省长,哪些地方做得不尽人意,他当然清楚。很多地方,不是不想做,而是完善不了。
  杜省长在琢磨这事,估计要掀起一阵风来。
  听说宁雪虹也下去了,指不定弄出一点风声。
  省里很多干部都在琢磨这事,谁都知道,这事非同小可。书记不会无缘无故下去,八成是有原因的。

  才过了一个晚上,第二天唐书记把顾秋喊过去,做了一番深切的交谈。
  唐书记让顾秋谈谈目前工作重点,还有一些社会现象。昨天去了几个地方暗访,唐书记看到很多。
  昨天晚上,他也考虑了很多。
  正如顾秋说的,单纯追求GDP是没什么意义的,要真正从根本上改变,还需要下很大的工夫。
  顾秋的观点,与唐书记的想法基本一致。
  唐书记则认为,这事要找杜省长商量一下,大家一起谈谈。
  以前抓工作,都是大方向,没有量化,具体化。此番唐书记深有感慨。
  杜省长过来了,唐书记叫秘书泡了茶,坐下来慢慢聊。
  “一文同志,昨天我去下面转了一圈。感慨颇深啊!难怪古人云,一叶以遮目。那些深居皇宫大院的最高指挥官,不知道下面民苦的疾苦。他们所听到的,看到的,都只是从下面的王公大臣们奏折上而来。”
  杜省长早就知道这消息了,他摇头道,“贤明同志,你这是何苦呢?这下被你害惨了。”

  唐书记惊讶了,“这是什么意思?”
  杜省长苦笑,“今天一早,市一级班子里的人基本都走光了。哪个办公室都没有人。”
  唐书记不解地望着杜省长,杜省长道:“他们啊,全都下去暗访了。”
  “简直就是扯蛋!”
  唐书记听到这话,愤然起身。
  杜省长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心里就在嘀咕,这些人啊,太令人无语了。
  跟风严重,没有自己的思想行为。你要说他们没有想法嘛,歪脑筋动得挺快的。
  唐书记去暗访,一下就兴起了一股暗访风暴,大大小小的干部,都学会了这一招,结果办公室就没人了。

  唐书记有些气愤,却又无可奈何。
  象这样的情况,你还真不能说他们什么好?他们也管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他们也可要抓好工作。
  本来他们去暗访,也没什么不对。
  可在这个时候跟风,就有点过了。
  唐书记挥了挥手,“你说,这叫什么?上行下效吗?”
  杜省长道:“还是顾秋同志说得对,要抓好工作,首先要抓好思想教育,不能从思想上改变他们的观念,就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如果所有人一味地模仿,吹捧,工作是永远都抓不好的。”
  唐书记坐下来,跟杜省长进行了一番长谈,“你看是不是应该调整一下班子里的分工?我倒是觉得顾秋同志,更适合担任政府管理工作。”

  杜省长点点头,“秘书长这个位置,的确不太适合他。”
  顾秋今天去有事,来到市里,市长居然不在,问去向,办公室告诉他,市长出去暗访去了。
  顾秋顿时崩溃。
  去了好几个地方,碰到的情况大抵如此。
  然后,在南阳下面的城市,发生极为有趣的一幕。省里的领导,在暗访过程中,碰到市里的领导。
  市里的领导,在暗访过程中,碰到县里的领导。
  彼此都不知说什么,也不作声,打个招呼各走各的。宁雪虹在途中,碰到了好几个熟悉的干部,一问,才知道人家也是下来暗访的。
  宁雪虹叹了口气,“我们回去吧!”
  齐雨也在嘀咕,今天这是怎么回事啊?出鬼了吧!怎么每个人都出来暗访呢?
  回到省里,唐书记和杜省长已经结束了谈话。
  顾秋呢,回到办公室。韩琛道,“今天是真的有味了,唐书记这么一访,引起了这么多人跟风,这些人究竟有没有脑子啊?”
  顾秋只能叹息,他倒是知道,今天晚上有戏看了。
  听说宁雪虹回来了,顾秋给她打了个电话,宁雪虹倒是没有提起这事。
  当天晚上,令人非常有意义的一件事情发生了。

  首先,是省电视台播放,多名领导在各地进行暗访取得的成绩。然后地方电视台报道,当地领导下去暗访,发现了什么什么样的情况。
  十几条新闻,居然出奇的相似。
  唐书记在家里看了今天的新闻,气得把电视一关,“成何体统!”
  象这种跟风的现象,屡见不鲜。
  因此,唐书记找顾秋谈话的时候,对这种现象可谓是深恶痛绝。但这又是一种令人无语的局面。
  唐书记道:“这说明他们根本就没有用心,自己找不到自己真正要做什么?他们也许还没真正意识到,屁股下面的位置,应该怎么去摆正。看来,有必要好好给他们讲讲课。”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