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601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何笙不言不语,平静喂乔慈吃饱,轻拍她打嗝儿 , 保镖将孩子接过去,抱上二楼睡觉。等客厅内空空荡荡,只剩下她和阿六两人,她缓慢侧过脸,望向落地窗外的草坪与池水,语气波澜不惊 , 又凄凉入骨,“他是不是厌倦了。”

  阿六咽了口唾沫,没吱声。
  她踉跄起身,脚底像是踩在轻飘飘的棉花上 , 毫无重力支撑,她摇摇晃晃,“我去换件衣衫。”
  阿六一把扶住她,将她往门口拖 , “不用换,就这样挺好。”
  何笙其实想要打扮下,哪怕物是人非,她总要靓丽些,才会不那么遗憾。
  她输了吗。
  她不认输。
  她不曾输给谁 , 只不过输给了太诱惑的风月。
  她迈下台阶的时刻,放缓了步子 , 穿梭过长长的落满花叶的庭院 , 有些颤抖仰起头 , 这南城的春日啊 , 阳光真好。
  她扯出一丝笑,“他在哪里等我。”

  阿六打开车门,护送她进入,“我也不认得 , 只知道怎么走。”
  何笙浑浑噩噩被他载着行驶了将近两个小时,阿六似乎赶时间,开得飞快 , 她五脏六腑都快被颠出来,车终于靠着路旁停泊 , 阿六跳下去把她搀扶走下。
  从南向北浮荡而过的晚风,掠过她眉眼和发梢,她猜不透即将面对什么 , 是支离破碎的分裂,还是一场大梦初醒。
  不远处伫立在草坪中的,是一栋由基督教堂改建的西式礼堂 , 此时沐浴在黄昏后的阳光中 , 晚霞仿佛斑斓艳丽的油墨,在天际晕染溢散,摇曳出绵延不绝的涟漪,投射下五光十色的波纹将这栋椭圆形的礼堂变得虚幻而朦胧。
  她四下看了许久,“到了吗。”
  阿六说就在这里,苍哥等您呢。
  何笙对这一幕有些愕然,她隐隐感觉到不对,但说不出哪里不对,总之先前弥漫在她心头那股强烈的崩溃的忧伤 , 莫名其妙拂去了。

  对一切毫无所知的她随着阿六往深处行走,两旁树木摇曳,高耸入云的庞大树冠点缀着层层灯海,她看到隐匿在白纱后的花簇,看到圣洁的白色的喜纸,却唯独看不到半点人影 , 她脚下迟疑,问阿六这究竟是什么地方。
  阿六伸手指礼堂,久违的黄毛站在门口,破天荒穿了一身红衣 , 人模狗样系着领带,格外喜气,他拿着对讲机不知和谁说话,看到何笙出现迅速收起 , 敲了敲礼堂的门,里面鸦雀无声,他尖着嗓子干咳,保姆忽然从门缝内挤出,她手上托着一件长长的折叠整齐的婚纱 , 在向何笙走去的路途中,陪伴的两名侍女各自捏住婚纱两角 , 在半空中铺陈抖开 , 那是一件这世上最瑰丽奢华的婚纱 , 津致到想要落泪 , 似乎美梦都不足以幻想勾勒出它美轮美奂弥足珍贵的轮廓。

  何笙彻底愣住,喉咙顷刻哽咽,再也说不出什么,她四肢百骸都麻木僵硬 , 任由侍女拉到树后的花圃中,为她穿衣,盘发。
  她看不到自己的样子 , 身后的保姆喜极而泣,她说夫人很美 , 再也没有比您更美的新娘。
  新娘。
  何笙仍不能清醒,她问我是新娘吗。
  保姆点头,“先生这份心意 , 已经准备多日了,亏了他瞒得紧,我也是中午刚知道 , 否则看您那么失落难过 , 我一定会说漏嘴。”
  侍女掀起拖地的裙摆,保姆搀扶她,走向那扇缓缓敞开的门。

  黄毛一蹦三尺高,大喊新娘子来啦!
  里面骤然人声鼎沸,再也不是那般静悄悄,身后数百英尺的草坪上礼炮齐鸣,无数热气球腾空而起,漫山遍野都缀满五光十色。
  一瞬间何笙失去了所有反应,包括呼吸,她什么都不会 , 也什么都不能,她大约是痴傻,是疯了吧。
  这从地狱到天堂,从绝望到惊喜,她做好了死在他面前的准备,却不想乔苍为她书写了这样崭新而美好的人生。

  在遥远的数十米外 , 是那个长身玉立等待她许久的男人。他穿着银灰色燕尾西装,系了酒红色领带,手持洁白的捧花,在众人拥簇之中笔挺伫立 , 如此玉树临风,英俊翩翩。
  他仿佛天边星辰,仿佛一轮半弦月,他不能容纳任何人 , 唯有她。
  他眼底是浓烈的笑意与深情,他不再暴戾冷漠,他摘下这世上所有的温柔,尽数装饰他面孔,他不言不语 , 却胜似千言万语,这人山人海的观众席 , 这奢华如水晶城堡的礼堂 , 都是她梦寐以求 , 却从不敢奢望。
  她难以置信 , 这条洒满玫瑰的红毯,这随风摇曳、垂下水钻珠帘的长台,那一头真的是他。
  东南西北四扇门彻底敞开,礼堂外的草坪 , 层层叠叠的灯光如同海浪,延伸到望不见尽头的远处,白纱散尽 , 一簇簇百合与合欢从花台升起,仍是无边无际铺天盖地 , 那惊心动魄的美,令人窒息。
  当乔苍看到,看到何笙眼底的晦暗 , 淡漠,忧伤,甚至死寂 , 在整个繁华似锦 , 圣洁优雅的殿堂出现她面前时,变得柔情百种,神采飞扬,他露出一丝笑,巢水般的彩带灯花从她头顶簌簌飘落,她置身在一场梦的尽头,他爱极她这时的妩媚,懵懂,他甘愿倾尽所有 , 摘星捧月,容她一世都欢喜如此。
  何笙在两旁宾客的欢呼与掌声中彻底哑了声息。
  她想她穷尽一生,寻遍天下,都不会再遇到如他这般的男子。
  他最毓质风华,英朗潇洒,最令人不可自拔的模样 , 都在这一刻了。
  她一步步向他走去,弥漫的花雨遮了她眼帘,他模糊不清,而她灿若桃李的脸却在他眉眼间被放大 , 他原本该等待,可他忽然等不及,等不及拥抱这个女人,他迈开步子 , 惊了黄毛,他伸手要拉,可是没拉住,急得跺脚,“这他妈!”
  乔苍在所有宾客瞩目下,一把将何笙抱起旋转 , 长长拖地的婚纱在风中飘荡,摇曳 , 飞舞 , 她搂住他脖子肆意娇笑 , 她触摸到了天花板上的水晶 , 珠石,她触摸到那捧花,触摸到他好看的脸孔。
  她忽然落泪,微微花了妆 , “我以为你不要我了。”
  何笙委屈娇弱的模样仿佛四月天桃花堤的春水,暗香袭袭,姹紫嫣红,倩影涟涟,热烈而灵动流泻过他心口,乔苍仍高高托举她 , 她白皙绵轮的手指捏住一缕灯穗儿,粉白色珠石倒映在妩媚的胭脂上,那么蛊惑,那么妖娆。
  她舍不得松开 , 于五光十色之中媚笑,珠帘垂落,摇曳过她津致风情的眉眼,笑轮了乔苍的心 , 更笑暖了他刀光剑影四十年的冰冷岁月。
  他还嫌欺侮她不够重,故意在这时沉了脸色,“谁说我不要你。”
  她瘪着嘴,下巴轻扬,从宾客席那些西装革履盛装出席的人身上掠过 , “他们都这样说。”
  乔苍冷冽嗯,“全部解决掉。”
  何笙哎了声 , “又浑了是不是?你自己的错 , 你还怪别人。”
  日期:2017-11-26 08:5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