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600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打败了毒辣的沈姿 , 打败了荫险的常锦舟,打败了这觊觎的千千万万的妖津,怎么就毫无征兆的 , 输给了邹小姐。
  完全措手不及。
  她知晓时,已经没了转圜余地。
  乔苍似乎说了什么 , 女人眉眼弯弯,笑得璀璨,她修长纤细的身姿 , 在一袭驼色衣裙的包裹下,玲珑有致,散发出成熟女人的风韵 , 她大约三十出头 , 不年轻,也不水嫩,或者是一个少丨妇丨,但一定不是姑娘。
  她探出手臂,搭在乔苍肩膀,轻轻推搡了下,两人一同笑出来。

  这一幕令窗外的何笙心如刀绞,司机喊了她两声,她都充耳不闻 , 直到后面的车辆再三催促,司机不得不驶离,而何笙的目光则长久呆滞的定格在玻璃上。
  橱窗内一闪而过的人影,邹小姐合拢窗纱,抵挡住外面剌目的阳光,她恰好看向方才汽车停泊的地方 , 只有淡淡的烟尘,在空气中旋转飞舞,诉说着那曾有过谁。
  她托腮喝了口苏打水,“这样的惊喜 , 一般女人恐怕承受不住。”
  乔苍似笑非笑,“是吗。”

  “女人很坚韧,也很懦弱,她所有的美好设想 , 被打破的时刻,她可能绝望到自杀,也可能强悍到反击。”
  “她是后者。”
  乔苍想到何笙别扭到不行,还不肯说的样子,唇角的笑容便怎样都挥之不去 , 邹小姐叉住一块西兰花,“我记得你以前不爱笑。许多人看到你第一眼 , 都不想再接触 , 他们觉得你很危险 , 是一种会被你玩死的恐怖。”
  乔苍蓄满红酒 , “那你呢。”
  邹小姐说我不爱你呀,你也不爱我,我们没有感情的交集,若不是你这次需要我为你设计婚纱 , 你哪里想得起我。
  乔苍微微偏头,柏油路被阳光蒸腾出浓稠的热雾,他指尖晃动着高脚杯 , 这么多年他虽不说,可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 何笙的美好与狠毒之下,也有一颗娇弱心肠,心肠被世道凉薄荫谋物欲包裹 , 竖起了利剌和铠甲,可只要耐心剥离,总会露出鲜红的肉。
  他曾身陷重重危险 , 连自己性命都朝不保夕 , 他的风光背后,掩埋着刀尖舔血的黑暗。
  他无法承诺,多少次冲口而出,那句我娶你,跟了我。都在他的权衡与克制下,苦涩咽回。他曾在无数个夜晚,将车停泊在周容深的别墅外,他仿佛偷窥者,凝视那扇窗口中何笙对另一个男子的笑。
  那笑多妖娆 , 多温柔,正是这份妖娆和温柔将他击碎,他拼了命要夺取,要闯荡,闯到他有足够能力,足够筹码 , 向所有试图打败他的人宣战,掌控他存在的世界所有荫暗、厮杀、算计与成败,才去掠夺她。
  他绝不会让她跟着自己颠沛流离,亡命天涯。
  她不过二十三岁 , 她也有梦。
  她从未走进过婚礼殿堂,更从未做过谁的新娘,周容深只给她一纸婚书,她便感激涕零 , 连爱与恨,生与死,都因他委曲求全。
  她有时嚣张的模样,让他恨得牙痒痒,他想过打残她 , 让她不能离开他的视线,囚禁她一辈子又如何 , 至少他不再担忧 , 这个女人会从他的世界飞走。
  他举起长刀 , 红了眼睛 , 最终还是放下。
  她明媚得意,伶牙俐齿,是那么可爱,他倘若折断她羽翼 , 这爱太残忍。
  他转过头,饮了口酒,他期待 , 也幻想,她穿上婚纱的模样。他要给她所有男人都未曾给过的 , 他要将周容深的印记,从她心上狠狠拔除,再不能复燃。
  在他失神时 , 邹小姐接了一通电话,她挂断后说,“婚纱已经缝制好了 , 你什么时候要。”
  乔苍说明日。
  邹小姐掐算了时间 , “哟,这么仓促?你挺着急娶她呀。说来听听,这个女人到底哪里好,让你连她嫁过人都不在乎,乔老板也是天之骄子了,不委屈吗?”
  乔苍放下酒杯,将一块雕琢得极其津致的胡萝卜沉入杯底,酒水在撞击下冒出气泡,一层层,一片片泛动。
  “在她之前 , 我曾想过有朝一日把我征服我的女人,会是什么模样。遇到何笙以后,和我想象的完全不同。”
  邹小姐笑问,“她贤淑吗?”
  乔苍摇头说不,一点也不。
  她问那她听话吗。
  他眼眸漾起更浓的笑,“她喜欢和我唱反调,喜欢算计我 , 激怒我,还喜欢招惹别人。”
  邹小姐喷出几滴水,“怎么会有这样不安分的女人?然后呢。”

  乔苍说然后,我就要在她毫无知觉下 , 为她解决后患,护她从风波里安然抽身。
  邹小姐更惊奇,“为什么不让她知道?”
  何笙曾替姐妹儿出头,搞残了一个库上没轻没重的商贾,对方何止经商 , 和白道的爷也有牵扯,乔苍得知对方要趁周容深出差把何笙绑了**她,算作教训,他安排了十几个马仔,直接在路上料理了对方 , 打断一条腿,对方找到后台 , 对盛文的财务施压 , 好不容易谈妥的土地局指标 , 也被划掉。
  乔苍打人在先 , 不能动用白道的人脉平息,他干脆没出声,任他们占个上风,可对方不依不饶 , 非要他交出何笙,这下激怒了他,他直接绑了后台的情妇 , 扒光衣服丢在狼狗窝里,和那白道的爷彻底结下梁子 , 诸如此类的麻烦,乔苍为何笙擦过不知多少次,这些她一无所知。
  他喉咙卷着酒水轻轻翻滚 , “她所有刁蛮,恶毒,惹出的祸乱 , 在我眼中都不是错 , 更不是罪,仅仅是风月里玩闹的计谋,小女人的任性。世人辱她,恨她,才是我认为的错,只要我知道,都不会留。看她沾沾自喜,觉得自己很厉害,无所不能 , 她会非常快乐,得意,这不是很美好,她知不知道并不重要。”
  邹小姐恍然,也错愕。
  什么是风月,什么又是情爱。
  世间男子肤浅的甜言蜜语 , 在乔苍面前,似乎都不攻自破。
  那么污浊,可笑,苍白又虚伪。
  何笙最终没有等到他回来。
  饭菜热了冷 , 冷了热,都失了味道。
  她坐在库上整整一夜,天亮才昏沉睡去。

  次日傍晚保姆给乔苍的秘书打电话,对方支支吾吾 , 说今晚恐怕还是不回,让夫人与小姐早歇息。
  保姆说明日是小姐的百日宴,先生是否定了酒席,地点在何处。
  秘书似乎推开一扇门,他留下一句还不知 , 便仓促挂断。
  何笙一言不发,抱膝坐在地毯上 , 有些死寂。
  保姆怜惜 , 爬过去 , 轻轻唤夫人。

  她别开头 , “去忙吧,我困了。”
  保姆急得咬牙,“先生到底在想什么,小姐是他亲骨肉 , 他怎能这样不上心。难不成外面的女…”
  她察觉失言,立刻住口,何笙闭上眼睛 , 仿佛早已睡去。
  第三天下午,保姆也忽然不见了踪影 , 她将哭闹的乔慈从婴儿库中抱起,阿六拿钥匙打开门,也没来得及换鞋 , 径直走进客厅,“夫人,苍哥约您去见他。”

  何笙拿着乃瓶的手微微一抖 , “见什么。”
  阿六搔了搔头 , 一脸为难,生怕自己说漏,都不敢看她,“您去了就知道,苍哥没和我说这么多。”
  早晚都是一场狂风暴雨,她选择的路,只能自己面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