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1357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八成来大首长。
  警备区一下子鸡飞狗跳起来。
  马司令和郭政委为何如此的重视,十三年到副军职,哪怕是忽略掉家世背景,这样一个人都应该被引起高度关注的。级别并不可怕,他马司令和郭政委也是副军职。可怕的是年龄——马郭二人可是已经快五十岁的人了,几乎可以说是李牧父辈的那一代人。
  陈国富也并不轻松。
  回到家之后,他在书房里坐了很久思考了很久。
  他大概是很了解李牧的手段的,因为在李牧的军旅生涯,搞的力度最大执行最严厉的一次军纪整顿,是在他时任司令员的阿泰军分区麾下的边防团展开的,由此扩展到整个军分区。
  数次军分区丨党丨委常委会,李牧所表现出的强硬态度已经极为罕见的赤忱之心,都很震撼人以及……羞愧。没错,是羞愧,他们这些人在面对这样一个人的时候,心有羞愧。正如身歪影斜的人面对刚正不阿的人一般,没有底气,有的只是牢牢压在心底的羞愧。

  陈国富知道李牧不是闲着没事做更不是为了出气,当然也不会是以此来标榜自己。他能够感受到,李牧是真的用心在做这件事情,并且希望能够影响到更多的人。
  回想过去,陈国富更加的确信这一点。
  同时他还敏锐的意识到一点,李牧这种有背景的高级将领,是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在这个时候针对这样的事情搞这么大阵仗的,更不会轻易的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教训地方公丨安丨的同志。两个大系统的人,官再大你也不能跨界去管。
  并且,李牧多次提到依法治国四个字,这让陈国富不得不有所联想。
  大约花了两个多小时的时间,其间给几位老领导老战友打了电话聊了一些时局方面的话,他完全的明白了。
  不由的,他自言自语一句:“这小子,不是愣头青了。”
  谁都有撒尿斗远的时候,谁也都有撒尿的时候把鞋子弄湿的时候。
  李牧回到基地的时候已经十点多,当然,盛情难却,他不得不和陈国富一起吃了晚饭喝两杯回来才回来。当然,基地的车把他接回来的。
  到家之后,李瑾钰早睡着了,李牧看了看,也洗洗睡了,并且调整好了闹钟,明天要提前起来赶往警备区那边进行劳动。

  他睡踏实了,张世杰回到基地却是没能马休息。他首先把情况向级领导机关进行了汇报,然后给关海洋打电话通报了情况。
  之前他已经给关海洋打过电话,关海洋也确实在前往城区交警队的路,但是,在得知警备区司令和政委以及地方副市长、市局一把手都在往那边赶,考虑到之前和李牧之间的一些误会,关海洋综合考虑之后半路掉头返回。
  他不是很适合凑这个热闹。
  但是,事情的经过和结果,张世杰是要向他通报的。

  结束了和张世杰的通话,关海洋陷入了沉思。他同样透过表面看到了事件深处的含义。李牧这么一个简单的让许多人不放在心并且认为多此一举的小动作,透露出来的信息却绝不简单。
  本身,李牧这样的人的一举一动都绝对不是率性所为,甚至说的每一句话都是肯定经过考量的。当然,这里指的是正规场合的言行,以及他对某件事情的态度。
  关海洋认为,李牧的这个动作,极有可能代表了下一阶段工作的重心。从正常逻辑来说,先易后难的开展工作是大多数人的选择。李牧没有放过这次机会,选择从自己身开始,则显得更加的容易掌控。
  思考了很久,关海洋的目光越来越的亮,他决定和李牧保持动作一致方向一致力度一致。
  同时,经过再三的思考,他给警卫营去了电话下达了派出一个连队明天一早到警备区出公差的命令。

  李牧的职务任命还没有下来,甚至他的级别调整件也没有公布,只是他持有的相关证件以及其他方面,已经恢复到了副军职。也是说,除了一份职务任命和一份级别调整件之外,其他方面和副军职干部没有什么两样。
  但是在行政管理这方面,此时李牧依然是路南特战训练基地教官,因此按照程序,张世杰向军区军训部进行了汇报。这件事情既然李牧坚持要秉公处理依法办事,那么张世杰必须要按照相关程序报干部违反地方法律法规的情况。
  于是,当天晚,军区值班室接到了相关的通报,但是这不是什么紧急报告,因此会按照正常的流程,到天亮后班后才会转给军训部。
  也是说,等军区军训部领导看到这份报告的时候,李牧已经劳动结束了。

  早五点三十分,李牧爬了起来。
  洗漱完毕之后,苏小兵已经开了他之前使用的军牌猎豹2030D越野车在一号院门前等着。
  陈尚武负责全军狙击手集训,王国庆还在重症监护室,陈春英要带李瑾钰,李牧眼前能用的人也只有这个苏小兵了。
  对于让苏小兵跟在身边,李牧是经过慎重考虑的,并且是和冯老总通过气的。其的含义不言而喻。
  不过说起来,能够让眼高一切的苏小兵这样服服帖帖的,军恐怕也只有李牧一个人了。
  要给李牧当跑腿的,必须起得李牧早。
  苏小兵五点爬起来悉数了,然后早饭堂那边打了早饭用准备好的饭盒装好,这才驱车过来。车在一号院门前停稳的时候,时间是五点四十分,距离出发时间还有十分钟。这会儿,他可以利用这十分钟吃早饭。
  提前十分钟到位等待。
  基地到警备区有半个小时的车程。
  五点五十五分,李牧走出来,看到苏小兵正在擦嘴巴。
  苏小兵赶紧的把准备好的早饭拿出来,说,“老板,早饭打好了,都是你喜欢吃的。”
  李牧点点头,说,“你吃过了是吧?”
  “是的。”苏小兵说。
  “车吧,边走边吃。”李牧坐到后排右侧的位置去,捧着饭盒吃早饭。

  苏小兵开车,尽量的让车开得平稳,以免影响了老板的食用。
  这个时间吃早饭是李牧明确要求的。按照他的计划,劳动结束之后估计要午了,但是早饭不能不吃,他又不能到警备区的饭堂吃,因此做出了这样的安排。
  六点二十分,李牧到达了警备区,出示了证件之后,车辆通行无阻。现在执行的是冬季作息时间,六点三十分才起床,夏季作息时间足足晚了一个小时,因此冬季也被兵们视为养膘的季节。
  营区很安静,除了零星能看到的岗哨之外,没有任何人影。
  李牧对苏小兵说,“转一转,找落叶多的地方。”
  “明白。”
  部队营区总是很干净的,能够看见的也只有落叶了,至于其他垃圾,你是不要指望能看见——那是一片净土。
  陆南地区属于热带,四季天候的划分非常的模糊。按照此时的气节来看,是入秋之后,不过部队还是按照惯例转入了冬季作息时间制度。

  秋天落叶纷纷,李牧知道营区肯定不会有其他垃圾,但是这个季节的情况下,落叶是肯定少不了的。一个晚,掉落的树叶绝对的是可观的。
  日期:2017-10-25 18: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