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197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关晓乐被盯上了,无法动弹,于向荣只得一趟一趟的往市里跑。于向荣到了市纪委找到了纪律严,对他说道:“纪书记,咱们大河最近不大平静,主要是因为常务副县长关晓乐同志的私生活不够检点。为此,我已经找他谈过了话,他也保证痛改前非再世为人。不但如此,我听说市里也将要调整他的工作。我想这对他来说已经够深刻的了。所以希望市纪委能切身的考虑一下咱们大河县的情况,在这县改市的关键时刻,将权力下放给咱们县纪委,由咱们县纪委主导对关晓乐同志的调查工作。”

  纪律严闻言脸上立刻做出了一个夸张的问号,他说道:“市里是讨论了关晓乐同志的工作问题,可是没有提出要对他调查呀。”
  于向荣稍微宽了心,他说道:“如此一来就好了。不过我倒是听一些同志们说,纪委的工作组已经入驻咱们大河县了。纪书记,我这可不是怀疑你,我是说,是不是有些同志瞒着你,私下去了大河呢?”
  纪律严听了这话,才装出恍然的样子道:“原来是这样呀。于书记,这是你多虑了。咱们这是响应省纪委的号召,在年终的时候开展一个调查走访活动。这本来是要保密的,既然你问到了,我就和你说一下吧。这个工作可不是针对你们大河,而是全市都要走访一遍,为此咱们市纪委抽调了四个工作组,争取放假前,全市都要暗访一遍。”
  纪律严这么一说,于向荣才略略的放下了心来。他说,这样就好,我回去后就好好的安排罗璇同志好好的配合你们的工作。

  纪律严说,这可要不得不但如此,你回去了也不能说。一旦谢了密,咱们纪委的同志就不好开展工作了。
  出了市纪委,于向荣依然不放心,他又去了孟进的办公室。孟进说,这个事情你多虑了。没我拍板子,纪委不会擅自行动的。而且年终暗访的事情是历年纪委的惯例,只是走一走,填填表。不负责具体的事情。
  事情真的像孟进理解的那样简单吗?其实不是。自从大河县纪委搞出了一枝花的趣闻之后,纪律严就盯上了大河县。为此他准备待沈度走后,立刻安排人到大河好好整顿一下纪委工作。
  谁知道纪律严的人还没有上岗,那面陈九江就莫名其妙的冲了出来,跳着票儿,成了副县长。这不用问了,光是用脚指头想,就知道陈九江那龟儿子指定是动了手脚。若是不然,谁会那么好心,毫无原则的投他的票呢。
  陈九江当了副县长暂且不说,关键是新来的书记孟进为了搞他的平衡艺术,谈什么在哪里跌倒在那哪里爬起来。硬是不问三七二十一的将早已划到了纪委囊中的大河县纪委书记,送给了什么都不懂的小少丨妇丨罗璇。
  罗璇这娘们,是公认的交际花。人长的俏丽不说,搞起关系来一套一套的。若是将她放到宣传部,或者是组织部还好说,当纪委书记,显然是胡扯蛋。
  这还不算了,关晓乐又接着出了车祸门,和孕妇门。大河县不闻不问就算了,真的当我这市纪委是摆设吗?
  所以纪律严书记,就调兵遣将,借着搞走访的方式,将第五个小队,悄悄的送进了大河县的院子里。
  纪委的同志们一进大河,可真是大开眼界了呀。只见关晓乐的家中,人潮涌动川流不息啊。纪委的同志一见,乐了,这是有情况呀,赶紧收集信息吧。可是纪委的人看着欢腾,但是真收集起资料来却千辛万苦。为啥,因为他们没有群众基础,找不到了可以信赖的人。
  不说纪委的同志如何破除壁垒,打开通道,却说这上丨访丨专业户,窦嫦娥女士的家里这两天也不安生起来。前两天收摊子的时候,一位新来的主顾,将一份材料当成了工钱交到了她的手中。
  窦嫦娥翻开一看,立刻惊呆了。这是啥,是她梦寐以求的上丨访丨材料呀。怨不得陈九江副县长说我不专业,现在看了人家的材料,才知道自己的的能力。真是一样的人物,不一样的故事啊。照着这份材料,指定能搬到关晓乐了。只要关晓乐倒了台,于向荣还不是要受牵连,跟着一起滚蛋。
  到了这个时候,老上丨访丨户窦嫦娥女士反倒镇定了下来。她想事出反常必有妖啊,既然铁证如山,为啥还要假我之手呢?不行,我得再想一想。
  窦嫦娥这次吸取了之前的经验,长了脑子,决定不能贸然出击,还是应该找个聪明人帮她参考一下。窦嫦娥将她所有认识的人都想了一遍,想来想去就想到了她的儿子女儿。在窦嫦娥的眼中,他们是学历最高,脑壳最好使,也最可靠的人。
  但是窦嫦娥有一个原则,那就是危险的事情不能带上孩子们干,所以她就想到了陈九江。放眼看去,整个大河县,和她儿子一样聪明的人,就只有陈九江了。从第一接触,窦嫦娥就对陈九江产生了信任,她决定将材料交给陈九江看看,为她拿个章程。
  长了智慧的窦嫦娥背着个破包就走进了县信访局,堵在局长冯祥瑞的办公室不出来。
  冯祥瑞一见窦嫦娥,头立刻就疼了起来,他为窦嫦娥倒了一杯水,问道:“我的姑奶奶,你怎么又来了呀?这次是为什么呀。”
  窦嫦娥面无表情的说道:“我要去省里告于向荣,可惜手头没有路费,所以找你来支点钱,当作盘缠。”
  窦嫦娥的话,听起来可真新鲜,冯祥瑞一听就乐了,他心中暗想,既然你没有盘缠,就不要去告了呀,免得你流落异乡不得好死。可是他这心里话却只能说给神父听听,若是被窦嫦娥听到一点风声,就能弄他个半死。
  冯祥瑞笑着说道:“我说姑奶奶呀,你这是吃定咱们信访局了呀?没钱还让咱们出路费,全国上下可没有这么一例呀。”是的呢,谁会傻到自己掏钱给上丨访丨户,让他们拿着自己的钱去告自己呢?
  窦嫦娥眼睛一瞪说道:“怎么没有,我在省里遇见的几个老上方,全都是地方给的盘缠,怎么到我这就没有了呢?若是我饿死在了路上,你们就要付百分之百的责任。遗书我都写好了,若是我失踪或者是死了全是你们迫害的。”
  这个责任可就大了,冯祥瑞可承担不起,他连连摆手说道:“姑奶奶,你爱去哪去哪,反正别找我要路费。我若真的给了你路费,我这肩膀上吃饭的家伙,还不得让于书记拧下来当球踢吗?对了,陈县长不是将你的心病看好了吗?是谁刺激你了,咋又犯了呢?”
  窦嫦娥道:“感冒药还有个保质期,更何况是他陈九江空口白牙的两句话呢?反正我要去省里上丨访丨,今天你不给路费,我就死在这里。”
  冯祥瑞见她耍起了泼,就说道:“都是老熟人了,你也别叫我难做,还是我给陈县长通个电话,看他怎么说吧。”
  冯祥瑞拨通了陈九江的电话,对陈九江说道:“陈县长,大事不好了,窦嫦娥老病又犯了,要上省里去告于书记。不但如此,还要咱们信访局出差旅费。若是不然,就赖在咱们这不走了。”
  陈九江道:“老冯呀,我这里实在太忙,窦嫦娥的事,还是由你妥善处理吧。等处理好了,给我写一份汇报材料。就这么着吧。”
  日期:2018-03-29 18: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