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195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孟进想,作为市里的老大,他和高歌都同意的事情,自然不会再有人不识时务,出面阻拦。更何况这也不是什么大事情,就是两个人换换板凳,没有加塞的空间,也没有注水的地方。指定要不了温酒的时间,就能拿下。
  可惜的是,关晓乐不是华雄,而他高歌也不是戴着纯色帽子的关二爷。当他举起大手那么一挥的时候,立刻就遭到了纪委书记纪律严的反对。
  纪律严拿着手中精装版的连环画对孟进说道:“孟书记,要是调整别人,我是没有意见的。但是这个关晓乐我必须说上两句了。前段时间,他怂恿自己的司机,欺压迫害车祸受害者的事情大家都还记得吧。”
  纪律严话没说完,宣传部长赵友亮抢过话头道:“纪书记,饭可以乱吃,但是这话可不能乱说呀。关于关晓乐同志的车祸门事件,咱们宣传和监察都查过了的。那事情纯碎是他手下的司机打着他的旗号做的,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的呢。”
  赵友亮一露头,纪律严就盯上了他,纪律严问道:“赵部长,咱们可不是活在仙国,到处还都是神话了不成?一个小小的司机,能干扰司法,指使交警?这话说出去你信?怪不得老百姓都说,咱们的宣传那是缺啥喊啥,有啥盖啥。也怨不得咱们的电视报纸,看的人少,吐的人多。”
  俗话说的好,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哪有你纪律严这么说话的。还能愉快的玩耍吗?当下赵友亮也翻了脸,他怒声怒气的道:“纪书记,你这么说话可就不对了。时代在进步,社会在发展,电视和报纸也逐渐会被网络所取代。这个事情,你不去找比尔盖茨,咋还埋怨上我了呢?”

  书上这么说,叫艺术来源于生活,高于生活,宣传也一样啊。宣传喊的好不好,还要看社会实践做的怎么样。咱们宣传部门是什么,那是社会的影子,精华的提炼啊。没影的事情咱们不做,错误的路线怎么不说。这还不够优秀,啥叫优秀呢。
  纪律严刚想说,我找的着吗?即便找到了,我也不会说英语,怎么沟通呢。只是他话还没有出口,市长高歌就出面打圆场了。他温和的说道:“二位,还是就事论事,扯那么远干嘛?”
  纪律严这才舍弃了比尔盖茨,他拿出手中 的另一本画册说道:“车祸门的事情咱们就不说了,说说现在吧。你们看,这才消停几天呢,咱们的关副县长又出了一个孕妇门。光天化日之下,在县政府的招待所里,两个副县长公然搞起了同一个大肚子女人。现在倒好,搞完了女人,还双双都要提拔,这让咱们老百姓怎么说?”
  赵友亮不屑的说道:“纪书记,你怎么和小报的记者一个样子呢。这纯粹是捕风捉影,信口开河啊。你若是有证据,尽管去抓去审,若是没有证据,还是不要冤枉了好人。”
  纪律严不和他吵,只是指着那连环画上的秋菊的名字说道:“这是实名举报,是捕风捉影吗?若不是某些人拦着,我早就将关晓乐带到纪委,好好问个清楚了。”
  纪律严口中的某些人自然指的是市委书记孟进同志。为这事孟进是说了话的。他说大河县改市在即,又经历了陈九江选举风波,所以当前的局势还是维稳最为重要。
  撤县建市重要吗?重要。选举跳票重要吗?也重要。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孟进的态度。态度代表什么,代表是孟老大的立场。孟老大说维稳,那就是不查的意思。记住了,你纪委的位置,前面还有市委俩字呢。
  见纪律严这么说,高歌又出来打圆场了,他说道:“关晓乐和何志章的事情,我也接到了举报,看情况不像是空穴来风。所以孟书记适时的提出要调整他们的工作是必要的。大家还是谈一谈调整方案吧,若是没有意见,咱们还是谈一下具体怎么操作吧。”
  统战部长齐伟峰说道:“还是孟书记英明,先将关晓乐调整了再说,我看呀,可不能再让他呆在大河了,就让他到咱们统战部来吧,我负责看着他,保准不会再出幺蛾子。”

  高歌瞪了一眼齐伟峰,心说你扯的这些是我想的吗?这是明晃晃的借着我的旗号灭我的人啊。他给坐在对面的秘书长朱胜田递了一个眼色。
  朱胜田咳嗽了一声道:“大家都知道的,一到调整干部的时候就会出现一些风言风语。咱们可不能为了片面之词就不工作了。所以我的意见啊,还是尊重大河县委的意见,让关晓乐去人大,以免再出现跳票的事情。”
  朱胜田这么一说,纪律严就不乐意了,他说:“不如这样吧,还是让关晓乐到纪委来一趟,我和他谈一谈,免得以后出了事,咱们还会跟着他吃挂烙。”
  这下就连孟进也不敢出面保他了,于是就说道,既然如此,咱们就不能给他升官了,还是让他挪挪窝,来市里吧。十几个人商量来,商量去,最后给关晓乐送去环境保护局,当起了保护环境的副局长。

  还没等到通知下来,关晓乐就得到了消息。关晓乐一听,脸都黄了。这都叫什么事呀,说好的人大主任呢?怎么变成了去环保局保护地球了呢?于向荣呀于向荣,人和人之间还有诚信吗?想到这,他气冲冲的就跑进了于向荣的办公室,只见于向荣也坐在那儿抽着闷烟呢。
  关晓乐激动的拍着桌子问于向荣:“于书记,这是怎么回事?”
  于向荣冷冰冰的说道:“怎么回事,难道你看不出来,这是要出大事情呀。”
  于向荣的分析是正确的,领导承诺好的事情突然变了卦,自然有更深层次的原因,放到了关晓乐的身上,当然是不好的预兆。
  于向荣这么一说,关晓乐也冷静了下来。历来这样的调整都是有深意的。就像地震来临之前青蛙乱叫,蚂蚁搬家,可都是不好的预兆啊。在官场上也是有地震的,他们的征兆也很明显。那就是先挪板凳——从热的烫手的权力部门搬到冷宫里去。然后就是查屁股。失去了权力的庇护,不要多久,就能查个彻底明白。这个时候就印证一个词,那叫墙倒众人推。
  照这样说的话,属于他关晓乐的地震就要来了吗?关晓乐怀疑的看着于向荣道:“这事不是你干的?”

  于向荣翻着白眼问道:“老关啊,你说,我干这样的事情有什么好处?是想要整你关晓乐,还是嫌老子的屁股受潮了,想要扒出来见见光,晒晒太阳?”
  于向荣说的不错呀,他们俩的关系可是打断骨头连着筋呢。这下关晓乐彻底沉默了,他感觉属于他的寒流马上就要来了,甚至比那门外刺骨的寒风都冷上几分。他蜷缩在于向荣对面的沙发里,不声不响的抽起了烟来。
  两个男人,两杆烟枪抽了不知多久,关晓乐这才抬起头来,有气无力的问道:“我该怎么办?”
  于向荣慢条斯理的说道:“怎么办,好好学学陈九江吧。学学人家如何壁虎断尾,如何避重就轻,如何四两拨千斤,然后又如何死里逃生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