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435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牧野哈哈大笑,道:“这就是给你小子一个教训,越漂亮的女人就越不喜欢听男人在她面前夸别的女人好看,等你将来长大到了可以娶老婆的年纪,千万记住叔这句话。”
  “真是个十足的无耻败类,好孩子都跟你学坏了。”小芬在上面娇嗔道:“姓李的,你是不是该上来跟你的小助理介绍一下马上在檀香山开始那场拍卖会了?”
  一个美丽的女人未必就一定是可爱的,但如能很适当运用微笑,听话,恭维和关心这四种交往技巧,那么只要是对女人有兴趣的男人,恐怕都难免会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小芬在这方面越来越有心得,自然也就越来越可爱。
  理论上讲,男人骨子里全都是自大的贱骨头,拒绝被人说小言弱,喜欢被女人依赖的感觉,哪怕要为之付出极大代价也在所不惜。如果不具备以上特征,就不算是真正的男人。这话是阿纳萨耶夫说的,很好的解释了他当年为什么会为了原配妻子走到今天这个境地。也证明了他绝对够个汉子。
  李牧野看着香汗淋漓,眼中写满了崇拜,专注而又忘情看着自己的小芬,竟有一种恨不得为了这丫头把世界捅个窟窿来证明自己够强够大的冲动。
  “大叔,不要再来了,你的小助理的骨头都快被你拆散了。”她感觉到了某人的临界点,忽然放开情怀,紧紧抱住男人,极尽温柔道:“即便强如你这样的男人也不可以一直这样欺负人,我会被你伤到的。”
  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田。李牧野装了尾巴比猴都精的男人,怎么会不知道小丫头说的会受伤的人指的是小野哥。这丫头的身体素质极佳,却又是如此的敏感温柔,正是此中有滋味,其乐无穷,乐不思蜀。
  两个人仰躺在床上,小芬主动贴到怀中,柔声道:“如果这次能查证大姐的失踪跟逍遥阁的人无关,咱们就去美国开分店吧,我想安定下来修养一阵子。”
  “怎么忽然有这样的想法了?”李牧野嗅着耳边人独特的芬芳气息问道。
  “上个月没来,这个月今天也到日子了,好像又没来。”小芬一脸决然的:“如果真的是,不管你说什么我都要留下。”
  “我记得一直都有措施的?”李牧野有点挠头,道:“来的好像有点不是时候,而且我还没给你一个名分呢。”
  小芬道:“你倒是给了何晓琪一个名分,管个屁用,我什么都不要,就要你和这孩子。”
  “既然你想,如果真是,那就留下吧。”李牧野叹了口气,道:“真拿你没办法。”
  小芬道:“你这么看重餐馆生意,北美这边总得需要一个可靠的人打理,没人比我更合适了,你要是不放心我一个人还可以把我爸请来帮我。”
  “什么叫你一个人?”李牧野道:“我怎么会舍得让你一个人?”
  “我就是这么一说,舍不舍得还不是随便你自己怎么决定。”小芬道:“我就是想告诉你,我不会像狄安娜一样用尽心机来强迫你留在我身边。”

  “宝贝儿,你真是对我太好了。”李牧野动情的:“这几年让你跟着我走南闯北,没过上几天安稳日子,这次到了美国,咱们先补个婚礼,然后一起开个馆子,好好过咱们的小日子。”说着一翻身压了上去。
  “你说就说,别再来了。”小芬推拒道:“我这多半带着身子了,以后都不能陪你睡啦。”
  “喝了那个什么王蛇宝血以后别的没看多大变化,就这事儿有点不大好控制。”李牧野厚颜无耻的祈求道:“要不咱改走后门吧?”
  “滚!”小芬察觉到某人身上某处变化,顿时勃然大怒,一脚将枕边人踢了下去。道:“你难受就自己解决去,反正从今天起,姑奶奶不伺候了!”
  李牧野从地上一骨碌身坐起,不但毫不动怒,反而拉起被单为床上人盖好,温柔一笑:“你怎么说都好,之前不知道,现在才明白你最近为什么总阻止我杀生。”
  小芬抓住李牧野的大手按在自己的肚皮上,道:“女人有了娃,就不只是女人了,我本不是婆婆妈妈的人,只是希望能多给孩子积点德,我能理解你杀那些坏人是替天行道,但没办法接受你跟那些坏人一样用那捕鲸炮去猎杀跟咱们毫不相干的白龙鲸神,这次就让我任性一次好吗?”
  “行!”李牧野道:“为了你们,让我吃斋都行。”
  海阔天蓝,雪涛拍岸,金沙碧水游人漫。火山仙岛世间殊,椰风海韵和千苑。
  檀香山,风致怡人若锦绣华庭。

  这是一座介绍中国近代史时避不开的一个城市的名字。
  一千多年前,波利尼西亚人划着独木舟踏海数千公里来到夏威夷定居。十八世纪末,他们建立了以火奴鲁鲁为首都的夏威夷王国。二十世纪初,中国近代的先行者孙逸仙先生在此长期逗留。期间联合20多个赞成反清革命的爱国华侨,成立了第一个资产阶级革命团体同盟会。革命的星星之火,从此开始燎原。
  小芬出面去入境管理处办理船舶停靠入境手续,船停靠在码头上,李牧野在船头抽烟,一边随意浏览着周围的风景。
  游艇停靠的隔壁是一艘来自菲律宾的商船,这会儿工人们正忙着卸货。他们肤色黝黑,身材瘦削矮小,背着与其身材不相对称的货物辛苦的忙碌着,阳光照在货物上,他们只能活在阴影中,就像一群蝼蚁。
  “叔,你在看什么呢?”小恶来背着个挺大的背包从船舱里出来,看上去跟那些菲律宾工人区别不大。
  “没什么。”李牧野道:“在看这些工人。”

  “他们有什么好看的,不就是干活吗?”小恶来无聊的摆摆手,道:“有达官显贵,就有穷苦屁民,人这东西,饿极了什么苦都能吃,这就是他们的命。”
  “我不是在同情他们,而是忽然有些感慨。”李牧野道:“我看着他们,忽然想到咱们活在世上的每个人大约都有过某个成功的祖先,人类社会有历史记载才不过万八千年,经历了无数次战争和灾难的洗礼,能够成功将自己的基因传承下去的人其实都可以算成功了,从这点来讲,没有谁是所谓的失败者,他们这么辛苦的目的也是把自己的基因传承下去。”
  “是啊。”小恶来凑过来跟着一起看,道:“没人能长生不老,就算是堂主阿姨那样的神仙人物,最多也就是比别人多活个几十年,说到底,一辈子最大的成功还是把自己的基因延续下去。”
  “如果能活的滋润些,还是要尽量努力的,毕竟生命的终点虽然是一致的,但过程却大相径庭。”李牧野道:“比起他们来,咱们爷们儿算是不必为基础生计忙碌的人了,肩头倒是轻松了,但心里头承担的东西却似乎比他们要沉重的多。”

  “叔,我有点跟不上你的思路了。”小恶来道:“您到底要说啥?”
  “我就想说这个看似极不公平的世界,其实却存在着一套有趣的平衡机制,你得到了这个也许就会失去别的,人们追逐幸福快乐的生活,不管是劳心者,还是劳力者,学不会知足就永远也找不到真正的快乐。”
  “叔,你是不是受什么刺激了?”小恶来道:“这话听着怎么有点马放南山的意思呢?这可有点不像你说的话,咱们不是还要泛舟四大洋七大洲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