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书圈子》
第1555节

作者: 白小旦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杨作军道:“李市长走出去以后,我想着要追出去的,可是忽然有人找我,我就没有急着出去找他,等到我再出去找他时,就没见到他了,这个事情不能怪我。”
  看到他这样辩解,杨虎目光逼视着他,道:“出家人不打诳语,你当初隐瞒李雨与你见过面的事实,我们就已经很怀疑你了,李雨来到悬空寺后,你到底和他讲了什么,然后他为什么吊死在半山腰了,你没有把这个情况讲清楚,你的话我们现在一百个不相信,如果你讲不清这个情况,我们就高度怀疑是你杀害了李雨。”
  杨作军大叫冤枉道:“我怎么可能杀他,他不是吊死在那里的吗,你们怎么又搞出来一个他杀,你们这样说有什么证据?”
  杨虎不动声色,便是让人把透明胶带拿了出来,说道:“认识这个吗?”

  杨作军一抬头看到透明胶带,神情一下子变了,但是很快他又平静下来说道:“这个应当是什么透明胶带吧,怎么了杨市长?”
  杨虎道:“我们在现场找到的透明胶带,同时我们在你们的寺庙里头也找到一卷透明胶带,经证明,掉落在山谷里的透明胶带,与你寺庙里的透明胶带是一种胶带,你怎么解释这个事情?”
  听到杨虎这样一讲,杨作军立时傻眼了,杨虎看在眼里,就知道他有问题了,真正的实话他还是没有讲。
  第一千八百一十章 打电话
  杨虎在找到那几片透明胶带后,也暗中派人在悬空寺里面调查情况,发现了悬空寺里的一份透明胶带,然后偷偷把这卷透明胶带给带回了公丨安丨局,进行了检验,发现他们是相互匹配的。
  有了这个情况,他们才会真正怀疑到杨作军的头上,但是即使是这样,也不好证明杨作军对李雨实施了谋杀,毕竟杨作军一个人想对李雨实施谋杀,并且是吊死在那里,肯定是没法达到目的的,除非他还有帮手。
  现在杨虎一这样问向杨作军,杨作军一时傻了眼,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杨市长,这个事情我的确是有一些情况没讲,透明胶带的事情我漏掉了,李市长当时和我说完话以后就要离开,我就想劝他几句,可是他突然走了,等到我追到门口时,他又忽然转头回来问我,有没有透明胶带,我说有,问他要干什么,他说不用我管,只管找给我,我想了想,心里虽然感到很奇怪,但是我还是找给了他,在找他的过程当中,我又劝说他几句,让他不要对生活丧失信心,他当时没什么反应,然后他接过透明胶带,从上面撕下一片,接着就把剩余的胶带还给了我,接着他就走了,之后,我就不知道他去哪儿了。”

  听他这样一讲,杨虎心里面一片狐疑道:“他要透明胶带干什么,难道你没有问他?你们交往这么久了,他的行动这么反常,你就不闻不问?”
  杨作军看了杨虎一眼,似乎一脸无奈地道:“同志,我与他交往虽然比较多,但是他是官场中人,我是佛教中人,我们佛教中人讲的是四大皆空,他要干什么,我怎么好阻拦,并且他也没有和我讲的太清楚,我当时以为他可能要回去处理事情,向我要透明胶带虽然让我感到很奇怪,但是也不算是太离谱,我当时根本没想到他会在我们悬空寺自杀,所以就没有多问。”
  “四大皆空?这话亏你讲的出来,你又是炒
  股,又是投资,还能是四大皆空吗?”杨虎冷笑一声道。
  杨作军苦笑道:“我投资炒股都是为了我们悬空寺,并不是为了我个人,将来这些钱,我都会捐给寺里头。”
  杨虎不和他啰嗦这个事情,便说道:“透明胶带着这个事情之前为什么不讲出来?”
  杨作军道:“我还是怕产生误会嘛,等到我知道他在悬空寺自杀,心里就被吓了一跳,他要透明胶带是不是为了自杀,我就担心不已,所以就没有讲出来。”

  看了看杨作军,杨虎无法判断他这一次有没有说实话,因为这没有旁证,所以无法进行判断,虽然听上去有一定的合理性,但是又是仍然感觉怀疑,但是怀疑主要在哪儿呢,一时又说不上来。
  杨虎想了一会儿,便是结束了与杨作军的谈话,他把这个情况全面地向陈功汇报一下。
  陈功坐在办公室里头,听了杨虎的汇报,一个是马俊臣要让他放人,一个就是杨作军的交代,这两个情况都向陈功作了汇报。
  陈功坐在那里想了一想,说道:“马俊臣这么急切地要让你放人,他会不会与杨作军合谋,将李雨给杀害了?”
  杨虎道:“现在没有直接的证据证明是杨作军杀了李雨,而李雨看上去又确实是吊死的,他杀的证据不足。”
  陈功点了点头道:“虽然证据不足,但是现在已经很可疑了,如果我们现在把杨作军给放了,情况就调查不清楚了,现在我们重点要调查杨作军与马俊臣之间有没有合谋,李雨是马俊臣的左膀右臂,李雨做的一些事情,肯定与马俊臣有关,纪委正在调查这事,如果不是李雨死了,现在一些情况说不定就已经调查出来了,这样,我过去一趟,再与他谈一谈。”
  陈功说到这儿就站了起来,与杨虎一起去见一下杨作军,杨作军肚子里还有多少东西,他们还是要继续问,一定要让杨作军把所有问题都
  讲出来。

  到了审讯室,陈功见到了杨作军,看到他来了,杨作军就站了起来,陈功看了他一眼,便让杨虎先出去,他单独与杨作军谈一谈。
  “大师,我们又见面了,只是没想到会在这里见面。”陈功目光看向杨作军,示意他坐下来,然后自己也坐到了他的面前。
  杨作军坐了下来,陈功看向他道:“大师,李雨死在悬空寺这件事,不会就这么结束了,我现在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我们已经掌握了相关的证据,来证明你与这个事情有关系,你现在向我们讲了一些事情,但是讲的还不够全面真实,你现在还要继续把相关的情况讲出来,如果李雨之死与你确实没有关系,我们也不会为难你,但是如果你向我们隐瞒,后果你可是要承担。”
  陈功这样一讲,杨作军忙道:“陈省长,我讲的都是实话,李市长的死与没有什么关系。”
  听到他这样讲,陈功看向他道:“据我们调查,李雨在当天早晨六点多钟的时候打过一次电话,这个情况难道你不知道吗?”
  杨作军一听,表情便是一动,过了一会才说道:“陈省长,这个事情我不知道当说不当说。”
  陈功看他一眼道:“只要是事实,你就向我讲,而且你只有讲了,才能撇清你自己。”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