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626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洪司令摇头,他可不是那种乱来的男人,这辈子要保持干净的身子,虽然和老婆闹矛盾了,也不能因此放纵。
  罗谦知道他可能想歪了,不满地道,“我请你喝酒啊,住一晚明天再走嘛。到了南阳都不请你喝酒,以后人家怎么说我?放心吧,以前那种无聊的事,咱早洗手不干了。”
  洪司令道,“那行,今天晚上就不走了。”
  两人一起去喝酒。
  洪司令到底是知根知底的人,看着罗谦道,“罗谦,老实交代,现在彻底改过自新了,是不是看中哪家姑娘了?”
  罗谦老脸一红,还真不好开口。欧阳若晴这丫头不上道,不给自己面子啊。要不是因为郑局跟她们家是亲戚,罗谦也不会搭理郑局的。
  洪司令一眼就看出来了,要让罗谦这小子改过自新,除非是看上哪个女人了,而且这个女人一定很特别。
  两人喝了一晚上的酒,罗谦又开了两个套房,留洪司令在南阳过夜。
  这小子晚上闲得无聊,给欧阳若晴打电话。
  半夜三更的,给人家女孩子打电话,这不是发情嘛?欧阳若晴的手机,二十四小时不得关心,因为有时有突发情况,做为记者,必须随时待命。
  刚睡下,就被手机吵醒,也不知道是谁,听到罗谦的声音,她就郁闷了。

  “你知不知道,半夜三更吵醒人家是很没礼貌的行为?”
  罗谦喝了酒,闷骚的心情无法平静。
  想调侃人家女孩子,欧阳若晴叭地挂了电话。自己要抓紧时间休息,这家伙太无聊了,影响人家睡眠。
  睡不着了,又爬起来。
  老妈听到客厅里的动静,出来看,“若晴,你怎么啦?”
  “没事,我饿了,找点吃的。”
  把自己下午买的水果翻出来,洗干净了在沙发上吃。
  老妈也睡不着了,想跟女儿聊天。
  “妈,你怎么还不睡?”欧阳若晴今天晚上在家里睡,自从顾秋来过,嫂嫂家对他们的态度好多了,叔叔婶婶也经常过来打听这打听那。
  老妈睡不着,问女儿,“你说那个秘书长,你是怎么认识的?”
  欧阳若晴很奇怪地盯着老妈,“妈,你问这个干嘛?”
  “这几天我一直在琢磨,也打听了一下秘书长,听人家说那是非常大的官,省里不得了的人物,可人家怎么会来我们这样的人家吃饭?”

  以前她真不知道秘书长是多大的官,问了人家才知道,一百个叔叔也抵不上人家一个秘书长的指头。当下就吓死了,女儿哪来这么大能耐?难道?
  欧阳若晴道:“算了,不跟你说这个。你去睡吧!”
  老妈满怀心思,望着自己如花似玉的女儿,又唠叨起来,“秘书长来过之后,亲家对我们的态度好多了,你哥哥去他们家里,丈母娘还送了他一个手机。听说到年底,要把你哥调上去。”
  “妈,这种势利眼,真没什么意思。要不是嫂嫂人好,我还真不稀罕这门婚事。”
  老妈叹了口气,“是啊,都说攀上了富贵人家,可也要有这福气。若晴,你自己有没有什么打算?”
  欧阳若晴道:“妈,我还小,急什么?”
  “你也不小啦,都二十好几了。哎,那个叫罗谦的怎么样啊?”
  “他?算了吧!没个正常,一看就知道是那种游手好闲的主。”
  “啊?亲家不是说,他是京城什么家族的?”

  “妈,你一个儿子娶了当官人家的女儿,受这份气还不够吗?还指望女儿也攀上这种人家,再受一份气?”
  老妈听了这句话,心里又凉了一截。
  对啊,都以为嫁入豪门,可以享受荣华福贵,可谁又知道豪门中的辛酸?
  女儿可不是这种人,估计她有自己的想法。欧阳若晴道,“你不要想太多,还担心你女儿嫁不出去?得了,赶明儿把房子的事搞定,咱们也住上新房。”
  老妈道,“新房就留给你以后结婚用吧,我们住这里方便,左邻右舍都熟了。”

  “你还担心我结婚没房子住?那我要这样的男人干嘛?”欧阳若晴气乎乎地说了句。
  家里的条件太差,现在终于有了起色,欧阳若晴就想通过自己的努力,让父母过上好日子。
  至于哥哥嘛,娶妻生子,压力也大,家里这些小事就不要让他草心了。
  母女两人聊了一会,老妈去睡觉了。
  欧阳若晴拿起手机看了眼,都一点多了,这个死罗谦,吵死一样的。
  唉!
  拿了手机去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了。
  此刻她又拿出手机,看存在上面的那篇讲话稿。顾秘书长的讲话稿,挺深入民众心灵的。欧阳若晴道,要是每个当领导的都象他这样,老百姓的日子就过了。
  现在很多家庭,跟自己家里一样的处境,当然,欧阳若晴家里还不是最坏的。
  在这个住宅区里,有多少人在外面摆地摊过日子?欧阳若晴想,我是不是该找个机会采访他一下呢?
  唐书记心血来潮,喊了秘书,走,我们出去逛逛。
  今天这天气不是太好,寒风嗖嗖,下着小雨。
  秘书看着外面湿漉漉的,冻得人直哆嗦,唐书记却昂首阔步,直奔雨中。
  秘书赶紧撑伞跟上。
  “书记,不坐车吗?”
  “走路吧,又不去远方。”
  秘书在心里琢磨着,是不是看了秘书长的讲话稿,书记兴起了暗访的念头,正要给公丨安丨厅那边打电话,书记似乎看明白了他的心思,“不要惊动任何人,我们两个随便走走。”

  “这……”
  秘书有些担心,万一碰上什么麻烦,岂不是……
  可他又不敢拂了领导的意思,只得撑着伞跟上。
  这样的天气,大街上没什么闲逛的人。
  一辆辆小车,在风雨中穿过。

  偶尔几个穿着羽绒服,身材娇好的女子打眼前晃过,毛茸茸的帽子竖起来,看不到她们的脸。
  公交车站台上,依然是人满为患,男女老少挤成一团。
  唐书记举步前行,走进了公交车站台上,“有零钱吗?”
  秘书马上翻口袋,找到一张十块钱的零钱。
  两个人上了车,秘书也管不了这么多,将十块钱塞进了自动投币机里,正要觅一个位置坐下,唐书记道:“站站吧,把位置让给老人家。”
  秘书当然不敢去坐,他就是抢到位置,也会让书记坐的。两个人拉着吊环,看到陆陆续续上车的人群。
  一名打扮入时的年轻女子,手里抓着个包,满身香水味扑面而来。饱满的胸部,几乎与秘书擦身而过,秘书本能地避让了一下。

  三名头戴安全帽,一身灰尘的民工挤上车,手里提着沉重的工具。饶是冬季这样的天气,也让人闻到一股几个月没有洗澡的体臭。
  旁边一些女同志皱起眉头,纷纷避让。
  唐书记背后有个位置,可他一直不肯坐。一位五十多岁的民工喊,“你怎么不坐啊!”
  唐书记朝他笑笑,“你坐吧,你拿这么多东西,站着累。”

  老民工道,“我就不坐了,一身的灰。”
  他看着唐书记这模样,还有身边跟着的秘书,就问了起来,“看样子你应该是个干部,怎么当干部的也坐公交车?”
  旁边的人听了,纷纷望过来。
  秘书在心里暗自担忧,会不会暴露书记的行踪?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