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625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他的心中,红颜无数,知己只有一人。
  “是谁提出来的?”
  宁雪虹努力让自己平静,她,却又不得不问出真相。
  “我们两个协商的。”

  表哥说这话的时候,心里堵得很。
  宁雪虹的目光,落在表哥那俊朗的脸上,“你还是很在意她。”
  当然,这么多年了,没有感情也有亲情,他能不在意么?
  有句话,他一直藏在心里。
  有种感受,他到现在才明白过来。听到表妹的声音,从来都是干脆利落的他,也不禁婆妈起来。
  “说不在意,那是假的。只是我以前从来都不知道。”说到这里,表哥低下了头,似乎有些懊恼。
  宁雪虹喃喃道,“她很好,而且这么多年,一直默默无闻地当你的贤内助,可你,忽略了她的感受。”
  “是啊!”
  表哥道,“在一起的时候,并不觉得。一旦分开了才发现,原来自己还是在意这些。”
  “你应该对她好点。”

  表哥没有吭声,宁雪虹说,“我说的是心里。”
  表哥抬起头,“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我承认她说的都是对的,这个结局我独自承受。”
  宁雪虹道:“做为男人,你不应该伤她的心。”
  表哥不说话了,包间里再度沉默。
  在整个家族中,表哥和表嫂,他们几乎成为了年轻一代的榜样和表率,他们是世人眼中的恩爱夫妻,但今天,突然传来这样的消息,只能让人感慨不已。
  表哥说,她越来越多疑了,让自己受不了她这种心态。常常莫名其妙的无端猜测,暗自伤神。
  有时问她为什么,她自己也说不出个所然来。
  这让表哥心里,涌起一种说不出来的烦恼。
  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去担心这些杞人忧天的问题,这不是找不自在吗?
  宁雪虹听着表哥讲叙着自己的经历,她只能在心里责怪自己,对亲人的关注太少。
  抬起头,望着心思低落的表哥,宁雪虹问,“你心里是不是有别的女人?才让她有这样的猜测和担忧?”
  表哥怔怔地看着宁雪虹,张了张嘴,却没有说什么。
  “这事,家里知道吗?”
  “不,她说这事,我们两个知道就好,不要告诉任何人。”

  “这么说,她心里还是依然有你,或许,她在等待一个什么结果。”
  “我不知道,我越来越不了解她了。”
  宁雪虹叹了口气,一个跟你划清界线的女人,又继续跟你住在一起,这是为什么?
  说明她并不是真心想分,而且有她的苦衷。
  宁雪虹眸子里,多了一丝复杂,做为表妹,自己能为他们做点什么?“要不要我过去跟她谈谈?”

  “不!”
  表哥头一次这么坚定,迎着宁雪虹的目光,继而又回避。宁雪虹幽幽道:“你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
  “没……没有。”
  宁雪虹也不追问,薄唇凑近,啜了一小口茶水,“那你决定怎么办?”
  表哥道:“看看吧,等她的决定。我只能等。”
  “这不象你!”
  平时处理事情很果断的表哥,绝对不是这种优柔寡断之人,宁雪虹知道他心里有想法,只是他不说,宁雪虹不好再揭穿。
  现在她明白了,这么多年以来,表嫂隐隐觉得自己在充当一个人的影子,她觉得,自己的男人,一直没有正视自己。她找不到那种需要的感觉。
  女人的心思是非常敏感的,尤其是表嫂这么感情细腻的人。
  看来这件事情,还只能由他们自己来解释,解铃还需系铃人嘛,既然表哥不答应自己出面,宁雪虹也没有别的办法。
  此刻,她在心里分析着表嫂的真实想法。

  坐在自己对面的男子,居然为了感情的事,变得有些颓废,这可是人生大忌。如果他再这样下去,难保不会让家人知道。
  宁雪虹道:“你瞒得了自己,瞒不过别人的眼睛,你们之间的事情,必须尽快解释。”
  既然他们两个是宁家的榜样,宁家就不会容许他们破坏这个典型。政治世家,就是有这么一些看似不可理喻,却又稀奇古怪的规定。
  表哥用手撑着头,“容我想想吧!其实我有时在想,与其让她无端猜测下去,倒不如象现在这样,对大家都好。”
  宁雪虹摇头,“你想得太简单了。看来你真得好好跟她谈谈,重新了解她。”
  “恐怕回不去了!”

  表哥喃喃自语,心已经走远,无法回头。
  心已走远,无法回头!
  这是表哥心里的话,宁雪虹并不知道他真实的想法。隐隐觉得表嫂和表哥之间,肯定另有隐情。
  两人喝了三个多小时的茶,十一点半了,表哥才道,“时间不早了,你回去吧!”

  “你呢?”
  “我等下也走了。”
  表哥看着一身雪白的宁雪虹,宁雪虹道:“要不我叫江龙过来陪陪你?”
  “算了吧!”表哥似乎不太愿意,“江龙有江龙的工作,我呆会就走了,你不用担心。”
  宁雪虹真的要走了,看着表哥,“那我先回去了,保重。”
  表哥点点头,目送她离去。
  然后独自一个人坐在包间里,喝了会茶,又站起来望着楼下,看到宁雪虹留在夜晚中的身影。

  凝望良久。
  手机上的时间,显示已经超过十二点,他才下了楼,准备回去。
  千里迢迢,只为看一眼。
  尽管如此,他什么都没有说,或许,她心里早已经明白。只是不愿意提起。
  有时,这可能是最好的结局。
  按了手里的遥控,正要上车,背后传来一个声音,“洪司令。”
  回头一看,猛然发现一张熟悉的面孔,“罗谦?你小子怎么在这里?”
  “哈哈——你能悄悄跑到南阳来,我就不能在这里?”罗谦没心没肺地笑了起来。
  他和宁雪虹表哥也是旧识,在京城就很熟了。
  在这里碰到罗谦,他还真有些尴尬。认识罗谦的人都知道,这家伙是个典型的纨绔子弟。
  正因为如此,罗家才让他出来,否则呆在京城,迟早要废掉。在外面,不管他能爬多高,这都不重要。

  罗谦道:“我在这里上班了。”
  递了支烟过来,洪司令接在手里,“你上班?开什么玩笑。”
  “怎么?你还真不相信?我真的在这里上班了。”
  “什么级别?”
  提到级别,罗谦就急了。“能不能别捅人家的伤口?”
  洪司令笑了起来,估计这小子混得不咋的,不过他也知道具体的原因,象罗谦这性格,家里也没指望他能正儿八经当个什么大干部。
  两人点上烟,罗谦道:“你就瞧不起我吧,告诉我,我们局长都跟我是拍肩膀的哥们。”
  洪司令笑死了,“你们局长是什么人啊?知道你这背景,不拼命拍你马屁才怪。”
  那是,能攀上罗家这棵大树,也是不得了的。
  虽然罗家不如宁家,左家他们那样,可毕竟也是一般人望尘莫及的大家族。
  洪司令一语中的,说到了要害处。

  罗谦换了个话题,“你这是要去哪?”
  洪司令道:“回去啊!”
  “靠,这么晚回去干嘛?走,跟我去放松一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