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598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即使有一千面都很坏,坏到了骨子里,而那好的一面也不纯粹,他还是爱。
  他无声无息靠近,双手C`ha 进口袋 , 立于门边,那四四方方的墙壁中,是清晨和煦的阳光,一片 , 一缕,一束,交缠错落,肆意相溶 , 窗子敞开大半,宽大的梧桐叶延伸进屋,叶脉流淌着晶莹的晨露,飞舞着细碎的尘埃,而在近乎静止的时光深处 , 何笙的背影如此温柔。
  她系着藕荷色围裙,与长衫很衬 , 乌黑浓密的秀发束起 , 一根蓬松而慵懒的马尾 , 发梢从脊背掠过 , 她大约觉得痒,一只手挠,另一只手往碗里打蛋,她动作很生疏 , 甚至有些无措,小心翼翼挑拣着破碎的蛋壳,不知是静谧悠长的岁月 , 还是他情意深浓的眼睛,将这一刻虚化 , 乔苍从未想过,这样美好安宁的一幕,会出现在他的人生里。

  他一直以为 , 这辈子都将打打杀杀,浑浑噩噩,过着血腥又屠戮的生活 , 漂泊在江湖 , 没有真正的家,对他而言所有落脚地,不过一栋空荡荡的房屋。
  没有生气,没有颜色,更没有味道。
  他曾孑然一身,踏遍南省那么多城市,他没有羡慕过谁,更谈不上嫉妒,生活在他眼中就是钱与权。直到三十六岁那年被打破 , 周容深在乔苍心底点燃的最大战火,是他拥有着乔苍最渴望的模样。
  不是一栋温馨的房屋,不是成为一个世俗认可的好人,而是身边笑与哭,都那般明媚生动的女子。
  陶瓷锅忽然冒出袅袅白雾,何笙手忙脚乱打开盖子 , 却被烫了手,她忍痛闷哼,压灭了火,将鸡蛋浇灌在平底锅中 , 洒入火腿,牛肉,蔬菜,浓郁的香味令她露出一丝甜笑 , 她想要尝一口,又怕破坏了津致的样子,用指甲抠下一小块,舌尖舔了舔,乔苍忽略了香味 , 忽略了阳光,他只看她纯情娇媚的侧脸 , 恨不得时间永远停止。
  “你醒了。”

  何笙转过身 , 看到他在 , 将酥轮的鸡蛋饼铲出 , 连同一碗粥放在盘子上,媚眼如丝,婀娜善睐,“我手艺增进不少 , 色香味俱全,以后说不准还能成为大厨呢,乔先生尝了后 , 可不要上瘾哦。”
  乔苍骤然回神,他恢复一脸淡漠 , 迈步走出,直奔玄关处的衣架,自始至终十分平静 , 何笙凝视他背影一怔,“不吃过早餐再走吗。”
  “来不及。”
  他穿上西装,强忍对她厨艺一探究竟的好奇 , 她恍惚失落 , 将粥碗放在桌上,走过去为他系领带,她还未曾拿到手中,便被他仓促夺去,“我自己来。”

  她手扑空,不知说什么好,眼睁睁看他拎起公文包,提前半个时辰离开家门。
  那顷刻变得空荡寂寥的屋子,像是一场荫雨连绵 , 萦绕她心头,不肯放晴。
  乔苍坐进宾利车,吩咐司机去盛文,他心中估摸了下时日,“东西制定好了吗。”
  “差不多,您要的活儿津细 , 对方也是日夜赶工,那么多珍珠钻石,镶嵌得不好看,他们也赔不起。”

  “其他怎样。”
  司机左打方向盘 , 鸣笛示意,后面的车辆减速,他赶在最后两秒闯过黄灯,“这年头有钱怎会办不了称心如意的事 , 那一笔巨款甩出去,别说包场,就是包一条街道也不成问题。您放心就是。”
  乔苍沉寂如水的目光移向外面街道,澄净的玻璃幻化出何笙那张脸孔,他想象她该是多么欢喜 , 多么惊愕,压在唇上的食指不由自主期待颤动。
  车经过蒂尔大楼 , 穿梭于十字路口的拥塞人海 , 西装革履的周容深正挂断电话迈上台阶 , 乔苍视线从他背影一掠而过 , 面无表情收回,秘书毕恭毕敬等候在电梯口,将他迎上九楼总裁办。
  周容深刚下飞机,在北京公丨安丨部出席了武警烈士追认大会 , 连歇脚的功夫都没有,便急匆匆赶回特区,一路风尘仆仆 , 两单重要应酬也被他推掉,他坐在办公桌后喝了杯浓茶 , 询问秘书最近是否有什么风波。

  “盛文从德国老牌船厂手中抢了一笔与澳洲合作的生意,引发不小动荡,不过也算得罪了对方 , 以后被打压势必少不了。但也不影响,国内几大港口,一直都和盛文关系不错 , 再说钱赚到手了 , 澳洲这一个大客户,足够盛文站稳脚跟。”
  周容深指腹在杯口摩擦,沉吟片刻说,“他很有本事。涉黑与经商,他只要肯做,哪一行都没有对手可匹敌。盛文和德国船厂的实力根本不在一个水平线上,相差很悬殊,能说服澳洲合作,一般人绝对办不到 , 不是赌注津力就可以,要拿得出筹码和胆识。”
  “周总想必也理解省委对乔苍放任置之的良苦用心了。这个人翻脸不认,行事更高深莫测,碰了就是麻烦,官场也要明哲保身。”
  秘书顿了顿,忽然想起什么 , “还有一件事,关于夫人。”
  他将最近听到的流言蜚语告知周容深,他微微蹙眉,“属实吗。”
  “大家都这样说 ,想必不是空x`ue 来风,多少有些眉目。”
  乔苍夺何笙,险些搭进去性命,更赔了半壁江山 , 他会贪恋风月痴迷莺莺燕燕吗。
  周容深不语,随手拿起一份跨省卖Y`in 大案的记档浏览,秘书见他无动于衷,试探问他要不要趁机出手,将夫人抢回来。
  “抢什么。”
  秘书一愣 , “夫人现在过得并不快乐,乔苍显然不懂珍惜 , 夫人受了委屈 , 这时她一定最需要您。”
  周容深淡笑 , “他不会 , 他的确是无情浪子,可这事,九成是假的。”
  秘书不解,还想辩驳 , 被他抬手制止,“我有数。”
  秘书只得告退,抵达门口还是心有不忍 , 回头问,“周总真舍得吗?”
  周容深翻页的指尖一滞,悄无声息佝偻 , 蜷缩,捏紧,舍得吗。
  当然不舍得。
  金三角是什么地方啊 , 他亲眼看着多少卧底死于暴露,多少丨警丨察死于战火,那里就像一个巨大的熔炉 , 一年四季不间断燃烧着熊熊烈火 , 只要触碰,稍有疏忽,便焚烧得骨头渣也不剩。
  潜伏在缅甸毒窟中的七百天,他真的快要忘记自己是谁。

  他不敢照镜子,他只要看到自己那张陌生的面容,就会想起尖锐冰冷的手术刀割在脸皮上的剧痛,那细细密密的刀口被遮掩在粉底下,云南多雨,因此他总要撑着一把伞 , 他没有真面目,没有真实身份,漂泊而孤独,煎熬在杀机四伏的异地,他活下去的意义是什么,除了那残酷的没有生机的使命 , 还有什么。
  若不是想回到何笙身旁,告诉她自己没有死,用力抱一抱她,亲吻她 , 他早就向磨难和死神缴械投降了吧。
  她是支撑他熬出头的唯一信仰,可他回来了,信仰磨灭了。
  乔苍未曾体会过这万箭穿心之痛,他赢了 , 他赢走的不只是周容深的妻子,更是他的全部风月。

  日期:2017-11-25 18: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