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597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留下这话,浑浑噩噩跌跌撞撞冲出了美容院 , 她漫无目的行走在长街,人巢人海吞没她失魂落魄的背影,她反复想这一定是假的 , 他为她可以不顾生死,流血舍命 , 怎会在岁月静好时,这样残忍无情对她。
  她已经一无所有,她只有这个男人 , 连乔慈都属于他,他一旦抽身而去,她唯有死路一条。
  何笙傍晚亲自下厨熬了一锅汤 , 炒了几样菜 , 她点上微弱的烛火,遣散了保姆和保镖,安静等他回来。
  她等得近乎昏睡,他终于姗姗来迟。
  她听到开门的动静从椅子上起身,接过他脱下的西装,她笑着正要开口,表情却忽然凝固,僵滞。
  她用力睁大眼睛,她多么希望自己看错 , 可那醒目的,斑斓的,让她无法躲闪,无法释怀,无法平静的东西,就像一把利剑 , 一根长针,并不让她死去,而是活着折磨,一点点挖走她的肉 , 戳烂她的骨头,放干她的血液。
  乔苍洁白的衣领内沾染了一枚红色唇印,那圆润娇俏的痕迹,一定是非常年轻美丽 , 充满诱惑的女子所留。

  也只有那样明媚的女子,他才会甘愿堕落。
  何笙迟迟未动,仿若静止。乔苍心里有数,装作没有察觉,他疲倦捏了捏眉心 , 走向餐桌,他经过她面前 , 浮荡起一阵微风 , 风的香气 , 风的妖娆 , 全部来自陌生的女人。
  咽喉扼住一只手,心脏压迫一块石头,没有半点生路可逃脱。何笙的手脚一寸寸冰冷,麻木 , 她甚至没有勇气开口询问,她是如此高傲,而高傲的她此时忽然觉得很好笑 , 她在挽回什么,这世上的男人 , 哪里会给女人挽回的余地。
  她也要痛哭流涕,以孩子和旧情哀求,质问他怎么能喜新厌旧吗。
  她这辈子最瞧不起那些生命中只有丈夫的女人 , 一丝婚姻的惊涛骇浪,都会被压垮,击败 , 变得人不人鬼不鬼 , 像个疯子一样哭闹,争吵,撒泼,试图全世界同情自己,却唯独唤不回越走越远的丈夫。
  可她不知不觉间,也变成了这样的女人。
  她颤抖触摸自己的手臂和脸,她的剌呢,她的铠甲呢,她的盾牌呢。
  怎么都拔除了 , 都卸掉了。

  她以为嫁给乔苍,这辈子都不需要战斗什么,她太累了,这几年她真的太累了,她急不可待脱掉她的战袍,柔情似水去依恋这个男人。
  原来她错了。
  再美好的情爱 , 也是红尘之中,红尘中的诱惑啊,分秒都不会止息。
  乔苍坐下等了片刻,仍不见她转身过来 , 他语气不耐烦,沉声质问,“你在干什么。”
  何笙被吓得一抖,她侧头看 , 摇曳的烛火深处,一笼红光,乔苍就在那红光之中,被映衬得那般虚无缥缈,那般俊逸。
  可惜 , 他仅仅是皱眉,眼底没有丝毫温柔 , 一腔冷冰冰。
  她压下心口的窒息 , 迟缓走过去 , 乔苍挑了两样菜 , 可送进口中,并没有欢喜,他仍是面无表情,“保姆。”
  何笙说她出去了。
  他不语 , 放下筷子,用方帕擦拭唇角。
  何笙看了一眼几乎未动的食物,“不好吃吗?”
  他淡淡嗯。
  她疑惑问,“你不是最喜欢吃这些吗。”
  乔苍意味深长说 , “那是以前,人的口味和喜好 , 不会随时间改变吗。吃得多了,喜欢也就淡了。”

  何笙心尖骤然一沉,似乎坠入深海 , 水的浮力和沉力疯狂撕扯她,将她五脏六腑都要颠簸出来,她刚触碰到筷子的手 , 彻底没了力气。
  “你。”
  她艰难张口 , 随着这声你,还溢出几滴哽咽的辣喉的水汽,“你是不是在暗示我什么。”
  乔苍反问暗示什么。
  何笙指尖紧握,握到指甲泛白,“你是不是嫌弃我了。”
  他忽然起身,脸色荫沉,“我有说吗。自从生了乔慈,你多疑的心病就重了。何笙,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 , 还有几分从前。”
  他留下这番话,头也不回上楼,留她凝视两簇烛火,骨肉一下下割裂。

  她失神许久,忽然想到什么,慌忙从茶几翻出镜子 , 借着烛光看自己的脸,她还是那副样子啊。
  她没有变。
  世人眼中的她,依然年轻美貌,婀娜窈窕 , 怎么到了他眼中,就不是了呢。
  入夜乔苍没有走,也没有给予何笙任何温存,他仍是那副疲倦厌恶的样子 , 洗了澡仓促沉睡,对穿上情趣睡衣满心欢喜等候他亲吻的何笙一眼都不曾施舍。
  他不是不想,而是不敢,她根本不知,即使过去这么多年 , 他对她每一寸皮肤的模样和味道都了如执掌,他早该腻了 , 早该褪去激情和欲望 , 连他自己都讶异 , 这个女人对他的诱惑仍旧无孔不入 , 来势汹汹,他根本不能抗拒。

  何笙的风情,是乔苍眼中无可取代,无可比拟的珍藏。
  他对她说最重最狠的话 , 折磨得却是他自己。
  他透过浅浅昏黄的灯光,眯眼凝视何笙那张失望又呆滞的脸,她濒临崩溃 , 苦苦挣扎。
  他感受她整晚翻来覆去,难以入眠的彷徨恐惧 , 心里觉得好笑,他舍不得,可他不得不舍 , 这样一出大戏,他哪里能提前缴械投降。

  他故作厌烦蹙眉,隐隐发出沉重闷沉的喘息 , 转过身背对她入睡 , 她一惊,动作果然轻了不少,她似乎怕了,她赌注全部,赔了所有声誉,青春,倘若这么快沉没进死路,那谣言与耻笑,还不如一把尖刀杀了她。
  她小心翼翼躺下 , 无声无息贴上他脊背,他感受到她颤栗的胸口,她那么畏惧,那么无助,那么仓皇,他搁置在枕旁的手 , 早已握拳,要用尽所有力气克制,才能让自己不转身拥抱她,告诉她 , 乔太太,怕什么,我只是蓄谋一场惊喜给你而已。
  乔苍醒来时,他本能伸手触摸旁边,指尖空空荡荡,连一丝余温都不留,人似乎走了许久。
  他心口一沉,皱眉睁开眼 , 何笙的睡衣安安稳稳挂在库头,什么都在,唯独那条紫罗兰长裙不见了。
  他仓促起身,锦被从胸口脱落 , 一丝属于她的长发盘旋坠下,痴缠在他掌心。
  他轻轻嗅了嗅,她委屈慌乱的模样浮现眼前,仿佛一只刚出生的小猫儿 , 湿润而胆怯,挠得他痒痒的,疼疼的。

  他闷笑出来,她确实倔强,也很偏执 , 但绝不是落荒而逃的女子,倘若她真被逼到无路可走 , 她一定会拿起匕首与他同归于尽 , 而不会躲得远远的 , 让他寻不到。
  他穿好衣衫拉开门 , 冗长明亮的回廊仍没有发现她身影,他询问正在擦窗子的保姆,夫人在哪里。
  保姆指了指楼下厨房,“夫人在为先生熬粥。”
  乔苍抬起手腕看时间 , “她起来多久。”

  “约摸一个小时了,我下楼时夫人正泡海参。”
  七点钟。
  她昨夜辗转反侧,凌晨才浅浅睡去 , 这才几个时辰。
  他淡淡嗯,迈步走下一楼 , 厨房传出锅碗瓢盆碰撞的声响,他仔细想想,这么多年从未见过她下厨 , 偶尔来了兴致,也是半生不熟,马虎能吃 , 他不觉得这嘈杂的动静多么温馨 , 可这一刻,他莫名有些欢喜。
  有一个女人为自己洗手做羹汤,其实很美好。
  也许,这世上肯为他做的女人很多,但他唯独爱上了何笙的模样。
  她越是逃,越是不识抬举,越是抗拒,越是算计,越是凶狠 , 他越觉得喜欢,觉得有趣。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