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596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前排股东眉毛一挑,“这是什么话,你冲谁来的?”
  沈副总指尖懒散敲击桌角 , 耐人寻味说,“谁阻碍盛文与澳洲的合作 , 就是说谁。澳洲在进口轮船的实力,无人出其左右,能握住这样一个国际性大客户 , 是所有涉及船厂领域的企业梦寐以求的事。我们有工厂,有制造单位,有输出渠道 , 三合一体 , 澳洲的购买实力强,我们何乐不为?”
  那名股东不屑冷笑,“说得简单,沈副总好歹也是男人,如何有这些妇人之仁?德国这家企业,早在二十世纪初期就是造船业大亨,谁敢从他们口中抢食?利润固然重要,风险就不重要吗?因为这一单生意,我们很可能得罪德国这家企业,对方一旦对我们进行干预 , 我们以后就指着这一个客户吃饭吗?盛文的版图缩小,地位下滑,你认为澳洲还会长期合作?饼谁都想吃,可得有这个胃口咽。”

  “商人嘛,唯利是图,什么赚钱就做什么 , 瞻前顾后如何成大事,乔总如果像你这样唯唯诺诺,盛文一百次都关门大吉了。担心风险,那不如回家老婆孩子热炕头 , 外面打雷也劈不到你头上。”
  沈副总与这名股东唇枪舌战,互不相让,局势并没有分出胜负,乔苍喝完这盏茶 , 吩咐秘书再斟满一杯,他随手拿起桌上摊开的文件,默不作声翻阅。
  那名股东从与沈副总的争辩中抽身,看向乔苍,“乔总 , 我们是否过于激进,这笔生意冒险太大 , 德国这家船厂在世界五百强排名第九十三位 , 资历实力皆在盛文之上 , 为一单买卖得罪如此商界大鳄 , 的确得不偿失。澳洲是购船的最大外销客商,德国也很想挽留,这口气怕是要撒在我们身上。”
  乔苍不慌不忙,视线定格在一张新式游轮的框架图纸上 , “诸位的顾虑,我很清楚,不过我还不至于在生意上打眼。这一次与澳洲合作 , 从铝钢原材料,到全程制造 , 以及人工输出,都由盛文独家承办。期间没有第三方C`ha 手分羹,报价也是我们决定。只要这一批游轮不出问题 , 澳洲方会与我们签署十年长约,即使得罪了德国船厂,我们也不会损失什么。”
  距离他最近的二股东眼睛一亮 , “如此说来 , 盛文是三倍利润可取?岂不是数亿进账。”
  乔苍淡笑,指尖翻过一页,“差不多。还有意见吗?”
  利益当头,长远打算便不再那么重要,方才还反对的股东高层都纷纷倒戈,二股东在桌下摆弄手指估算了自己的分红,顿时眉开眼笑,整个人都飘起来。
  他伏在桌上,讨好问道 , “听说乔总家的千金本周末百日宴?请柬千万不要忘记我,我一定要聊表心意。”

  乔苍从文件内抬起眼眸,故作不知,“哦,是吗?我不记得了。”
  他侧过头询问秘书,秘书说确有此事 , 您最近和夫人接触少,可能记错了日子。
  股东一怔,旋即讪笑,没有再说什么 , 只是眼底惊愕不已。
  临近会议结束,秘书的电话响起,他接通后喊了声邹小姐,便直接递给乔苍 , 原本收拾东西的众人即刻停顿,颇为好奇打量,乔苍没有避讳,他一边起身一边对那边温言轮语,那样的深情 , 那样的语气,只对何笙有过 , 甚至何笙都不及。
  乔苍匆忙说了句散会 , 便离开会议室 , 直奔电梯方向 , 一名女高层意味深长说,“乔太太之位怕是又要易主了。”
  “不会吧。乔太太可是身经百战,还有她搞不定的莺莺燕燕?”
  “女人的意愿重要吗?不论是当初的周太太,还是现在的乔太太,什么时候轮到她自己选择了。男人肯 , 她就能上位,男人不肯,她就只能当妾。她倒是想搞定 , 倘若外面的女人有乔总护着,谁也动不得。”
  对面的年轻女经理探头探脑 , 朝人影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的走廊瞟,“乔太太年轻漂亮,生了女儿也丝毫不变样,还有谁能比过她?”
  “男人情爱 , 哪是谁好就一定胜出呢。乔太太也不是天下第一,保不齐什么邹小姐,比她还狐媚。”
  女高层整理好东西转身离开 , 方才与乔苍说话的二股东对留下摸不清状况的高层感慨说 , “乔总连女儿的百日宴时间都不记得,哪怕尚有一丝感情,也不至如此凉薄。乔太太的上位史写一部巨著不为过,未曾得到时她自然充满诱惑,一旦得到,她的劣迹斑斑也昭然若揭,让男人厌烦。”
  乔苍从大楼内走出,挂断这通电话,他对秘书说 , “把消息放出去。”

  之后几日名流圈谣言四起,都在传说刚刚得女的乔总对身世不清白的夫人厌倦,又觅新欢,如胶似漆,一时满城风雨。何笙久不出门,正巧发酵最热烈时 , 她来了兴致做脸,在美容院无意听到几个太太提及这风流韵事,顿时停下脚步,紧挨那扇蒸浴的门 , 屋内水汽弥漫,烟雾缭绕,恰好虚掩她身影。
  孟太太与何笙一向不对付,她遭了难 , 她当作笑话一样,皮肤内的笑纹藏都藏不住,“什么叫报应啊,这不,大名鼎鼎的何小姐给我们言传身教上了一课呢。显赫的部长夫人不做 , 非要和情夫私奔,才当了几天乔太太 , 脸都不够她丢的。这黑帮头子 , 再不寻常的女人 , 也不一定握得住 , 没两把刷子,敢和白道的公丨安丨明目张胆杠吗?她也太高估自己了。”
  旁边库上敷面膜的太太眼皮儿一翻,“这都没影儿的事,道听途说信不得。乔太太什么人啊 , 那可是响当当的狠角色,别说那刚出洞的小狐狸了,就是千年的狐狸津 , 也不是她对手。当官的,涉黑的 , 经商的,她就没有拿不下的,谁这么大本事 , 从她手里撬男人,七仙女啊?”
  孟太太嘶了一声,盘腿坐起来,一脸不服 , “我这可是内幕消息 , 老孟再三叮嘱不让我说的,大后天是乔先生女儿百日宴,乔先生都不记得这事,常言道爱屋及乌,正因为何笙失宠,这丫头片子才连屁都不是。搞不好外面的金娇都生了儿子呢!”

  何笙身形一晃,万箭穿心般的剌痛朝她狠狠袭来,将她折磨得神情恍惚,她险些没有站稳 , 跌坐在地上,幸而扶住了墙壁。
  从几日前,乔苍夜晚再没有回来过,他每每借口公事应酬,她起初不觉得怎样,现在才知道 , 他竟有了新欢。
  她面容顷刻失了血色,瘫轮在墙角瑟瑟发抖,侍者端着冰茶从对面走廊的岔路口迎上,他疑惑问乔太太怎么不进去。
  何笙泛白的指尖不由自主嵌进墙壁 , 剌伤皮肉的痛没有使她回神,她茫然无措,不知该怎样做,从与容深离婚 , 到生乔慈两个半月后的今天,她对乔苍一腔真情,深信不疑,她甚至从未追问过,他在做什么 , 见了什么人,对于荫魂不散的梁小姐 , 她也绝口不提 , 以致她那么全心托付 , 这突如其来的噩耗 , 打得她仓促不及,几乎魂飞魄散。
  她摇头说没什么,不要告诉别人我来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