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194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关晓乐挠了挠头道:“你以为我好过吗?就捅了那么一下,我现在连副县长都干不成了。要去人大享清福了。所以啊,你也别指望我帮你安排工作了。”
  秋菊哭着说:“这就算了吗?我肚子里怀的可是你的孩子呀。没了工作,将来咱们娘俩可怎么活呢?”
  关晓乐道:“这样吧,我这里省吃俭用,攒下了两万块钱。你都拿去吧,一万打胎,一万当路费,去广东找份工作吧。那儿需要你这样的人。”

  王心忠找到秋菊的时候,秋菊还没有想到关晓乐如此的寡情薄义。一番交谈下来,秋菊才知道,关晓乐这个人真是寡廉鲜耻,卑鄙自私。
  当初关晓乐贪图快活,害得她怀上了孩子。怎么办呢,关晓乐灵机一动,就将秋菊推进了何志章的怀中,让他成为了勇敢的接盘侠。为了传宗接代,何志章也是拼了。一心想着再起炉灶,金屋藏娇。
  哪成想,一日之下,黄粱梦断,鹊桥难续。秋菊从马上就要锦衣玉装的阔小三,一下跌落了尘埃,成了人人喊打的骚狐狸,贱女人。不但毁坏了社会的形象,破坏了人们固有的价值观。还影响到了大河县的政治格局。所以她要出局,已成定然模式,连关晓乐都慌的弃之不顾了。
  想到这,秋菊立刻擦干了眼泪,毅然的站了起来。她冷冰冰的对关晓乐说道:“打胎的钱,我还是有的。你就省两万块留着看病吧。不过有件事我要告诉你,那天晚上,不是我忘记了锁门,是有人将房门从外面打开了。”
  说完秋菊干脆利落的离开了关晓乐的病房,留下了满面愕然的关晓乐,独自在那发呆。
  秋菊之所以提到门的事情,想法其实很简单,那就是你不想我好,我也让你不舒坦。果不其然,关晓乐听了之后心中就起了惊天的波澜。是谁这么坏,想要害自己呢?关晓乐扳着手指,想了半天,就想到了三个人。
  排在第一的一定是他的老同学王心忠。王心忠,王心忠,亡我之心,一生不终。有这么一位比老婆熟悉,比情人亲密,比敌人更狠的老同学。注定对他的一举一动都倍加关注。可是辉煌大酒店也不是他王心忠能撒尿的地方,那里面的沟沟堑堑可真没有一条是他王心忠的。
  于是关晓乐就想到了他在大河县的第二个敌人,那就是富春生。
  富春生同志一直将他视作如噎在喉的那根鱼刺,若是有机会能将他剔除出去,那自然是最好不过的了。
  而辉煌就是他的天下,他那大总管,外号清清白白做人,明明白白做事的陆清明只要有机会总是会制造出那么一点事端出来。

  但是在这方面,大家同穿着一条裤子,谁也不能去揭谁的丑呀。难道他们就不怕我老关一发火,抓起王八扯出了蛋,踩着*踢皮球。如此一来,大家都不快活。
  想虽然是这么想,但是关晓乐却轻易不敢如此去做。因为一旦真的将狮子从笼子里放了出来,咬的就不知道是谁了。
  关晓乐不是降龙罗汉,也不是什么伏虎禅师。更不是妙手观音,挥手成雨,复手成云,有横刀断水,移山填海的能力。所以能不扩大,还是淡定点的好。
  关晓乐心中的第三个人和之前的两个人完全不一样。王心忠和富春生是什么人,一个是他关晓乐的生死仇家,一个是他道不同,路不共的政治敌人。而第三个人却是他关晓乐的官路明灯,于向荣。
  若不是刚才于向荣的医院之行,关晓乐绝不会想到他的头上来。正是他那看似无奈的顺水推舟,让关晓乐怀疑上了他。
  于向荣做的太自然,太流畅,甚至有那么一丝丝的太迫不及待。早就听说于向荣靠上了新来的书记,想要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现在看来果不其然,他是准备洗干净屁股,抬腿走人了。

  而关晓乐就是他屁股地下不多黄屎中的一块。只有掰清了和他的关系,于向荣才能坦然舒心,毫无后顾之忧的去市里迎接他崭新的一页。
  反正无论是哪一种原因,只要被他们盯上了就不会善罢甘休。既然如此还是服从于向荣的安排去人大吧,这样孬好也算是安全着陆了。所以在这危机四伏的时刻,就更应该挥刀斩情丝,反正我老关儿女双全,是不需要你秋菊给我生儿育女的。
  关晓乐哪里知道,秋菊同志见识了他的凉薄无情之后,义无反顾的上了王心忠的车,去市里做起了网吧老板。随之而来的问题是,他关晓乐再次成了市委常委们桌上的头版头条。
  于向荣得到了关晓乐的回应,当天晚上就去了市委,找到了市委书记孟进。于向荣说:“孟书记,鉴于前不久咱们县人大出了那么一档子无组织无纪律的事情,我一直都觉得很失职,很内疚,所以我想辞去县人大主任的职务。”
  这个世界上,只有嫌官少的,可没有嫌官多的。更没有一个官员会因为内疚无能而引咎辞职。偶尔在电视或者是报纸中你能看见那么一例。而真相却未必如此。迫使他辞职的真正原因总是写在辞职信的反面。

  孟进斜了一眼于向荣道:“小于啊,你有这样的觉悟很好呀,可是人大的工作还是需要进一步加强的呀,若是没有合适的人选,只怕今后还是会出乱子的。”
  于向荣道:“这个我早就想好了,常务副县长关晓乐同志,是位老同志了。不但品质优良,而且对党的事业忠诚可靠。若是能将他安排到人大去,立刻就会扭转局面,加强职能,健全体制。使人大更好的落实市委的意图,更好的表达民意。”
  于向荣见孟进边听边点头,更加高兴,他接着说道:“一直以来,县政府的常委比例过多。这不仅严重影响了县委的团结,工作起来,也是政出多门,各自为政。所以我建议,就让常委副县长直接接任关晓乐的常务副,这样一来,常委也没变,但是结构更加合理,效率必然大大提高。”
  什么是合理,什么是不合理,那衡量的标准就在他老于的嘴里。当初为了争权夺利,增加常委的是他。现在大局在握,权倾一时,想要坐稳江山,带头削藩的也是他。
  常委更替,权力交接。这在大河县惊天动地的事情,到了孟进这里根本不算个事情,他点着头对于向荣说道:“你是大河县的一把手,对班子里的成员自然是熟悉的了解的,所以就按你的意思办吧。”
  在玉州市,孟进答应了的事情,就算成功了百分之九十,那剩下的百分之十,就落在了高歌的手中。谁也没想到的是,当高歌听说了这个提案的时候,居然大点其头。他说,河西县的情况是有那么一点特殊,做一些适当的微调是合理的,是及时的,是应该的。

  高歌如此好说话,就连孟进都没有想到。是因为之前陈九江的付出只够他点一次头,还是因为没有动陈九江,他才毫不在意呢。反正不管怎么样,算是高歌给了他一个面子,这是值得高兴的事情。于是高歌就将大河县的调整方案抛到了常委会上。
  日期:2018-03-29 06: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