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433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关于流鬼国,新唐书有记载:流鬼国。去京师一万五千里。直黑水靺鞨东北。少海之北。三面阻海。多沮泽。国民性蛮,男女相居,父子无别。冬则宿穴,夏则住樔。衣毛饮血,昆弟相疑。有鱼盐之利。地气早寒。每坚冰之后。以木广六寸。长七尺。施系於其上。以践层冰。逐其奔兽。俗多狗。以其皮毛为裘褐。胜兵万人。

  这个流鬼国就在今天的东西伯利亚地区。雅库特人和勘察加人以及楚科奇人都是流鬼国遗民。诱鲸之术其实至今仍有传承,阿纳萨耶夫身为雅库特大萨满,正是当代唯一传人。之所以这么多年来没有应用此法去捉这白龙鲸神,一来是因为代代秘传的海图当年被伯纳德窃走,二来俗务缠身,三则是忌惮逍遥阁一直虎视眈眈。
  刘长风曾是逍遥阁上代阁主,流鬼国秘传海图的奥秘都被他记录在长风手札里。李牧野得到手札后,便只差流鬼国诱惑白龙鲸神的秘术了。与阿纳萨耶夫爷两个凑到一起,正可谓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龙涎珊瑚是宝中之宝,放在不懂行的人手中都可谓价值连城。而在逍遥阁和白云堂的高人眼中,更堪称无价之宝。而对李牧野来说,追寻白龙鲸神取宝这件事,最重要的也许不是宝物本身的价值,而更多是为了追求一种为别人所不能为之事的快乐。当然,这巨大快乐的背后,顺便也可以换取一些好处。
  小芬妇人之见,不足采纳。
  李牧野果断摆手道:“天予不取,反受其祸,我要捉这白龙鲸神不是为了要它的命,而是想要从它身上取一种宝贝,这宝贝是它排出体外形成的,取了也不会对它造成伤害,跟你想象的完全不是一回事,懂了吗?”
  “不懂!”小芬抿着嘴,忽然点点头,道:“不过我还想再相信你一次,虽然你有两次前科了,但毕竟没有要了小红宝它爸爸的命,也没真把那条王蛇吃了,我相信你这次也不会杀了那头白龙鲸神的。”
  “这样才乖。”李牧野双手捧着她脸颊,在额头上轻轻一吻,道:“去看看小恶来,我怕有什么突发状况他自己应付不好,万一出了事,咱们可对不住亮子了。”
  小芬道:“你就是想把我支开,随便你好了。”说着,转身追着小恶来的步子进了船舱。

  甲板上只剩下李牧野和明石义利了。
  “明石先生,别跟我这装晕了,我刚才说的话你全都听到了。”李牧野过去一脚踢在明石义利的肋下,只用了两分力气,就把这厮疼的一跃而起,咬牙切齿嘶嘶直叫。
  “饶命,饶命!”
  “饶你命不是不可以,但你得拿出值得我这么做的筹码来,明石义利,你有吗?”
  有的人的心的确比虎狼还恶毒得多,虎狼要吃人的时候至少先让人知道。有的人却比虎狼还要凶残百倍。
  谈笑杀百人,浑然若本能。

  明石义利从没见过这么残忍的人,他担任捕鲸船长超过十年,在这十年当中,他带领的捕鲸船捕捉杀死的鲸鱼不计其数,目睹死亡对他来说已经没什么可震撼的了。但此刻,他却不敢面对李牧野这张笑脸和平静的眼神。他有保命的筹码,却不敢相信这个人会真饶了他。
  “我不确定你为什么这么做,也不知道你需要什么。”明石义利颤声说道:“已经死了很多人,我不认为你会饶了我。”
  他是名门之后,含着金汤匙,在锦衣玉食的环境中出生成长。少年得志,中年得意,满怀豪情带着他的捕鲸船泛舟四大洋,足迹踏遍七大洲,墨西哥的舞娘,澳洲的海鲜,世间繁华滋味没有多少是他没享受过的。惟其如此,他才更舍不得死。但是眼前的情况却容不得他抱有幻想。
  “死有很多种方式。”李牧野道:“如果可以让我满意,你起码可以死的痛快些。”

  “你这狂魔,不会有好结果的!”明石义利鼓起勇气,怒瞪着李牧野,切齿说道。
  “想刺激我直接宰了你?”李牧野笑嘻嘻看着他,道:“看来指望你自己学聪明是不大可能了。”
  “你要干什么?”明石义利盯着李牧野的动作。
  李牧野走到甲板的操作台前,将他们平常用来宰杀鲸鱼时专门用作拉开肋骨的小钩子扯过来,直接挂到了明石义利的锁骨上。伴随着他的惨叫,将这厮拉到了操作台上。
  就在这个地方,明石义利曾无数次目睹那些深海巨兽被肢解成无数块,却从未想过,换做自己躺在这个地方会是个什么滋味。这一刻,他总算体验到那种绝望了。
  李牧野随手抓起一大把碎冰裹在一块抹布里,硬塞进了明石义利的嘴里,避免他咬舌自尽。道:“扛不住了就点点头,我不爱听你鬼哭狼嚎的动静。”拍拍他的脸,鼓励道:“加油,硬汉,我看好你。”
  “切割鲸鱼通常会先从下颚开始,为了避免挣扎,鲸鱼被摆上工作台以前都会先用长枪刺杀要害部位彻底结束生命。”李牧野一边拿起钩子往明石义利的四肢上挂,一边说道:“这道程序我给你省了,咱们直接进入下一项。”
  钩子刺入掌心,明石义利瞬间就崩溃了,根本没有勇气面对后面的项目。他哭泣着奋力挣扎拼命点头。
  李牧野把他嘴里的抹布取出,这家伙痛哭失声,叫道:“求你,求你了,请给我个痛快吧。”
  “这不取决于我。”李牧野冰冷的目光看着他,问道:“你为谁做事?”
  明石义利扛不住了,泣不成声,道:“我服务于西村滕园餐饮株式会社。”
  “回答错误。”李牧野道:“或者说你在跟我耍滑头,那我不妨再问的深入些,我感兴趣的是西村滕园背后的人。”
  “股东有很多,我不知道你对那方面的信息感兴趣。”明石义利说道。

  李牧野目不转睛盯着他的眼睛,道:“以你的地位应该知道我想问的是谁。”
  这句话一入耳,明石义利就彻底放弃了侥幸心理,道:“我懂了,你是冲着那些人来的。”
  “哪些人?”
  “住在神社和寺庙还有书院里的那些人。”明石义利忍着剧痛老实回答道:“他们只要龙涎香。”

  “你早这么上路,又何必遭这份罪?”李牧野满意的点头的,继续问道:“你们这次出来几艘船?神社方面派了什么人来主持大局?”
  “来了位易先生,只有他一个。”明石义利道:“我们一共出来七艘船,出发前易先生主持的仪式,然后他就乘坐上足利丸号出海了,我们上一次联络是三天前,是用我们专属额的无线电波联络的。”
  “你们为什么联络?”李牧野并不打算就此放过他,继续刨根问底道:“这个易先生对你有什么指示吗?”
  “是的,他命令我们带着收获去到火奴鲁鲁跟他见面,说是聚集了几个同道开一场拍卖会。”

  火奴鲁鲁就是檀香山,这个易先生九成九是逍遥阁的人。出发前曾听阿纳萨耶夫介绍,这逍遥阁组织相对松散,核心的高级成员遍及全世界,而其中尤其在东瀛部分势力极大。岛上的逍遥阁成员代代传承多年,向来以神道自居。把持着核心秘术,招收门徒无数,在东瀛本岛享受着国教待遇。
  日期:2018-03-29 06: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