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村情事》
第372节

作者: 画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是……”刘董事长张口结舌道,“我……我只是,只是……”
  张大雕一把抓住他的头发举了起来,用毫无感情的声音说道:“我已经给你机会了,但你不知道珍惜,那么,你去死吧!”
  “别……不要啊,我说,我说……”刘董事长魂飞魄散的惊叫起来。
  “我不想听你说,因为你的死期到了!”张大雕见他眼神里依然隐藏着狐狸般的狡诈,再也压抑不住心的愤怒,竖起掌刀,刷的一声斩在他脖子。
  噗……
  刘董事长的尸身跌落在地,然后,脖子里的鲜血冲天而起。
  敢情,张大雕一记掌刀斩下了他的头颅,死得不能再死了。
  眼睁睁看着一个大活人没有了脑袋,而且,那脑袋还举在张大雕的手,众人几时见过这么恐怖的场景啊,吓得不知道撞翻了多少瓶瓶罐罐,同时感觉四肢发软,屎尿失*禁,在极度恐惧之下,除了发疯似的尖叫,完全失去了逃跑的能力。
  “我要真相!”张大雕把血淋淋的脑袋砸在案桌,“得不到真相,我每过一分钟杀一个人,直到杀光为止!”
  全场失声,都骇然望着张大雕。
  “60秒!”张大雕又举起手机。
  “我……我说,我先说!”张大雕的动作太恐怖了,其有一个反应得快,惊慌喊叫道,“我不想死,不想死啊,我要说,我什么都说!”
  “50秒!”张大雕冷酷无情道。
  那人浑身巨震,加快语气道:“这一切都是刘董事长的儿子造成的,是他擅闯指挥心,缠着漂亮的空交通管制员说话,导致那管制员分了心,没有清晰的向飞行员报告数据,导致飞行员理解错误,操作失误,加一心慌,更是错加错,这才导致了飞机的坠落,还有,那飞行员是刘董事长的内亲,是通过关系岗的,飞行技术还不过关。”
  张大雕冷冷的盯着他,那么看十几秒,才缓缓放下手机,说道:“还有呢?”
  那人似乎意识到张大雕已经收起了杀机,冷汗直流道:“刘董事长怕事情败露,一边安排他儿子跑路,一边在监控录像做手脚,还……还威逼利诱我们,叫我们不要说出真相……他是董事长,又是书记,我们也不敢不听他的话!”

  张大雕冷冷道:“有没有人还要补充一下?”
  众人结结巴巴道:“他……他说的已经是事实了,没有骗你。”
  “256条人命啊!”张大雕痛心疾首道,“你们居然想隐瞒真相,你们的良心都被狗吃了吗,嗯?”
  全场惊惧的往后挪动,以为张大雕又要大开杀戒了,只有江小满才知道,张大雕已经把怒火发泄出来了,不会再杀人了。
  果然,张大雕厉声道:“立即抓捕刘董事长的儿子,我要他生不如死!”
  江小满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急忙把命令发送出去,还小心翼翼道:“那这些人呢?”
  张大雕不说话,这让众人又是一阵惊悸,生怕张大雕要他们的命。
  过了很久,张大雕才叹气道:“让法律来制裁他们吧!”
  所有人都瘫软在地,那种感觉,好像坐过山车一样,知道自己捡回了一条命。
  江小满蹙眉道:“可这个真相和欧丽雅的失踪完全没关系,这可怎么办呢?”
  张大雕思索着去了卫生间,换了衣服,清洗了血迹,回来道:“肯定有什么被遗漏的地方。”

  江小满道:“要不,我再问问他们,看看有什么发现没有?”
  江小满便逐一询问起来,众人现在怕张大雕怕的要死,自然是问什么说什么,不敢有任何隐瞒。只可惜,他们并没有提供出有用的信息。
  一个小时后,外面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众人没来由的哆嗦起来,猜测应该是刘董事长的儿子被抓回来了,也是说,凶残的张大雕又要杀人了。
  果然,几个特警押着一个黄毛小子走了进来,敬礼道:“报告首长,凶手带到!”
  “辛苦了!”张大雕点了点。
  哗啦啦!
  那黄毛小子可能见案桌的脑袋后,立马吓尿了,失心疯的挣扎喊叫道:“放我走,放我走……救命啊!”
  若是稍有孝心的人,看见自己的老爸被人斩首后,估计都会伤心哭叫,他倒好,居然只想着逃跑。
  “老实点!”特警们粗*暴的把他摁跪在地,让他挣扎不得。
  张大雕厌恶的看了看他,冷冷道:“拖出去,别他体会一下256条生命的死亡过程!”
  “是!”特警们抓住黄毛小子的头发往外拖,那架势,好像黄毛小子是条野狗,已经不把他当成人了。
  “饶命,饶命啊……”黄毛杀猪似的嚎叫起来,他再傻,也知道张大雕的意思是要他死256次,脸都吓绿了。
  这个时候,自然没有人关心黄毛的死活了,尤其是江小满,焦急道:“大雕,现在什么线索都断了,怎么办啊?”

  张大雕蹙眉道:“如果是绑架,绑匪肯定是有目的的,也是说,绑匪一定会留下什么线索。”
  “皮包碎片!”江小满灵光一闪道,“那个皮包碎片不是线索吗?”
  “皮包碎片?”张大雕眼睛一亮,时速的思考道,“你是说,那块皮包碎片含义有深意?”
  “肯定有什么深意!”江小满笃定道,“我们好好想想,这个深意到底是什么?”
  “会不会是……”一个肌肤白皙的美妇小心翼翼的开了口,但却被张大雕的目光一扫,吓得又闭了嘴巴。
  张大雕放缓声音道:“你想说什么,放心,哪怕你说错了我也不会怪你!”
  美妇脸色一喜,试着说道:“我……我是想说,皮和包加起来是个皰字,同疱疹的是一个意思,《正字通》说,凡手足臂肘暴起如水泡者谓之皰。恰好,前段时间我手肘长了恶性疱疹,不但影响了美观,还又痛又痒,买好多药来擦都不见好,后来,医生跟我说,治疗恶性毒疮,狗宝最管用了,不过,他说狗宝是名贵药材,只有在赌狗分会才能弄到……我的意思是说,这个皮包的深意会不会是治疗疱疹的地方呢?”

  “皮包,疱疹,狗宝……”张大雕心一动道,“皮包代表的是疱疹,意思是说,这个皮包已经撕碎了,如果想要把这块皮包碎片补去,合成一个完整的皮包,得去有狗宝的地方!”
  “我也明白了!”江小满跳脚道,“如果真像你说的这样,那皮包、疱疹、狗宝这三个词能连接起来了,也是说,欧丽雅在赌狗分会,再不济,皮包的另一半也在赌狗分会!”
  “走,去赌狗分会!”张大雕转身走,忽然又回头对美妇道,“你是首都人吗?”
  “是,是的!”美妇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连连点头道,“我是土生土长的首都人,没有谁我更熟悉首都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