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姑娘》
第254节

作者: 时光之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又想到了孟阳,他跟我是那么的相像,可我们现在已经是两条路上的人,他在往上爬着,要不了多久,他大概就可以在这儿扎根了他曾说过,张瑶是一个对待感情不忠诚的女人,坑她的钱,根本就算不上是昧了良心,我是不信的,尤其是我们走到一起之后,更是嗤之以鼻。
  我大概是信了,即便心里有个声音一直在告诉我,张瑶不是那样的女人也不例外。

  毕竟,人是被感情所支配的动物,亲眼所见,亲耳所听,还有什么,能够比这更为真实的体会了呢?除非这只是一场梦。
  偏偏,我在这场梦中如此清醒。
  这一刻,我看透了,无根的浮萍,根本看不到未来,因为,我没那个资格。
  睁眼,我对着车窗映衬出的自己笑了笑,然后操出手机,给王雨萱发了一条语音,“丫头,抓紧把那些青菜洗好吧,师哥回家给你做饭。”

  这个时候,只有那个天真的丫头陪着我了。
  我不知道自己究竟差在了哪儿,更不知道张瑶跟我在一起的时候,有没有爱过我......如果她有爱过,为什么会在分开之后,这极其短暂的时间里,她就拥有了新的爱情。
  如果她不爱我,为什么跟我在一起时会表现出那种由内而外的自然跟开心呢?
  我真的想不透,不过,也不用我去想出一个结果了,我们的分开就是既定事实,不管是什么原因,事实就注定要被人所接受。何必为难自己,为难别人?
  这个世界上,最懂自己的人,永远都会是自己。除此之外,就只有身边,那个安静到了极点的影子了。

  在我接到王雨萱回的微信的时候,出租车也已经停在了租住的小区门口。
  “我的师哥,菜早就洗好了,你啥时候回来啊,要不我找一家馆子,咱俩奢侈一次?”
  闻声之后,我笑了笑对着话筒说道:“楼下呢,馆子里的东西未必有我做的好吃,想奢侈也可以啊,我在楼下这边买几瓶酒,好好奢侈奢侈。”
  她没有立刻回复我的消息,我将手机收了起来,去路边的便利店里拿上了四瓶燕京啤酒,犹豫片刻后,又拿了一瓶不知名的,几十块钱的国产红酒......

  我知道她一定不会爱喝这种劣质的红酒,但我就想用这种方式来给她一种‘奢侈’,生活有时候真的太苦了,尤其像是这种压抑的时刻,还是给自己剥块糖吧。
  我想王雨萱会理解我,至少我做足了仪式感,且隐藏起了自己的那些看不见的悲伤,因为她还是一个孩子,我该向她展现的,应该是笑,哪怕它虚伪至极。
  结好了帐,我从便利店里走了出来,王雨萱赫然在这个时候出现在了我前面不远处。
  她脸上挂着很灿烂的笑容,“哈哈,没想到我会来接你吧?”
  我扯了扯嘴角,对她回道:“说实话,我是真没想到。”
  “得嘞,要的就是这种效果。”她蹦跶着,来到了我面前,很自然的从我手中拎过我买好的酒,感慨道:“嘿,还真是奢侈呢,红酒都买来啦。”
  “那是,大几十块呢,哥们儿够意思吧?”
  “能让你这种铁公鸡花这些钱,我知足了。”
  心中涌现出一抹愧疚,中产偏上家庭出身的她,什么时候受过这种‘苦’呢?可她为了绝对自由,为了追求自己想要的东西,她又不得不跟我生活在一起,偏偏还是我一无所有的时刻。

  “丫头,等师哥找好工作之后,一定带你去正正经经地奢侈一次。”
  “嚯,您不是在这逗我玩儿呢吧?”
  “你看我像吗?”
  王雨萱犹豫了一会儿,才开口说道:“不怎么像......那你这话我就记下了哈,谁耍赖谁就是王八蛋!”

  “嗯,成。”我微笑着点了点头。
  “不行,还是有些不保险,我们拉钩儿。”
  跟着她就伸出了右手的小拇指,见状,我好笑的伸出了左手的小拇指跟她钩在了一起,拉钩儿、盖章,这种小时候守住承诺的游戏,在这个午后的楼门口,我们做过之后都笑了,很开心。
  “年轻真好。”我感慨道。
  “是心态年轻真好。”王雨萱一本正经的纠正了我。
  回到出租屋,还不待喝上一杯水,我便被王雨萱推进了厨房里,看的出来她确实是饿坏了,早上吃过那些东西之后,就再也没吃过什么,现在已经临近四点,她的确有充足的理由对我表达不满。
  只是,她再怎么不满,我都要重新择菜来洗了......我很后悔为什么要让她做这种事情,黄瓜被她用刀去掉了皮,还是坑坑洼洼的那种;柿子亦是没能逃掉厄运,惨不忍睹都无法来形容出它现在的样子,至于那条精心挑选的鲤鱼,我真的想为它默哀三分钟。
  我气冲冲地对坐在客厅沙发上的她喊了一句。
  “怎么啦?”她赤着脚,跑了进来。
  “这就是你洗好的菜?”我指着‘案发现场’对她问道。
  “是啊.....为了干净,就只好这么洗了。”
  “......你丫赢了,以后再让你干这些事儿,我就跟你一个姓。”
  “嘻嘻,我这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儿吗,熟能生巧,以后我会改进的。”
  “赶紧出去,不然我真容易打你。”
  我看着眼前的桩桩惨案,越发感到头疼,不禁在心里做出了比较,不管佟雪还是张瑶,她们做这些事情的时候都会很仔细,就跟她们本身一样,处理的都是特别精致。

  反观王雨萱......她的心是好的,至于结果就不是我所能够恭维的了。
  在某种程度上,她跟她们都不一样,这种不一样的东西能带给我什么,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要重新做这些准备工作。
  “出去就出去,凶什么凶嘛,本来就是你让我洗的菜。”
  “我错了,这一切都是我的错。”
  重新挑了一些逃出魔手的菜之后,我仔细的清洗了起来,心里有点埋怨,可那些回家时的怨恨跟委屈,在这一刻并没有出现。
  或许,真就是我所想的那样,在面对她的时候,自己可以控制好自己的情绪。
  摇摇头,我开始了冗长且单调的做饭工程。
  几道家常小菜,色香味虽不俱全,但也不会差上许多。
  当我逐一将它们摆在餐桌之后,我对王雨萱吩咐道:“冰箱里的那些酒拿出来吧,至于那瓶红酒,不用醒了,直接喝就好。”
  “没问题。”王雨萱言笑晏晏的应过,再度坐到餐桌旁之后,她搓了搓手拿起筷子,显得有些迫不及待的吃上了一口......
  “师哥,非常可以了,跟我做的差不多一个味儿了!”还不待咽下嘴里的食物,她便对着我竖起了大拇指。

  “甭拍马屁了,我师娘做的饭我又不是没吃过,差多了。”
  我随意的喝了一口酒,对她说道:“饿坏了吧,趁着热吃,就当庆祝这间小房子里多了一人。”
  “呵,那是多了一个小仙女儿好吗?”
  “是是是,你开心,你随意。”
  她满意的点了点头,再度将筷子对准了盘子里的餐食。

  我就这样的看着她,不发一言,也没有吃些什么,因为我心里有事儿堵着,实在是吃不进去。不过看她这样,我也会有一种淡淡的成就感。
  她让我想起了佟雪。
  我们刚来北京那会儿,跟她差不多大,十几平的出租屋里,一张小桌子,最为普通的西红柿鸡蛋,一小碗米饭,就已经让她很满足了。
  人,总是怀旧的动物,那个时候的她跟她,真的像极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