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190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于向荣进了门,本着脸看了一眼小护士,小护士识趣的抓起托盘走人了。待秘书关上了门,于向荣的脸上才露出关怀的笑:“老关呀,我听说你老小子病的不轻,这才亲自跑了一趟。看情况你这身体可是棒极了呀。”

  关晓乐被于向荣一调戏,立刻老脸一红尴尬的道:“于书记,这不是听说你来了吗,我才一激动从床上爬了起来。若是不然,连躺着的劲都没有了呢。”
  于向荣指了指门外说道:“你这话,定然不真。我看那小护士满面红光,如出水的芙蓉,定然得了你不少的滋润吧。”
  关晓乐道:“天地良心,一直都是人家帮我检查身体,我可什么都没有干呀。”
  于向荣将手背在身后,笑着说道:“好了好了,我来这,可不是代表嫂子查岗的。我是来问问你,出了这事,你准备怎么办。”
  一提到这一茬,关晓乐立刻怒火中烧,老子长这么大,可从来没有吃过那么大的亏呀。从来都是老子动手打别人,可没人干动老子一下啊。不教训教训他何志章,他就不知道什么叫尊老爱幼。

  谁不知道在大河县,他关晓乐一跺脚,县城就得抖三抖。只要他关晓乐放上两个屁,大河县的雾霾指数就能超过北京。老子这次不给他来点真格的,他何志章能知道什么叫做关一门吗?
  关晓乐拉开了病服指着自己青一块紫一块的身体,恨恨的说道:“于书记,你看吧,这就是他何志章干的事情。为了一个什么都不是的女人,居然对我下了死手,你说我能跟他善罢甘休吗?”
  关晓乐这是要摆明的了车马跟何志章干上一架,让他知道什么叫马王爷的三只眼。可是他这么一说,于向荣就不乐意了。
  作为绿帽协会的共同会员,作为抓奸小组的同一组员,于向荣在情感上更加亲近何志章。歌里不是说了吗,同样的故事给了我们同样的感受,同样的感受让我们共唱同一首歌。喝着同样苦涩的酒,回忆着历历在目的伤心事,于向荣的同情心,更多的落在了何志章的身上。
  再者说,现在大河县撤县建市到了关键时刻,而他于向荣入常也到了关键时刻。所以大河不能乱,他于向荣的阵脚更不能乱。只要他于向荣入了常,那么他于向荣就不是现在的于向荣了,而是市领导于向荣同志。
  到了那个时候,他挪一挪屁股,当个市委组织部长,或者是常务副市长,可以说是易如反掌的事情。到时候什么样的冲突老子都会帮你们摆平,什么样的矛盾老子都会给你们调解。
  目光卓越,意图高远的于向荣同志摇了摇头,对关晓乐说道:“老关,客观的说,这次是你的不对。你想啊,秋菊是什么人,那单纯是关晓乐的小情人吗?不是的。那是人家传宗接代的重要对象。失去了她,就意味着何家血脉不畅,历史不展。老关啊,你这是让人断后啊。你说说,你对人家何志章同志造成的伤害,小吗?”

  于向荣的意思很明确,人家老根被你刨了,幼苗被你扼杀了,你说这事情严重不严重呢。关晓乐可不是这么想问题,到了他这样的地位和年龄,道理可不再是客观的了。多数的时候,道理代表着一个人观点,道理代表的是立场。
  于向荣这么说是什么意思,是要支持何志章,还是要敲打一下自己。敲打自己的话,那就简单了,自己低个头,认个错,然后过两天再去找关晓乐的霉头就是了。但是倘若他是旗帜鲜明的支持起何志章来,问题就大条了。
  所以关晓乐也不去辩解,他盯着于向荣问道:“于书记,您的意思是?”
  于向荣认真的道:“很明显,伤害了人家,就要给人家适当的补偿,这个道理小学生都懂,更何况是你关晓乐呢。”
  于向荣这么一说,关晓乐算是彻底明白了。尼玛的,老于这是吃果果的偏袒起何志章来了。可是这事也是怨自己,满大街的姑娘不去找,偏偏要弄什么秋菊。这下可好,搞的内部不够和谐。
  关晓乐不死心,又问于向荣道:“怎么补偿,不会真的如他说的那样,将我这常务两个字挂在他的头上吧。如此一来,可真是笑话。”
  可不是吗,党的职务可是组织给的,不是私下相授的。更不是你想要,我就能给的。所以说,这纯粹就是个笑话。

  即便关晓乐笑个不停,可是于向荣却一点都不觉得好笑,他点点头道:“我也是这么个意思。”
  看着于向荣那严肃的脸,关晓乐隐约感觉到了点什么,他坚持的问道:“我的职务给了他,那我干什么?我总不能再回过头来干他的常委吧?”
  党国的职务,向来都如那歌里唱的的一样,越升越高日日升。可很少存在高低换位,高就低位。何志章上位合情合理,可是他关晓乐呢,让我移位子,可以啊,给我一个更高的凳子坐吧。
  其实关晓乐也早有了自己心仪的目标,那就是严肃的副书记。严肃做惯了纪委书记,在副书记的位子上很不习惯,总是拿着审视的目光来搞工作,来提拔干部。无论是吕栋梁,还是于向荣此前都对他都表达过不满。所以关晓乐就想要更进一步,取而代之。
  于向荣刚当书记的时候,确实对严肃有过那么一丝的不满,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一丝的不满,居然变成了欣赏。
  这是什么原因呢,因为严肃对官员的培养,提拔虽然要求严格,但是顾大局识大体。
  有他在,党群工作开展的是踏实纯正,干部的培养选用上也是奉公无私,大义凛然。严肃经常说,党务工作是严肃的,是严格的,更是要做的实际,不能耍花枪,搞花架子。在他那严肃认真,踏实活泼的八字宗旨下,县里的党务搞的是有声有色。
  最让于向荣欣赏严肃的是,严肃同志从来不拉帮结派搞山头。做事情纯粹是为了公而作。当他认为对的,就会全力支持。当他认为是错的,即便心中不支持,常委会上,依然会为于向荣举手。
  这么有组织,有纪律的好助手到哪里去找呢。反正这常委会中的几个人,是再也找不出来的了。所以于向荣从来就没想过要动严肃。相反的,他还时常将严肃比喻成他于向荣的魏征。
  唐太宗李世民有了魏征,这才国泰民安,诸事顺心。而他于向荣有了铮臣严肃,自然也是如鱼得水,相得益彰。
  看着关晓乐瞪的浑圆的眼睛,于向荣真诚的说出了心中所想:“老关啊,眼瞅着你的年龄就到线了。还是将机会让给年轻人吧。当然去处我早已为你相好了,就在人大干一届主任。”
  人大是个什么地方,那就跟皇帝的冷宫是一样的。到了那里就再也没有翻身的机会了。即便你在床上翻了身,可是没人翻你的牌子,又有什么用呢。
  所以关晓乐对此是极其不满的,他立刻打断了于向荣的话说道:“人大我能干什么?举一举手吗?你就不怕我再举错手,又给你选出一个副县长来?”
  关晓乐这么说话,一是表达对于向荣的不满,二是告诉他,你若真的将老子流放到了那里,老子也给你搞点事情出来。当然老子搞事的方法可比郑大胆强多了,他最多是冒一下泡,就沉底了了。老子一颗钉子就能把船都凿出一个大口子来,让你们都活活淹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