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1476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上位,很难,兄弟要牺牲,利益要牺牲,女人要牺牲,一切都要牺牲,最后得到的是什么?只是坐在王座上一个浑身伤痛,鲜血淋漓的孤家寡人
  船到岸了,张奇被抬出来,我们下了船,我看着张奇被塞进车里,赵奎他们跟着上车,我没有去,而是坐另外一辆车,我害怕跟张奇坐一辆车,我害怕看到他那张像是永远醒不来的脸,我害怕在路上突然看到他永远的离开。
  他是我的第一个兄弟,也是第一个为我挡刀的兄弟,也是第一个为我死两次的兄弟,为了我上位,他把自己的肠子都拼出来了,真的,我害怕看到他离我而去。
  车子到了医院,我们下了车,我看着张奇被抬进去,一大群医生跑过来抢救他,我站在医院门口,不敢进去,杨瑞说:“飞哥,下次干什么事,你要通知我,你们这样拼搏,把我一个人丢下,你让我觉得我像是个混蛋。”

  我说:“你负责的事情不是去跟他们血拼,我们所有的后路都在你身上,如果你今天提前到了,那么我们就完了,被人包饺子,会死更多的人。”
  “飞哥,我知道你的意思,但是,我心里惭愧,跟你这么久了,我什么都不能为你亲自做,每次还要看着自己的兄弟被人砍的鲜血淋漓的,我心里难受啊。”杨瑞惭愧的说着。
  我说:“会有机会的。”
  杨瑞点了点头,这个时候,阿福站在我身边,说:“这个消息应该通知所有人,我们应该开会,让大家做好接纳东马的准备,也要为他们的反水做好应对之策,我们回公司吧。”
  我听着阿福的话,觉得很残忍,我的兄弟在医院里,生死未卜,但是现在却要我去庆祝,我无论如何也没有这个心情,我说:“等,我兄弟平安无事,我们再庆祝,这场仗,是我兄弟跟我一起打下来的,庆祝少了他们怎么能行?”

  阿福看着我,说:“我很理解你的义气,但是希望你知道什么大局。”
  “我知道是什么大局,通知财务部,就说是我说的,每个去缅甸的兄弟,活着的给十万,死的给一百万,伤了的给二十万。”我严肃的说着。
  说完,我就走进医院里,虽然害怕,但是我也要去面对!
  第566章:开料
  太子站起来,从保险箱里,把那块十公斤重的会卡料子拿出来,放在我的面前,我看着料子,蟒带已经擦开了,里面的肉质绿的流油,我不知道他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跟我说事情之前,他要把料子拿给我?
  太子说:“大哥,你知道我爸爸是干什么的吗?”
  我笑了一下,我说:“如果说不知道,那就有点没意思了,我知道你爸爸是干什么的,他在缅甸有五十多坐矿,有两万多的私人武装,算是一方霸主吧。”
  太子笑了起来,说:“他就是个毒贩。”
  对于太子的话,我有点惊讶,我没想到他居然这么说自己的父亲,而且好像还很愤恨一样,我说:“看来,我真的有点不了解你父亲。”
  “他不仅是个毒贩,还是个卑鄙小人,三姓家奴,说的就是他,谁给他好处,他就跟谁混,到处抢劫,无恶不作,更恶毒的事情是,他在矿区里,拿毒粉当工资,你说他该死不该死?”太子瞪着眼睛说。
  对于太子的话,我觉得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毕竟是他父亲,我怎么能说他该死呢?
  我说:“不好评价。”
  “哼,没什么不好评价的,我大哥在国,帮他销售百分之五十的货,被称为东马太子帮,已经被顶上了,但是我大哥聪明,用了很多办法把钱给洗干净,但是我二哥就没那么聪明,他跟我父亲在缅甸横征暴敛,赚了钱之后穷奢极华,养了很多不多,军队容不下他了,要打他,现在又要和谈,但是,我感觉他活不了多久了。”太子瞪着眼睛说。
  在我看来,老杂毛确实该死,他做的事情,我以前不知道,但是现在从太子这里听到老杂毛做的事情,简直令人发指,那有用毒粉当工资的?真的该死。
  我说:“那你的意思?”
  “瓜分我爸爸的财产。”太子咬着牙说。
  我听了,倒抽一口凉气,我说:“你真的是太子爷啊,居然要瓜分你爸爸财产,但是你的两个哥哥同意吗?”
  “我爸爸要是谈不下来,我二哥也会挂的,我大哥在国,想回来也很难,我二哥这个人很卑鄙,我主要的竞争对手就是我二哥,他这么多年来一直压制我,把我死死的压在瑞丽,无法到缅甸去,在这里,他不给我人,不给我枪,连钱也不给我,每年送来的原石,我卖掉了之后,他都会要金丝眼过来把钱都收走,严格的控制我的财力,我忍了很多年,妈的,现在终于到了我能出手的时候了。”太子愤恨的说着。

  我听着就皱起了眉头,我问:“那个阿庆,是你的摇钱树吧?”
  “是啊,阿庆是我的好兄弟,他对赌石有一手,很厉害的,我们为了逃避我二哥的耳目,我就把他看中的料子,便宜卖给他,然后他拿去开窗,赢了全部上缴回来,这么多年来,给我赚了很多钱,算是我的秘密金库吧。”太子说。
  我听着,就点头了,我说:“我断掉了你的小金库,难怪你要跟我拼命呢,但是他倒霉,是个不能办成大事的人,好色的人,永远会死在色字头上,那天他在我的店里调戏马帮大小姐,这口气,我是忍不了的,教训了他一下,没想到,你们居然报复到头上来了。”
  “哈哈,这件事是天大的巧合,那段时间打仗,缅甸没有料子送过来,所以阿庆就去北马那边收料子,他知道你们店出了不少的料子,就去收,谁知道他调戏了马帮大小姐,被你打了一顿之后,回来要我报仇,那时候刚好碰到王胜过来求我,他跟你也有仇,他跟他女儿要求我干掉你,两个人这么一撮合,加上我们两者之间本来就有历史仇恨,所以,我就动手。”太子说。
  我笑了起来,原来如此,真的是巧合,我说:“真的是不打不相识,那时候你可把我搞的心惊胆战的,以为老杂毛要在此灭了我们马帮,差一点,我就要除掉你了。”
  “噢,你真的有本事除掉我?”太子不可思议的问。

  我笑着说:“那天晚上已经见高低了,虽然你让我手忙脚乱,但是我想要你的命,就在十秒钟的时间内。”
  太子有点不服气,说:“哼,要是我在快一点,把你们堵在房间里,我让你们死在睡梦里。”
  我点了点头,但是可惜,他没那么快。
  太子又点了一颗烟,说:“过去的事都过去了,我觉得男人就应该往前看,大哥,你赌石,我觉得很神奇,比他妈的阿庆还要神奇,阿庆只是会开窗,见好就收,有时候还会输,但是你不一样,妈的,没输过啊,而且,这样的料子都能开出来,我真的很佩服你这种本事。”
  “经验而已,赌石多了,知道的也就多了,知道什么料子能开出来好料子。”我说。
  太子笑了起来,说:“大哥,别谦虚,以后,分一半,怎么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