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619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欧阳若晴敢肯让他亲自动手,忙摆手道,“不行,不行。你坐,你坐!”
  欧阳俊呢,见妹妹对这位司机大哥这么客气,他就把酒倒了出来。顾秋看到欧阳若晴妈站在旁边,也不敢过来坐,就招呼了句。
  “大嫂,你也过来坐吧,干嘛在旁边看呢?”
  大嫂?
  众人惊异地望着顾秋,顾秋这声大嫂,这是要把自己和欧阳若晴老爸他们搞成一辈啊!
  欧阳若晴也瞪大了双眼,不会吧?秘书长居然叫妈妈做大嫂?先不说这辈份,光是这称呼,总让人觉得秘书长的随和,不象在坐的郑局,架子端得老高,亏你还是亲家呢。
  欧阳若晴的嫂嫂很奇怪地看着顾秋,难道他们两个真不是什么男女朋友关系?
  顾秋这句话,的确让很多人释疑了,不再怀疑他和欧阳若晴的关系。欧阳若晴妈一脸尴尬,“没关系,没关系,你们吃吧,我还有事呢!”
  顾秋道:“这哪行?现在又不是封建社会,过来一起坐。”
  哎,这小子倒是行啊,一点都不把自己当外人。叔叔看着顾秋,心里犯嘀咕。
  婶婶皱起眉头,这人怎么一点都不知道礼数?郑局还没说话呢,哪轮到你做主啊?

  顾秋这句话,倒是让欧阳家父子在心里多了一丝好感。其实欧阳老爸也想叫老婆过来坐,可老婆不敢坐,怕自己上不了台面。
  欧阳俊呢,心里也这么想,却不敢吱声,怕老妈影响老丈人的心情。倒是欧阳俊老婆懂事,过去喊:“妈,过来一起坐吧,你一个人站在旁边看着,我们多不好意思。”
  郑局见自己女儿完全融入了这个家庭,他就在心里道,分明是个公主命,却把自己当丫环使。
  可这事情,毕竟是顾秋引起的,郑局就把矛头指向顾秋。当然,象他这种级别的干部,也不会动不动就发火,这种没修养的事他不干。
  就算是心里有一万个不满,也不要表现在脸上。
  他也就顺着女儿的话,“亲家娘,你就过来坐吧。”
  欧阳老妈紧张兮兮地在女儿身边坐下,一桌人刚好八个。
  那瓶五粮液,本来就没多少了,刚才喝了一轮,只剩下半瓶了。顾秋喝着米酒,看到欧阳若晴充满歉意的表情,顾秋笑了下。

  不料这一表情被婶婶看在眼里,她就在心里嘀咕,差点还被这家伙蒙骗过去了,我看他们两个分明就是有鬼。行,等我揭穿你们。
  婶婶望着顾秋,“若晴啊,你这位同事结婚了吧?”
  欧阳若晴哪想到婶婶问这种弱智的问题,不由皱起眉头,很是责备。而婶婶呢,看到侄女这表情,就更加幸灾乐祸了。
  怎么?不好意思了吧?捅到痛处了?真是搞不懂,人家都结婚了,你还跟人家眉来眼去的。难道这家伙有什么背景不成?
  想到侄女年纪轻轻,就成了省电视台的出镜记者,婶婶越发肯定,顾秋八成是哪个大官的亲戚,欧阳若晴的工作肯定是他帮忙搞定的,否则无法解释这一现象。
  想到这里,婶婶在心里越发得意,自己多么聪明啊?这么复杂的情况都让自己分析出来了/见欧阳若晴不作声,她又不死心地问道,“这位司机同志,你应该结婚了吧?”

  顾秋当时没反应过来,长这么大,还真没有人叫自己司机同志,不过他很快就意识到这中间的误会,笑笑道:“结婚了。儿子都十来岁了呢!”
  其实顾秋也只是表明,不要轻易误会自己与欧阳若晴的关系。可婶婶一听,反而乐了。儿子都十来岁了,还能把欧阳若晴搞到手,说明这家伙还是有点能量的。
  婶婶来了一句,“这位是区人事局的郑局长,你认识吗?”
  郑局抬起头,面带微笑,大家都以为顾秋听到郑局的名号,肯定免不了要恭维一番,哪晓得顾秋头都不抬,嗯了一句。
  郑局呢,等着顾秋象其他人一样,马上站起来握着自己的手,说什么久仰,你的大名如雷贯耳,原来是郑局长,失敬,失敬这样的话。
  哪知道顾秋竟然是这样的表情,敢情就是个二百五,根本不知道人事局局长权力有多大似的。
  叔叔看到顾秋这表现,急得头冒冷汗,这小子不会这么不上道吧?说两句恭维的话会死人啊?
  不作死就不会死,这家伙这是要找死的节奏啊!
  郑局见顾秋这表情,自然不悦了。
  心里也有气,盯着顾秋问,“你是哪个领导的司机?我应该认识你们台里的几位重要领导。”
  顾秋见状,就知道对方看到自己这表现,终于准备朝自己开火了。但顾秋并不准备接招,跟他们这些小干部摆谱,有什么意思啊?

  平时跟自己接触的,不是部级干部,就是市委一把手,市长这样的人物。区区一个人事局的副局长,他还是不放在眼里的。
  要不是因为欧阳若晴偏要拉着自己过来,顾秋相信自己跟这些人八辈子打不到一竿去。听了郑局的话,顾秋回了一句,“说了你也不认识,不提也罢。”
  什么?
  郑局气得就要暴走,猛地站起来,什么人啊?自己堂堂一人事局局长跟他说话,他这是什么态度?
  这个欧阳家都交的什么人,没有一点素质。
  叔叔见状,立刻站起来拉住他,“郑局,郑局,别跟他一般见识。”
  郑局的女儿倒是通情达理,“爸,你这是干嘛!”
  郑局气得一脸铁青,指着顾秋,“你……你……”
  大家看到郑局气成这样,只有欧阳若晴在心里暗笑,叫你平时装必,看不起我们家的人。现在你知道厉害了吧?别怪我没告诉你,告诉你吓死你啊!
  婶婶的表情很丰富,先是一脸惊讶,尔后又是那种幸灾乐祸的模样,这家伙还真狂妄,居然敢得罪人事局的领导,我看你不想混了。
  女人就是心眼小,为了让欧阳若晴落魄些,不抢了他们家的风头,她居然把正事给忘了。
  郑局可是真的生气,就在他准备暴走的时候,手机响了,郑局气乎乎的拿出手机,本来不想接的,看了眼后才接通了电话。
  “哦,我在亲家家里,对,对!啊,你已经到了?那我下来接你,我下来接你。”

  不知为什么,接到对方的电话,居然忘了自己刚才还在生气,脸色马上变得和善起来。众人在心里琢磨着,给他打电话的人,应该是比郑局更有身份的人。
  咚咚咚——郑局正要下楼去迎接,有人敲门了。欧阳妈妈起身去开门,郑局道,“我来,我来!”
  看到郑局亲自打开门,一脸笑意,“罗兄弟,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快,坐,进来坐!”
  眨眼的工夫,郑局就象换了一个人似的,喜笑颜开。
  门口进来的一位三十不到的男子叫罗谦,也是人事局的一名干部,不过听说很有京城背景,因此郑局经常跟他称兄道弟,两个好得就象一个人似的。
  罗谦本来也是一脸笑容,目光象贼似的溜达溜达打着转,四处寻找欧阳若晴的身影,猛然看到欧阳若晴旁边的顾秋,他的表情霎时僵在脸上,忙抽出手大步朝顾秋走了过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