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朋友的闺蜜醉酒后的荒唐事被她录像了,我该怎么办?》
第40节

作者: 唐家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11-17 11:21:39
  这两天更的有点少,因为涉及到了性的内容,遣词造句,把握度都要细细考量,反复斟酌。
  此书的两条主线,一个是导游这个行业的一些记录,这个好写,所以行文到这一块时特别快,所有故事都经历过或者身边的同行经历过,像讲故事一样很快就讲出来了,用词不准,文采差点都不是重点不影响大家听故事。另一条主线是性,我想解读或者和大家分享或者说交流的是性心理的困惑,性行为的改良和性道德的见解,写起这些一要担心过审,所以几百字提交,过了一章再写一章,于是慢了,还有考虑到书友们看书后引起的思考和阅读体验,顾虑多了就慢了,各位多担待。

  日期:2017-11-17 11:59:40
  人总是需要偶尔打打牙祭的,吃个大餐的,现实中许多成年人不能满足,不满意,鲜少去想着改变,宁可另开炉灶,不成想许多人是换的伙伴越多,对比越多,感觉也越糟糕,抛开道德层面的东西,就这身体体验也是无端地给自己造成困扰。有道是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应了穆莎的那句话,无论我到了哪里,无论我和哪个女人在一起,我都会忘不了她,单纯从感觉来说,无疑和穆莎比较起来,其他的人的都稍逊,穆莎的阴谋是成功的,我知道,无论什么时候只要她一叫,我必定沦陷。没有定力去拒绝。

  现在的我在和小严在一起,无疑也是在实施这样的阴谋,无论到了任何时候,我都将是她摆脱不了的牵挂。
  让运动更舒服,体验更放飞些,环境、心情、方式、套路的更新都是必要的,最伤人最令人崩溃的行为就是按部就班,一成不变,像完成作业一样,两个字:乏味。久了会有怨气。
  日期:2017-11-17 14:02:06
  持续的能量储存带来的是难以想象的爆发,我被小严压着头,差点窒息,小严放开我时,自己也像要休克了,这让我想起癫痫发作的病人。此刻,给小严一个世界她也不会换。
  但我想,我需要十头牛她也会给了我。还要赔上家里的牛。
  这个故事不妨在这里插一小段:大概意思是讲一个人牵了十头牛,路过农庄,农妇打了这十头牛的主意,骗此男做男女之事,关键时刻,女制止男,将说好的一头牛价钱调至十头牛,男无法,遂女人愿。
  十天后,男办好事返,见十头牛被喂得很好,又提出要给钱办男女之事,这回男人不像前回,只弄得女人到了关键时刻,男人停下来,女受不了,求男续,男要求免费,女允,男而后又停,女急,求男续,男要求十头牛,外加她家一头牛,女允。
  十头牛的故事完结。
  日期:2017-11-18 14:16:53
  客房里的灯光很暗,我把身体扔进床上,连开灯的欲望都没有。一点白光从没拉严实的窗帘射进来,清冷地照在床头柜上。我的心情沮丧到极点,刚刚还躺在这里和我缠绵的女人现在却舒舒服服地躺在别的男人身边,居然笑得出来,想起穆莎的笑容我就愤怒,那么灿烂得无上限的笑,看他们在一起的样子哪里像她说的身在坟墓?如果真那么恩爱你还来找我干什么?
  “哒哒哒”门口轻轻地响起几声敲门声。
  “谁?”
  “先生,需要小姐服务吗?”尽管故意捏着嗓子说话,我还是听出了是穆莎的声音。我从床上一下弹了起来,爱与恨只是穆莎在与不在的距离。
  “不要,已经有了”我说。
  “我给你们送红牛来了,吃了好有力气继续”穆莎又敲了几下门。
  “那么开心还能想起我来哦?”我拉开门,酸溜溜地说。
  日期:2017-11-18 14:47:26

  “就喜欢看你吃醋气鼓鼓的样子,那是剧情需要你知道吗?我的傻小子”穆莎的笑没心没肺:“手机关机了你知道了吗?我要看珍珠呢,都还在餐厅等着呢,我猜想这个时候的你应该是在这里独自悲伤了”
  “我才不独自悲伤,这不,正准备打电话给昨天晚上的妈咪呢,反正今天挣的钱可以叫好几个了”说起手机,我赶紧在包里翻出我的诺基亚,给它换上一个新电池。诺基亚滴的一声重新亮起灯,显示有两个未接来电,分别是穆莎和张雅娜。
  “好了,时间宝贵,不要把它浪费在怄气上,楼下拿个珍珠项链不能超过二十分钟的”穆莎伸手过来抱我。因为在餐桌上喝了酒,此时的穆莎脸上的潮红让她显得更为楚楚动人。
  “你这磨人的大妖精,这么贵重的东西你不需要仔细挑选吗?再加十分钟”所有的怨气在这一刻烟消云散,在漂亮的女人面前我是没有任何抵抗力的。我狠狠箍住穆莎的腰,让她和我贴得更紧,我用上了当年打擒敌拳的力道。
  “你个疯子,你弄疼我了,”穆莎喘着粗气。
  我只有在弄疼穆莎的情况下,感觉到她的存在,“就要让你记住我”穆莎的胸软软的,这是哺育过孩子的状态,我粗鲁地把脸埋进她的胸前,牙齿把她咬的直叫唤,穆莎用小手拍打我的头,“轻点,疯子,你都要咬掉它了”
  而我任性地不理她,穆莎拍打我的力气变得越来越微弱,我也要让她要死要活的一次,让她和姓刘的在一起时也不能忘记我带给她的快乐。
  穆莎像溺水的女人。
  我再也不顾着穿雨衣了,“我就是要霸着地盘,让姓刘的没地方下手”我恨不得把全身都融进穆莎的身体里。我恶狠狠地说。
  “不管他了,就让你霸着,让姓刘的见鬼去”穆莎顺着我的话。哪怕是天崩地裂,也顾不得了。
  穆莎整理好裙子,脸上的潮红还是像刚才酒没醒的样子。
  穆莎的电话铃声清脆地响起来,“珍珠项链拿到了吗?怎么去这么久呀?”这是姓刘的声音。
  日期:2017-11-18 14:56:42
  “刘总家里人,有空也帮刘总的大事小事跑跑腿,这次刘总家的小公子生病,刘总太忙走不开,都是我跑去协和医院找的人帮看上的”这就够了,很多分公司的头还不一定知道刘总家的门朝那边开,我就可以带着他孩子满世界跑了,谁知道这是真假,但至少他家有公子这点家事我是知道的,我可不敢告诉他我是她老婆的情人。

  八竿子打不着的人把自己和部委某人搭上关系那是北京人的套路,聪明如我,一学就会。模糊点,找对那感觉就是,没有人去较真核对这些东西的,都要这样,骗子根本就无法下手了,那么多的案列,骗子抓住的就是人的这种盲目崇拜不轻易得罪,或许还希望自己沾点光的心理。
  北京管这叫门清,在B城这叫上道。
  日期:2017-11-19 00:54:27
  在最美的时间碰到了对的人,这是件多么幸运的事情,但在这个世界总有一些交集略迟了些,总有一些爱稍晚了些,交集了,爱了,我们将何去何从?
  日期:2017-11-19 02:16:06
  我们不会再是爱人,因为我们无法背负彼此的从前和将来;我们甚至不能是恋人,因为相恋是那么自私,它要求我们都是彼此身边和心中的唯一;可谁没有过刻骨铭心的过往呢?那么我们做朋友吧,可是这个恶俗得在一个饭局都可以听到无数次,沦落到名字的前缀的关系亵渎了我们的情义;于是我们想到做亲人吧,无私而亲密,我享受这样的感觉,而没有血缘没有名分的维系,我们难免会放任个性,无限索、取而最终失去对方。小严说,我们还可以做仇人,是的,做了仇人就可以彼此放下再无牵挂,身边的很多人不正是这样的吗?可是女人呀!我们轻轻拿起,那么美好,何须可以放下?

  我说,我们还是做彼此的恩人吧,相互温暖,各自成全。
  日期:2017-11-19 07:58:47
  “好呀,你是要买东西还是吃宵夜呢?”我想多了解点对方的要求,自己做个准备。必要时让地接导游帮忙。毕竟是别人的地盘。
  “找个发廊…”梁领队说的很自然。并没有觉得和我这样一个陌生人说这些不合适,这语气当然不是要去洗头或者理发。
  许多的发廊不理发这种情况大家都心知肚明,像我这领队一出门第一天就直奔主题也是不少见,我纳闷的是,这人档次看起来不至于是这样的。怎么也该找个桑拿中心呀。发廊的消费群体是民工为主要对象的。

  哪怕你带一个回来也好,大不了我让半天房子出来。
  日期:2017-11-19 08:46:47
  “我先进去,半小时后这里碰头”梁领队和我在发廊门口告别。我要去买点零食过去越南,上也一次的经历告诉我,这里不做准备,到了那边是会挨饿的。
  “好的,梁总,半小时后见”这人真的太直接了,不过三十分钟是不是太快了,从头到尾这么多工序。
  梁总径直往亮着粉红灯光的发廊走了进去。里面顿时有抬高了音量的莺莺燕燕的声音。看起来多么温文尔雅的人,也有这么龌蹉的一面。人真是个复杂的动物。
  我紧走几步,把这声音抛在脑后。
  我只是没有想到,十年导游生涯,这是我最危险的一次经历。现在想起来都后怕。
  危险来临时,你根本没有任何察觉。而后惊出一身冷汗。就是这种感觉。
  这个团,我到底经历了什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