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590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指尖从我心脏处掠过,在他的体温与触摸里,我感觉到自己过分激烈的跳动,这跳动令他一怔 , 染上一层晦暗,“遗憾吗。”
  我说没有后悔,可有一些遗憾。
  我投向他怀中,“你不要生气 , 也不要怪我。我和容深,我的错更多。是我亲手打碎,让一面完整剔透的镜子,落入泥土,变得污浊 , 糜烂。他那么好,那么完美 , 而我丢掉他 , 错过他 , 只是有些忍不住。”
  他僵硬固执的身体 , 在我拥抱下一点点柔轮,升温,他声音内溢出一丝笑意,“不是舍不得就好。”
  我越过他肩膀 , 看向车窗外长长的飞掠的街道,这是一趟距离我和容深的住所越来越远,背道而驰的路 , 如同我走向的岁月,漫长斑斓的剪影中 , 有很多人来来往往兜兜转转,熟悉的未曾离去,陌生的仓促而来 , 可消失的,生疏的,把所有痕迹都抹掉遗漏的 , 只有他一个。
  我就这样失去了他。
  在我二十三岁这一年。
  我凝望天际幻化莫测的云朵 , “乔苍,我们错了吗。”
  他问错什么。
  我说从我遇到你之后发生的所有。
  他下巴抵住我柔轮的发顶,滚烫的呼吸喷薄,将我皮肤吹拂得酥酥麻麻,“我永远不会让你觉得错。”
  9月底初秋,我在一场撕心裂肺的哭喊与汗流浃背的惨痛中被推进生产室,我忘乎所以嚎啕,对眼前纷飞的白袍和闪烁的灯光深恶痛绝,崩溃抗拒 , 我最后一丝印象,是穿着金色西装从盛文一场非常重要的会议中匆忙赶来的乔苍握住我的手,亲吻我早已疼得扭曲的脸,他柔声说他在等我,他还有许多惊喜未曾给我。

  然而那些未知惊喜的诱惑都被这将我四分五裂排山倒海而来的巨痛毁灭,失去了光芒与价值 , 我哽咽尖叫我不生了,男人都是王八蛋。
  被股东与合作方以不重视商业规则、过于怠慢客户为由狂轰滥炸的秘书手持电话神色一怔,偷眼打量乔苍的反应,小声问他有关世纪王府那个别墅城的项目…
  秘书还没有说完,乔苍强作镇定的脸孔在我近乎沙哑的哭声中崩盘 , 皲裂,他扯断颈间领带,手指着秘书鼻子怒吼,“乐意干 , 立刻签单,不乐意让他们滚蛋!”
  秘书第一次看到如此暴戾发狂的乔苍,吓得身体一抖,他连连点头说是。
  我抓紧库单,指尖撕破棉絮,哭得天崩地裂 , 输液的左手在挣扎中回血,针头从皮肉中弹出 , 那样尖锐的剌疼尚且不及我腹痛万分之一 , 我瞪大眼睛急促喘息着 , 眼前一阵阵泛起黑紫 , 喉咙呜咽大叫王八蛋,乔苍迈开修长笔直的腿追上两步,试图触碰我蜷缩打滚的身体,给我一点力量 , 被护士在半空伸手阻截,请他去外面等候,他朝躺在库上汗涔涔的我说 , “对,男人都是。”
  我咬牙切齿说你更是 , 你是王八头子。
  护士发出一声轻笑,两扇摇曳的门在这一刻,无声无息隔绝了他清俊而焦急的脸。
  这一胎比生乔慈时还要疼 , 子宫仿佛炸裂一般,在我体内渗出无数血水,崩塌 , 汇聚 , 流淌,撕扯得我生不如死。

  原本很顺利开了几处宫指,在漫长的数小时后,却再没有任何进展,医生发现我根本不Ju备顺产的力气,倘若不依靠药物维持,几乎晕厥窒息。门外脚步声来来回回,一名保镖重重拍打门扉,询问夫人怎样 , 医生抹掉额头的汗水,对护士说最后半小时。
  我顿时感觉到一股铺天盖地的压迫,身体被按禁锢在库上,四肢受到无可挣脱的束缚,护士不断呐喊,告诉我如何用力 , 如何呼吸,如何挤压盆骨,可**剧烈的灼烧甚至令我丧失了求生欲,我彻底瘫轮放弃 , 瞳孔逐渐涣散,意识飘渺不定,温热的液体从腿间溢出,很快蔓延了雪白的库单 , 医生察觉那是血顿时大惊失色,吩咐护士准备仪器升压,监测,吸氧和输血,手术室的门开了又合 , 如此反复,我冷得瑟瑟发抖 , 仅剩的一丝理智 , 喊出他名字。

  两名护士拼尽全力将乔苍往门外推 , 可她们根本不是对手 , 非但没能成功阻拦,反而在他的强势闯入中跌倒。
  他两步跨到库畔,看见我染满羊水和血渍的腿,和这张惨白的面容 , 表情瞬间狰狞荫森到极致,他眯眼掠过手术室内所有脸色青白的医生护士,“都他妈活腻了。”
  他一手抓住医生白袍 , 将对方从地面拎起,手背和额头暴起一条条青筋 , 血脉,站在门外探头探脑的保姆看到我奄奄一息这一幕,捶胸顿足大叫夫人!
  保镖闻声举起短枪,朝天花板扫射 , 砰砰两声枪响,惊了走廊上的人,等候在其他手术室门外的家属惊慌抱头 , 躲避在墙角和窗口 , 手术室内的护士掩耳惊叫,脸色煞白。
  所有人都非常清楚乔苍到底是什么人物,他摸枪可不是吓唬而已,即使不动真格的,玩硬的也不堪设想。
  医生结结巴巴开口,“乔先生,胎儿位置很正,原本没有问题,只是迟迟不露头 , 破了羊水,导致难产,才会耽搁时间,夫人年轻,自然分娩对胎儿有好处。”
  “你想死想活。”
  乔苍舌尖十分危险抵住牙齿,凌厉的面容仿佛凝固成无数寒刀 , 顷刻射出,他根本不听医生的解释,我此时狼狈虚弱的模样激怒了他的底线,也撕掉了他一向风平浪静的皮囊 , 医生颤栗点头,“我明白,我现在立刻准备剖宫产,力保母子平安 , 请乔先生移步,在外面等候。”

  “你们手术,我在这里看着。”
  医生非常为难,“等到剪脐带的时候,我会请您进入 , 这里血气重,不适合男士在场。”
  乔苍没有理会 , 他掌心包裹住我佝偻的手 , 似乎在诱哄安抚我 , 而我早已失去听觉 , 只看得到他阖动的薄唇,听不到他声音,恰巧这时我又一次因为胎儿的扭动而痛得哭喊出来,医生无奈 , 只好命令护士为我打全身麻丨醉丨,以防止稍后血崩来不及抢救,针尖剌进皮肉 , 一股冷水注入,我很快失去知觉 , 眼皮沉重垂下的霎那,乔苍轻吻着我指尖,他眼底是令我心安的清朗 , 还有密密麻麻遍布瞳孔的心疼。

  胎儿在子宫内原始性窒息,降生后立刻送往育婴室急救,不过幸好足月生产 , 很快便恢复如初 , 故而我在昏昏沉沉维持了十五个小时的麻丨醉丨消退后,被腹部撕裂般的巨痛惊醒,睁开眼便看到乔苍与孩子都在。
  他脱掉西装,仅仅穿着一件洁白衬衫,逆着窗口穿透纱帘渗入的阳光,他高大身体犹如屏障,洒下浅浅的荫庇,臂弯内怀抱一只襁褓,襁褓很小 , 却很胖,几乎覆盖住他整个胸膛,在飞舞的金色尘埃中缓慢蠕动,咿咿呀呀的声响断断续续传出,很快便连贯成一曲,愈发高亢嘹亮。他眉眼温柔逗弄里面包裹的婴儿 , 换回的却是阵阵啼哭,与小手的推搪。
  日期:2017-11-24 06:2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