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188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话音未落,何志章就冲到了他的面前,扬起蒲扇一般的手掌,左右开弓噼里啪啦的打了起来。一边打,还一边骂:“草你***关晓乐,老子今天不弄死你,就随了你的姓。”
  可怜的关晓乐,年龄比何志章大了一大截,身高也比人低了一头,现在猝不及防下,被何志章骑在身底,一顿暴揍,险些失了南北。
  从关晓乐进了政府工作开始,只有他揍人的份,从来可没被别人揍过。乍一遭遇突袭,想要防守反击,还真是有点不适应。待看清是何志章在对自己施暴,心里立刻就凉透了。

  关晓乐凭什么只揍别人,别人还不敢还手,那是因为他是常务副县长呀。可是何志章和他一样,也是副县长,不但如此,你是常务副,人家还是常委呢。当职务旗鼓相当不相上下的时候,那就应了前辈的一句话:“狭路相逢勇者胜。”
  啥是勇者,还不是拳头大敢拼命。关晓乐没有何志章的拳头大,又骑了人家的老婆,正是心虚体弱的时候,哪里还有底气拼命呢。当下立刻举起了白旗,跪地求饶:“志章老弟,今是我喝醉了酒,犯了糊涂,就饶老哥这一次吧。”
  何志章道:“放你的屁,你喝醉了酒?我看未必。你俩的话,我可听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呀。原来早就设下了圈套,想引我入瓮呢。”
  关晓乐道:“老弟,误会呀,冤枉啊。我和秋菊是有点不清不楚的,可是那孩子可是你的呀。”可不是吗,人家关晓乐的家伙带探头呢,能看的出来孩子向谁。
  一提孩子何志章更生气了,他狠狠给了关晓乐一记老拳,骂道:“放你妈的屁,那孩子随便是谁的,也不会是我的。再提这茬,老子现在就弄死你。”
  关晓乐被揍急了,尖叫着道:“何志章,你小子想要我命啊?为了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你至于吗?再者说了,她可不是你的老婆呀,我玩玩怎么了?”
  关晓乐这话说的对呀,秋菊可不是他何志章的老婆,想和谁上床他何志章可管不了。但是事实却并非如此简单。因为秋菊曾经信誓旦旦的在关晓乐的面前保证过,要给他生个带吧的儿子,将他们何家的血脉一代一代的传下去。
  所以即便秋菊不是他的老婆,却被关晓乐这么一搞就搞断了何家的血脉,你说这个问题严重不严重。所以何志章依然要揍关晓乐。

  关晓乐这下急了,他央求道:“老弟,你就别动手了,再打我就扛不住了。这次我错了,我一定会弥补你的损失。只要你能消气,啥条件你尽管提吧。”
  何志章也觉得打的够本了,这才从关晓乐的身上站了起来,他冷笑着对关晓乐道:“要什么,我就要你名字前面的常务俩字。”
  这下关晓乐也急了,他怒哼哼的爬了起来,说道:“别的东西,你要啥我给你啥。就是这两个字,我给不了。不过你要有本事,就尽管来拿吧。”
  何志章冷笑一声再也不去理他,转头去寻秋菊,却没发现她的身影,想必是趁着二人打架,偷偷的溜走了。何志章也不问她,叫了司机回家去了。
  何志章和关晓乐一次简单的“邂逅”,很快就被传到了街头巷尾,让大河县老少皆知的,妇孺俱闻“孕妇门”事件。至于事件的本来面目,也由原来的纯粹的偶遇,演变成了何志章捉奸。
  捉着捉着,就有人提出了新的观点。他们说,这秋菊不是何志章的,何来捉奸之说呢?应该是争风吃醋,这才大打出手。围观的人,大声叫绝,果然是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呀。
  新观点刚被称赞,更新的观点立刻被推了出来,有人详细的列了一张表,从富春生开始,一直到陆清明,谁谁谁都和那个叫秋菊的女孩子有一腿。据说秋菊的肚子里就怀着四胞胎呢。

  于是有人就问,那四胞胎是谁的?周围的人就说,这还用问,指定是一人一个。消息灵通的就一个一个拿着手指头数了起来,那消息不灵通的,就到处央着人,问完了之后,就砸吧砸吧嘴说,真他妈乱啊。可是那心里却想着,我要是领导多好呀,也可以去辉煌潇洒一下。
  人就是这样,嘴里说的铿锵有力,正义凛然,可是心里却是千变万化,思虑万千。无论是阴暗,还是正义,总要在利己的一面过上一遍。就这么简单的一过,立刻就会变了味道,改了方向。
  即便是有再大的私心**,只要你能控制住它们,只是在脑子里面娱乐一下自己,那么恭喜你,你不是猥琐的人,你是一个高尚的人。
  而那些整天穿的西装革履,搽胭抹粉,人模狗样,私下里做着阿臜的丑事,还指责别人说,看你个损色,一看就是鸡肠满肚,坏水一锅的人。这种人,才是真正的龌龊,才是真正的险恶,真正的无耻。不仅因为他的道貌岸然,更因为他的理直气壮。
  正义凛然的是于向荣,思虑万千的也是于向荣。他认真的盯着眼前的何志章问道:“你想清楚了?”
  何志章铁青着脸,严肃的道:“无论如何,他关晓乐必须给我一个交代。最好的交代就是他那常务让给我,我就当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当何志章对关晓乐说这话的时候,关晓乐是不在乎的。老子的职务是老子拼死拼活干出来的,为了一个娘们就想让老子禅让,老子愿意呢,组织愿意吗。可是当何志章郑重其事的向于向荣提出来的时候,于向荣不能不慎重对待了。
  如果这话不是何志章说的,而是班子里的任何人,包括富春生,于向荣根本就不屑一顾。可是何志章是谁,是他老于的嫡系呀。更是踩着他和关晓乐的脚步,一步一步走上来的接班人啊。
  为什么这么说,那我们就要从何志章同志进了县城,当城关镇的书记时说起吧。那时候何志章不但接过了关晓乐的书记,还将他们旧城区改造的一屁股烂账都接了个干净。
  不算于向荣和关晓乐之前销毁的,隐匿的,摆平的,就是后来何志章经手的那些烂事,就能将大家都炸成粉末。到时候驾鹤西游犯不着,但是把牢底坐穿有希望。

  于向荣叹了一口气,说道:“为了一个女人,至于吗?”
  何志章痛苦的道:“这是一个女人的事吗?不是,这是对男人的侮辱。这世间还有比这更大的仇恨了吗?没有。所以不管您同不同意,我一定会让他关晓乐受到应有的处罚。”
  这问题刚问出口的时候,就让于向荣想起了半年前的那一幕。陈九江衣衫不整的从黎志玲的房间里出来,不顾他的伤心,不顾他的愤怒,一个小鞭腿就将他扫倒在地。
  他陈九江扫倒的不是大河县县委书记,更重要的是,扫倒了于向荣的威严,也扫倒了于向荣的男人尊严。
  即便如此,他于向荣又怎么了,不还是宽宏大量的原谅了陈九江,让他安然颐然的当着副县长吗。
  于向荣很想现身说法,用自己的痛,熄灭何志章的火。可是那劝慰的话,怎么也出不了口。不但如此,他心中隐隐有了一丝惺惺相惜的味道。
  日期:2018-03-28 06: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