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426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霍泽面色微变,随即嘿嘿冷笑,道:“好小子,真有你的,一句话点中了老夫的穴道,也好,这次就放过那小崽子,车上的东西你别动,咱们就这么说定了。”
  “就这么痛快?”李牧野有点怀疑自己听错了。
  霍泽笑道:“是你自己不知死活,一定要跟白无瑕那毒妇牵扯不休,连李中华都不过问,老夫何苦多管闲事。”
  霍森带人拖着便捷吊装设备过来,与他们一起来的还有鲁少芬和小恶来师徒。
  “李牧野,人已经给你带来了,老夫希望你能言而有信。”说着一挥手,命人将小芬和小恶来送了过来。
  李牧野关切的看着:“你们俩没事吧?”
  小芬眼含热泪用力点头,反问:“大叔,你怎么样了?”
  李牧野苦笑道:“这不也活的好好的吗?好不容易把东西抢来了,却给别人做了嫁衣。”
  小恶来道:“叔,我没用,又给你拖后腿了,师父要不是为了救我,自己完全能脱身的。”
  李牧野点点头,道:“她是你师父,护着你也是应该的。”又问霍泽:“我那熊儿子呢?”

  霍泽嘿的一笑,道:“你小子不说,老夫都把那小东西给忘记了,那可是个宝贝呀,你们不会喂养,这小东西只要用毒虫灵芝参果和蜂王浆养大了,再拿来**取胆,合药服下必定能益寿延年增强体力。”
  李牧野站在特工一号旁,用虎蛟骨刃轻轻敲着里边的玻璃器皿,道:“这玩意我看也不错,拿回去好好研究研究,说不定你也能学会流鬼国的养龙秘术,给自己弄个真龙天子万寿无疆什么的。”
  霍泽面色微沉,摆摆手,示意霍森派人把小红宝捉了出来交给小芬。
  “李牧野,这回咱们彻底两清了,这次老夫虽然利用了你,可也帮了你,至少没让刘长风的书稿落到东瀛人手里。”霍泽朗声说道:“山高水长,来日方长,今后咱们有缘再见!”
  码头上,李牧野目送霍泽兄弟登船远航。
  “现在通知阿纳萨耶夫先生应该还有机会把他追回来。”小助理提醒道:“至少可以逼他把刘长风的书稿吐出来。”
  “我不想过多麻烦那个……”
  海面上忽然泛起耀目的红光,强烈爆炸引动的冲击波扑面吹来,隔着十几里远仍催的人禁不住向后退步。
  小恶来惊声叫道:“叔,是他们的船,突然爆炸了!”
  李牧野面沉似水看着,点头道:“我也看得到。”

  小芬凝眉道:“这么大的爆炸威力,船上恐怕不会有活人了。”
  “霍泽应该没那么容易死吧。”李牧野不是很确定的说道:“以他的体术修养和敏锐感知,也许有机会跳海逃生,我记得霍静珊跟我说过,霍泽的水性极好,甚至能在贝加尔湖水里生活两天。”
  “就算他能活下来,那些书稿和那个什么死亡之神恐怕也没什么机会了。”小恶来不无遗憾的:“都是旷世难寻的宝贝呀,实在太可惜了。”
  “没什么可惜的,你们两个平安无事就够了。”李牧野眯着眼看着远方的火光,道:“咱们管理好自己的事情就够了,霍泽那个级别的争端还不是少搀合为妙。”
  小芬问道:“你要不要去跟阿纳萨耶夫见一面?”
  李牧野刚想说相见不如不见,却忽然发现来路方向有一排车向这边快速驶来。老远就看到第一辆车上挂着雅库特共和国的牌子,依稀正是阿纳萨耶夫的座驾。
  车子到近前停稳,阿纳萨耶夫匆匆下车,不理会左右,快步走向李牧野。

  四目相对的瞬间,李牧野皱了一下眉,阿纳萨耶夫则神情毅然。
  阿纳萨耶夫到了近前迅速仔细打量李牧野一番后,微微露出笑意,点点头,道:“不错,还活着。”
  李牧野同样点点头,道:“你看着也挺好的,狡茛敬春败了?”
  “可惜被他给逃掉了。”阿纳萨耶夫惋惜的:“仓促发动,明知道他手里有杀手锏,却还没来得及在福摩萨号上做手脚,终究让这老鬼子捡了条命去。”又反问:“霍泽兄弟已经走了?”
  李牧野点点头。
  阿纳萨耶夫看一眼小芬和小恶来,道:“可否让我跟他单独说几句?”

  二人不动地方,李牧野摆摆手,示意小助理带着小恶来上车等着去,俩人这才回到车上。
  阿纳萨耶夫又问:“那个死亡之神和刘长风留下的丹药和书稿也被他带走了?”
  李牧野诧异的反问:“刚才海上击沉不夜城商船的不是你派人干的?”
  “当然不是。”阿纳萨耶夫先是惊讶了瞬间,随即眼珠转转,神色淡然道:“我又不是诸葛孔明能掐会算,怎么会知道他们兄弟在这个时候从这里出海?”
  “那可真奇了。”李牧野挠头道:“就在你赶过来之前,霍泽兄弟乘坐的船在海上发生了严重的爆炸。”
  “你看清楚是他的船发生了爆炸?”阿纳萨耶夫眼中放光盯着李牧野问道。
  李牧野摇头道:“距离太远,那艘船几乎已经驶出地平线,爆炸发生的很突然,我们只看到红光,感觉到了冲击波。”
  阿纳萨耶夫微微沉吟,道:“也许是真的遇袭了,但也可能只是跟你耍了一招金蝉脱壳,通过你的嘴巴告诉我他已经死了,让我放弃把他留在鄂霍次克海的打算。”
  “那你是怎么打算的?”李牧野问道:“还要继续追杀他吗?”
  阿纳萨耶夫点头道:“当然,除非他有军方潜艇接应,否则,不管耍什么花招都不要想逃出去。”

  李牧野道:“我不知道你跟霍泽之间有什么过节,如果你是冲着我的原因这么做的,我希望你能收回成命。”
  “当然不只是这一个原因。”阿纳萨耶夫道:“还因为他是白云堂的敌人,有人许诺了重利要他的脑袋,我能办到当然会尽力去争取。”
  “是否方便告诉我,究竟是什么人给你的许诺?”
  一个不甘于平庸的人,可以抱怨生活的残酷和虚伪,但绝不可以因为敌人的凶残和狡诈心生埋怨。江湖路从来都是浪漫却容不下太多温情,指望敌人仁慈低能的人注定走不了太远。

  阿纳萨耶夫沉吟了很久才说,这个世界很大,有很多人,但真理只掌握在少数人手中。芸芸众生,莽莽江湖,不要说执掌乾坤点石成金,即便是有机会洞悉真相的人也是很少很少。霍泽绝对可以算是一个。可惜他得罪了一位掌握真理的人。
  李牧野猜测:“这个人就是白无瑕吗?”
  “现在知道太多对你没什么好处。”阿纳萨耶夫道:“你只要知道霍泽踏上了取死之道就够了。”
  “即便是今时今日的我也还不够资格知道?”李牧野微怒的神情看着阿纳萨耶夫,道:“还是说你觉得我还有机会回头?”
  “就算有一天你比我更强了,在我眼中也难说是个大人。”阿纳萨耶夫看着李牧野坚定的目光,微微叹了口气,忽然念道:“会当昆仑顶,莫入南海门,四海逍遥客,笑傲白云间。”

  “什么意思?”李牧野问。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