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姑娘》
第243节

作者: 时光之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怎么可能能让你这种老烟枪戒烟,还能露出这种笑的人,除了张总之外没别人啦,跟我有什么不好意思承认的?”

  心中猛然一惊,我清楚的知道,刚刚自己想的人是王雨萱想起的,一想起她,我就会难过,为我们那段短暂的感情惋惜,为她的坚强而心痛。
  我牵强的扯了下嘴角,错开话题道:“你毕业之后就要进娱乐圈么?”
  “呵,转移话题么?陈默啊陈默,你这演技还是这么拙劣。”
  “我可没转移哈,我就是对你表示下关心。”
  “得嘞。”
  她很调皮的按了下喇叭,等声音消散后,才对我说道:“那个圈子我早晚会进,但不是现在我想先出去走走,去感受下纳木错的风,去听一下大昭寺的钟声。这都是那个混那个人答应过的事情,他不在了,我只好自己去喽。”
  意识到自己无意中让她想起了往事,我有些愧疚,看着她的微笑,我越发有些心疼,偏偏想不出什么安慰的话来,只好附和说道:“有机会的话,我跟你一起啊。”
  “你?”
  “怎么,你嫌弃?”
  “你有那时间么?”
  “这东西,就跟你胸前的那道沟一样,挤一挤总会有的。”
  “去你丫的。”
  这里的天很蓝,空气也很好,气氛安静,阳光洒在身上暖洋洋的,很舒服。
  不过,这只是身体上的感受而已。
  心里的沉重,是语言无法形容出来的,到了这之后,林佳一就没再说过话,默默的向着埋葬着项小安的地方走去,我手里拿着在便利店里买的烟酒,跟在她的后面,同样没有言语
  墓碑上的相片,小安笑的很灿烂,眼神中的纯净,让人看了之后就不会忘记。
  有的时候,命运真的很不公平,那些肮脏龌龊的人还在活着,反倒是项小安这样纯净的人躺在这里,幸好,这儿的环境足够好,如果真的有灵魂,他应该会为自己的骨灰埋在这儿而欣慰吧?
  我打开了一瓶二锅头,喝了一口之后缓缓蹲下,将那瓶还未开封的放置在他的墓前,“小安,听佳一提起你了,你跟她说你很孤独,这不,我跟她来了。”
  我抬头看了她一眼,发现她只是站在那儿,默默的看着项小安的照片出神。
  心下叹了口气,我由蹲转坐,再度喝了口酒,“二锅头,红星的,听说你们北京爷们儿都好这口,给你带来了,暖暖身子,即便现在是夏天哈哈,对了,我还给你买了包中南海。”
  说着,我拿起了那包烟,拆开包装之后,从里面抽出了一支,吧嗒点燃,只吸了一口之后,便放在了项小安墓碑的前面,“帮你点着了,抽吧”
  随后,开始沉默。
  林佳一还是没说话。
  隔着两个世界,他们相视无言。
  世间最遥远的距离,就是明明爱着,却阴阳两隔了吧?
  “你不跟他说些什么吗?”
  我还是没能忍住,从地上站了起来,对林佳一劝说道:“他想你了,你也过来了,终究要说些话的吧?”
  “告诉他你来了也好”
  “他又不瞎,总会看到的。”
  我止住了言语,站在她身边,陪着她一起看向他的相片。
  不知道过了多久,林佳一终于开口说道:“走吧。”

  “这就走?”
  “不然留在这儿陪他?”
  迟疑片刻,我对她说道:“那你先去车里等我会儿?我再跟他聊聊。”
  林佳一点了点头,直接离开了这里,很洒脱。

  我差不多能理解她,她有很多话想说,但她又知道自己说了小安也听不见,所谓的他想她,倒不如说是她想起了他。
  长吁了一口气,我蹲了下来,将那瓶没开封的二锅头打开,然后倒在了小安墓碑的前面,“兄弟,别介意,佳一那丫头你是知道的我想你也能感受到她对你的想念吧?”
  我笑了笑,再度从烟盒中抽出了一支烟,默默地给自己点燃,“没人看,就咱哥俩了,我也陪你抽一颗说真的,我挺对不住你的,答应了帮你照顾好她,但在很多事儿上,都是她来关照我,没办法啊,谁让兄弟我在这四九城里狗屁不是呢?
  她今天说了要去西藏,我正好丢了工作,也他妈的丢了妞,没准儿我能陪她去呢,就当是替你照顾她了,你看成吧?
  有些事情她不愿意跟人提,但她绝对没忘真羡慕你们啊,感情那么深刻,也真为你们感到悲哀啊,偏偏阴阳两隔。”
  我重重地吸尽了烟,捻灭之后,拿起我的那瓶酒,灌了一大口之后,又将余下的,洒在了他墓碑前,“走了,我会帮你劝劝佳一的,不过你别报什么希望,她那臭脾气你也懂。”
  说罢,我看了眼他的墓碑,不知是不是错觉,他好像对我笑了。
  我回到墓园停车场的时候,林佳一已经坐在了那辆大G的主驾位上,跟来时一样,我坐到了她的旁边。
  见我上车,她没有说话,只是发动了车子,我不解的看向她,发现她又戴上了那个足以挡住半张脸的墨镜,让人无法看清她的表情
  “他一定会很开心的。”犹豫了片刻,我还是开口对她说道:“当然,前提是他看不见此刻的你。”

  “眼泪能擦掉,可会留下泪痕。”
  “有些话,说出来会好一些。”
  林佳一侧过了头,嘴角扬起一抹说不出几分嘲弄的笑意,“有些话,不说也会有人懂更何况,就算是说了,他能听见吗?”
  “你认为他能听见,就会听到。”
  对于此,我保持着很深的执念,即便我知道在这个唯物的世界中,不会存在所谓的残魂也不例外,我只是想让她放松紧绷在心里的那根弦,表面上,林佳一总是习惯笑呵呵的,让人觉得她很开朗,可她的内心又有多少人会懂呢?
  我之所以留在项小安墓前让她先回来,更多的心思,是想给她留出足够的时间独处。
  话,不说出来,她可以在心里说;但眼泪不能,对抗泪腺的滋味儿,我懂。

  对于她来说,我想只有宣泄出来才是最好的方式,现在看来,我还算了解她至于宣泄出积郁在心里的话,还需要我来旁敲侧击。
  林佳一没有说话,而是专注的看着倒车仪,将车子倒出来之后,打了下方向盘,驶出了墓园停车场,驶上了回到北京市区的马路。
  “回去之后有什么事儿吗?”
  我笑了笑,提议道:“喝两杯?”
  “二锅头都没喝好你?”
  “更多的,都被我倒了出去更何况,我现在还没吃饭,如果把那些酒都喝了,怕是你要送我去医院洗胃了。”
  “呦呵,听你这话音儿,是想我请你吃饭?”
  “我相信你会良心发现的。”我故作正色的说道。
  “成啊,我请客,你掏钱。”
  “姑娘,这样很容易没朋友的。”
  林佳一很爽朗的笑了笑,说:“我们不是朋友,是哥们儿,这话没毛病吧?”
  闻声,我怔怔地看了她半晌,才吐出来三个字:“没毛病。”
  回到市区的时候已经将近下午四点,林佳一将车子停到了一家名叫‘胡大饭馆’的馆子门前。
  她扬了扬头,“下车,这家的麻小味道不错,到时候配上一杯扎啤,简直就是一个字儿,爽。”
  我跟林佳一下了车,走进了这家店面很小的馆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