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1475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章子固定好之后,潇洒的启动了机器,我看着料子跟切割机的刀片摩擦之后,就拿出来一颗烟,张奇给我点着了火,我们就静静的看着,这块料子无论切出来什么,我都赢了,因为吴海已经出价一千万了,太子还算是信守承诺的人,输了,就是输了,我很乐意跟这种人打交道,耿直的人很容易控制。
  我们都在兴奋的等着,太子,我,张奇他们,每个人都在兴奋的等着,等着料子出结果,我看着王静,她坐立难安的样子,有点让人兴奋,大概,也只有她一个人是紧张不要出货的人吧。
  料子切了三十多分钟,我们就站在那里等三十分钟,没有人急躁,就在默默的等着,等着这块料子给人一种切裂的惊喜。
  第564章:凯旋
  我看着河岸上的灯火,听到快艇的声音在河面上疯狂的爆炸着,我知道事情不好了,张奇被人给抬着,朝着河岸走,我们站在河岸,看着河岸上的船一条条的朝着我们赶过来,我咽了口唾沫,船上有很多人,有十二艘船,月亮很明亮,我能看到船上的人,手上都拿着枪。

  我深吸一口气,我知道麻烦大了,我看着王静,他走到我对面,说:“太子傻乎乎的好骗,呈勇斗狠,你随便玩一玩,他就上当了,但是二公子不一样,你骗不了他的。”
  我看着王静,她有恃无恐,我笑了一下,我说:“你以为你赢定了吗?女人啊,找男人做靠山,能付出的就是身体,但是如果有一天,你的身体被男人玩腻了,你还能怎么样?我劝你,还是不要在作妖的好。”
  “哼,等你趴在我的面前,我让你像狗一样给我身体上所受到的任何一点污点给我舔干净。”
  我看着王静,船靠岸了,我看着船上的人,都是缅甸人,又黑又硬,他们手里都有枪,我看着他们,身后的人把我给包围起来,用人墙保护我。

  “三公子,我们是受到二公子的命令来的,他要求我们帮你,把敌人统统杀掉。”
  我看着一个带着金丝边眼睛的男人说着,这个人看着像是个斯文人,但是脖子上露出的纹身就说明他不是好惹的。
  “去你妈的,滚,这里没有你的事,回去告诉老二,老子的事,不用他管,这个贱人。”太子愤怒的说着,说完朝着王静的脸上就扇了一巴掌,把王静打在地上趴着。
  那个金丝边的男人看都没看王静,而是看着我,问:“你就是邵飞吧?我不为难你,留下你的命,我让你们其他的人走。”
  他说完,就端起枪,身后的人也都端起枪,我没有说话,太子直接走到我面前,背对着我,说:“往我胸口打,你要是不敢打,你就是龟孙子。”

  我看着太子,他很有种,我走出来,听到了一阵熟悉的汽笛声,我就笑了一下,我说:“你以为你们就能一定杀了我吗?把我们马帮当做什么?”
  他笑了一下,浑然没有把我当一回事,他说:“三少爷,让开,不要让我为难。”
  太子还想说什么,突然河面上爆出来一束明亮的大灯,巨大的光束将整个河面照亮了,我看着一辆巨大的货轮,甲板上站着很多人,我看着一只腿的杨瑞,他突然说:“都不准动”
  他说完,所有人立马拿枪,或许,他还不知道这个情况,当看清了情况之后,他立马动手,王静站起来,看着背后的货轮,她哭了起来,那金丝边的男人,也点头了,我笑了一下,看着货轮靠近,跟我们的货轮相比,他们的船,简直微不足道,我们站在货轮上射击,他们连躲的地方都没有。

  货轮靠岸了,我看着杨瑞下来,他让人把船放下,我说:“赵奎,带张奇走,让船医救他。”
  赵奎点头,几个人抬着张奇上船,其他受伤的兄弟也都陆续的上船。
  我看着太子,就站在我身前,一动不动,他的人挡在他的面前,把他好好的保护起来,我感觉到了太子的人对他的保护,这就是义气,虽然他们知道这个金丝边的男人对太子不会动手,但是他们还是挡在太子身边,害怕出现意外。
  我看着我们的人都上船了,只有阿福站在我身后,我说:“兄弟,我走了,回见。”
  太子背对着我,说:“尽管走。”
  我笑了笑,上了船,看着王静,我说:“我给你机会,一次,两次,三次,我不杀女人,但是,我会折磨女人,如果你一定要跟我斗的话,那就等着好了。”
  我说完,就踏上了小船,跟阿福一起,上了船,船只越升越高,我看着那个带着金丝边眼镜的男人,他说:“小公子,跟我们回去向二公子解释一下吧,否则,就算死,我们也要带点东西回去。”
  我听着他的话,觉得这个人阴险,他这是逼太子跟他们回去帮他们顶罪,因为他知道,只要他们动手,我们肯定要挨打,就算不会有什么事,但是难保会出现意外,太子越在乎我们,就越会跟他们走。
  果然太子二话没说,直接就上了他们的船,他看着我,我站在甲板上也看着他,我们两个没有人说话,而他把胸口的硬币拿起来,我也拿了起来,他在硬币上亲吻了一下,我也亲吻了一下,船开动了,我们两拨人,越离越远,直到在茫茫的河面上,再也看不到彼此。
  我立马走进船舱,看着躺着的张奇,医生在给他止血,又在问有没有型血,有好几个兄弟都过去了,准备输血,我就站在门口,看着脸色煞白的张奇,我的眼泪就不停的掉,杨瑞拉着我,说:“飞哥,血气太重,你出去吧,张哥没事的,你别看了。”
  我扭头走了出去,在外面的房间,我看着趴在床中间的赵奎,他背后的刀口有半尺长,虽然不是很深,但是皮肉翻卷,看的人心惊胆战的,船医在给他缝针,他的嘴角时不时的上扬,显然很疼。
  “张奇那个王八蛋怎么样?”赵奎问。
  我皱起了眉头,不知道该怎么接话,马炮说:“哎呀,肠子露出来而已,死不了的,妈的,等好了,老子还要跟他喝酒呢。”
  我听着马炮的话,沉默了起来,这次实在是太严重了,张奇还能不能爬起来,还是两回事,我没有说话,走了出去,吹着河面的风,看着对岸,瑞丽河跟缅甸只有几百米的宽度,很快就能到了。
  阿福走到我身后,说:“你做了件了不起的事情,五爷活着的时候,都没有做到,但是你做到了。”
  我唏嘘的笑了一下,我说:“牺牲的太多了,伤了多少兄弟,死了多少兄弟?”
  “死了十个人,伤了一百多个人,但是都值得,你为马帮的发展奠定了基础,你是聪明的人,用最聪明的方式,为马帮赢得了最大的利益,短短一个月,你搞定了珠宝街,又搞定了东马,我阿福这辈子只服五爷,现在多了一个你。”阿福认真的说着。

  我听着,就唏嘘不已,我眼睛湿润的看着对岸的光,我现在正的到了让人佩服的地步吗?我应该感到自豪吗?我不觉得,只是觉得累,如果男人所谓的上位,就是这样的感觉的话,我宁愿不上位。
  我宁愿跟我的兄弟没事去喝酒,一起赌石赢钱,一起玩漂亮的女人,我不在乎什么高高在上的权利,不在乎什么总锅头的位置,但是,我不想要的,都一股脑的塞进了我的人生里。
  日期:2017-10-23 18: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