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1474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看着背面的料子,就觉得奇怪,这块料子正面有癞点,背面有枯,这两种表现很难生长到一起,但是这块就偏偏生长在了一起。
  张奇看着料子,说:“飞哥,这块料子真的难看,你看着背后的东西,妈的,看着就像是起菜花似的,真他妈恶心。”
  我看着张奇,我问:“你长过菜花啊?”

  张奇听了,就一阵尴尬,说:“比喻,谁他妈长那玩意,我就是比喻知道吗?飞哥,这玩意不行啊,我感觉里面跟外面一样,都他妈是这种癞点。”
  我摇头,枯分硬枯和软枯两种,硬枯是风化轻微或没有风化作用的产物质地硬而显脆,易断裂,对绿色有较轻的危害,软枯疏松而显泡,可用小刀或指甲刮动,对绿色没有危害。
  这块料子就是软枯,对里面的料子没什么危害,我看着料子,满意的点头,这块料子的表皮表现非常好,有癞点,还有软枯,这说明,里面肯定是有绿色的,但是,就是不知道这个癞点是不是涨进去了,还要看看,这个绿色有多绿。
  我看着太子站在一边,没有说话,就是站着,看着我很稀奇的样子,看到我挑选好了,就说:“这块料子我送给你。”
  我看着他豪气的样子,就摇头,我说:“我有钱,我不喜欢别人送我东西,我喜欢自己赢。”
  说完我就看着王静,太爷也很满意的点头,说:“我喜欢你的脾气,好,料子我收一块钱。”
  我听了,就点头,从口袋里拿出来一个钢镚丢给他,他握在手里,紧紧的抓着,然后看着,说:“开吧,我看你怎么赢我。”

  我笑了笑,说:“张奇,这块料子的表现非常开,但是需要把表皮给刷了,一块钱的赌石,咱们也不能随便赌。”
  “知道了飞哥,赌石是个艺术活,怎么能随便赌?”张奇笑着说,说完就跟赵奎把料子抬到切割台,他拿着铁刷的头子上了电钻,然后开始刷皮,我看着他将表皮的一层都给刷的干净,很快,背面的软枯都给刷掉了,然后他又把料子给翻过来,继续刷皮,我静静的等着,他们也在等着,所有人都沉心静气的等着,如果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们是朋友呢,但是其实不是,我们是仇人。
  也只有赌石,能把仇人给安静的安抚下来,大家都能静静的等着开料子,这种气氛很难说,紧张压抑,但是也很兴奋。
  过了半个多小时,张奇终于把两边的皮壳都给刷干净了,我走过去,看着池子里的料子,张奇用水管冲着皮壳上的杂质,我拿出来强光灯,在上面打光,我一打光,就说:“看,白雾,这一层白色的雾,很浓,这说明料子的种非常的老,这块料子一定是自壁的老坑的料子,自壁是十大名坑之一,这个表现,一定能出好料子。”
  张奇有点惊讶,问:“为什么我没有听过这个坑啊?”

  “因为够老,够少,所以你没听过,但是可惜啊,这个癞点涨进去了,我害怕涨进去太多,万一里面都是这种黑黑的癞点,那么料子就坏了,有杂质,就不好看了。”我说。
  张奇点了点头,说:“杀一刀看看?”
  我点头,说:“贴着这个癞点的面切一刀,看看涨进去没有。”
  张奇点了点头,让赵奎把料子给固定好,然后开始下刀,我听着刀子摩擦料子的声音,就觉得很刺激,我看着太子,我笑着说:“紧张吗?”
  “嗯?紧张的应该是你,我无所谓,一个女人而已。”太子无所谓的说着。
  我听着就笑了,我说:“是吗?王小姐,看来你的高傲,并不是所有的男人都能欣赏。”
  王静没有理我,只是抱着胸,看着切割料子的现场,而吴海也在看着,他倒是没有什么表情,我笑了笑,就回头看着料子,料子很大,需要切十几分钟,我们就在旁边等着,没有人说话了,也没有人着急,就是等着,任由时间流走,把料子留下来。
  我舔着嘴唇,第一刀其实我没有抱多大希望,这个癞点看样子是涨进去了,但是涨进去多少,就很难说了,如果一整块料子都是这种癞点的料子,那么我这块料子就输了,料子不是很厚,三十多厘米长,十厘米厚,像是个芋头,切掉一厘米的皮壳,应该就能见真章了。

  突然,摩擦的声音停止了,张奇把机器停下来,然后用喷雾器洒水,把料子上的杂质都给清理掉,最后把切片给拿出来,用毛巾擦了一下给我看。
  我一看这个色,就很惊喜,但是心里也带着一丝失望,种水非常好,光是从切片看,就已经到冰了,晶体非常的细腻,有起胶的感觉,水头非常好,种水长,光泽很好,打灯之后,很透,飘花色,果然是出飘花手镯的料子,我看着肉质,从外进入内部色渐变明显,抛光不很容易起光,这种料子加分,抛光好的话,能到玻璃种。
  我用手捂起来,看料子黑暗之下的表现,种很老。我很满意,取其精华出飘色手镯牌子,配合好工艺,好创意,单件市场价值上千万的空间有。
  这么大一块,出手镯一箩筐,牌子一大把,但是唯一可惜的是,料子有癞点,这癞点涨进来了,可惜

  吴海过来拿着手电照射进去,又拿着放大镜,看了一会,随后说:“料子可惜了,无论种水,还是飘色,都是十分上等的料子,但是这个料子的败笔就是癞点,这个癞点影响了整块料子的等级,但是如果你愿意一千万出手,我们还是会要的,我们的师父能利用这些癞点做出一些东西,你们的赌约是一千万,只要你出手就赢了。”
  太子看着我,又伸手摸着料子,说:“料子很漂亮,如果是我的话,我觉得这些癞点无所谓的。”
  我摇了摇头,我说:“这些癞点就是败笔,看着不怎么影响,但是做成成品之后,就很影响了。”
  “只要你愿意出货,我们还是会收的。”吴海认真的说。

  我看着吴海,我笑了笑,我说:“我是个完美主义者,我宁愿输,也不愿意将就着把一块有缺点的料子出手,张奇,中间给我来一刀,如果涨进去了,我认命,如果没涨进去,料子可就不止一千万了,多的钱,老子请兄弟喝酒。”
  听到我的话,太子就拍手,说:“跟我一样,喜欢完美,不管料子你切赢还是输,你跟我的赌局都是你赢了,这个女人归你了。”
  我看着王静,我笑着说:“你确定能做主?”
  太子笑了一下,说:“她要是不跟你睡,我找一百个兄弟跟他睡,他要是敢跑一天,我让一百个兄弟每个人轮着睡他一天。”
  我看着王静,她愤怒的咬着嘴唇,但是没有反抗,没有抗议,只能无声的接受太子的决定。
  我笑了笑,挥挥手,让张奇开刀,张奇兴奋的把料子给固定好,我舔着嘴唇,很兴奋,王静啊王静,希望你的高傲能永远保持,真的想看看你被拔掉那层高傲的表皮之后,是个什么样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