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1473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听了我的话,太子很惊讶,说:“那还等什么,你快点开,我要看看,这块料子能不能上亿。”
  我笑了一下,我说:“你不怕输吗?”
  “一个女人而已,输了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能够亲眼看到一块上亿的翡翠开出来,则是不常能看到的事情,你也说了,要记住一块好的翡翠开出来之前的样子,这样才不会错过。”太子认真的说。
  我看着王静,她很愤怒,但是只是低着头不说话,这种女人,城府很深,不知道这个时候在想什么办法对付我,不过,在绝对权力面前,你是没有说话的权利的。

  我看着料子,张奇把料子来回反转着,说:“飞哥,你看,这边有癣,还要蟒带,会不会吃了?”
  我看着料子,张奇的话,我也很担心,一块料子的特点多是好事,但是同样也是坏事,料子有不少黑癣,癣是我们赌石的人叫法,其实这个癣是指翡翠表皮或内部见有黑灰黑色的斑块、条带等,癣的形状大小各异,这些黑色癣的主要矿物,因为这些黑色矿物与致色的铬离子有亲源关系,以及黑色矿物,癣内的铬铁矿源源不断地释放出致色铬离子,在适当的条件下使翡翠致绿,故癣与绿关系密切。

  所以一般有癣的料子,也经常会出色料,但是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情,赌石的人都知道,”黑随绿走”、”癣吃绿”等。但有癣不一定有绿,有绿不一定有癣,要看癣的生成环境与时间,与癣内是否有铬元素的存在等因素。
  这是我爸爸研究的结果,但是在赌石圈,把这种结果叫做死癣与活癣,在生成翡翠的过程中及以后的多次地质运动、多次的热液活动中,有铬元素释放的地质环境,可使翡翠致绿。这时不一定有癣,癣与绿关系不大。
  若癣与翡翠共生,有利于铬元素释放的地质条件、热液活动,癣内的铬不断释放致色,当地质环境改变时不利于铬元素释放致色时,终止致色,就会产生黑随绿走的现象,称活癣。
  这些东西都是我爸爸研究的经验,但是都是干巴巴的研究经验,没有什么灵活的运用可能性。
  我看着料子上的癣的部位,伸手摸了一下,上面有很多小瘤一样的疙瘩,我皱起了眉头,我看着开窗的深度,不到一公分,很深了,我说:“可能是过度色,你啊,把这个带癣的部位,给我切片,大胆切,把过渡色给我切掉。”
  张奇听了,就点点头,拿着料子,固定好,就开始切片,我可以断定,这块料子的皮下一公分左右,是没有绿色的,但是这块料子的癣是活癣,肯定有肉的,哪些瘤子就是个验证。
  这就像是造玻璃瓶一样,当溶液要固定的时候,拉丝的时候,你不能留下一个平整完整的平底,而是肯定会留下一个带丝的线条,这个线条会慢慢下坠,然后堆积,形成一个小疙瘩一样的肉瘤。
  地质运动也是这个结果,这个肉瘤,就是证明他是活癣,癣与绿之间的关系是非常复杂的,癣与绿相互包容不易分离,或者癣与绿逐步过渡或界域分明,又或者绿与癣相隔一段距离、各方单独存在的三种。
  有时癣旁有”松花”显示,这指示其内有绿,但其内绿有多少、形状实无法判断,这块料子有癣有松花,没有色是不可能的,但是有多少就不确定了,这就需要赌。

  我看着张奇推着料子,很小心,我沉住气,虽然我分析了很多,但是能不能赌赢,还是要看最后切开了是什么样子。
  王静跟太子也都紧张的看着,太子或许只是紧张开料子而已,从这里我可以看的出来,这个太子虽然霸道,但是也没见过赌这么的料子,而王静或许已经是热锅上的蚂蚁了,就等着锅开,她下去送死了。
  料子虽然但是还是切了十分钟左右,张奇把料子一切两半,我没有紧张,心里很笃定,就是呼吸有点急促,兴奋造成的,不管怎么样,赌石都是会让我兴奋的,那种感觉就像是某种东西因为冲动要溢出来一样。
  张奇把料子冲水,拿给我看,我一看,就喜上眉梢,果然是活癣,里面的料子是绿色的,瓜皮绿带着阳性,糯化开了,种水达到了两分水,很干净的冰种料,我拿着手电,打在料子上,看着晶体,晶体还是很细,水头非常好,光泽也很好,就是切了一片,里面的颜色与情况就全部出来了,我看了一下,出四个手镯没问题,一只手镯,八百万不是问题。
  可惜料子虽然是金丝种,但是只到冰,并没有达到玻璃种,糯化开了虽然很漂亮,但是这个颜色有点淡,只有瓜皮绿,如果颜色在俏一点,这块料子上亿不是问题的,差了一个等级,就差了五千多万。
  我把料子给王静看,我说:“漂亮吗?”
  王静瞪着我,点点头,我笑了一下,说:“料子是金丝种的质地到冰而且糯化开的料子,有四只镯子位,八百万一只镯子是稳当的,光是镯子就是三千多万,加上牌子之类的边角料,四千万是稳当的。”
  她看着我,深吸一口气,说:“你输了”

  我笑了笑,我说:“又没说只赌一块,是不是太子?”
  太子很兴奋,说:“是啊,没有说赌一次,今天,你只要在我店里赌赢了五千万,我就算你赢,但是,你说这块料子价值五千万,就价值五千万吗?哼当然不能由你说的算,我找珠宝街的人过来收料子,他们是瑞丽珠宝行业最公正的,可以吧?”
  我点了点头,说:“请他们来估价吧。”
  我说完就看着王静,她身体有些颤抖,太子没有多说什么,就去打电话,他很兴奋,或许亲眼看到上千万的料子开出来也是第一次,而且,好像很期待我继续赌下去一样。
  我把脸贴到王静耳朵边,我说:“真的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对我有那么大的敌意,但是不要紧,你讨厌我可以,我会让你更讨厌我的。”
  我看着王静憎恨我的样子,就笑了笑,剥开一个女人的内心,实在是有点兴奋。

  第553章:赌人
  料子的表现当然不是人工所做的,都是天然形成的,这种表皮也是一种表现,我看了很久,有点不确定是什么表现。
  我蹲下李,摸着皮壳,似一种燃烧过的木柴,有点像是钟乳石一样的东西,但是颜色是黑色的,我用指甲在上面扣了一下,突然扣掉了一块,说软的,我皱起了眉头,难道是枯?
  枯只是形容表皮表现的一种术语,也是一种表现,这种表现有好有坏,枯不同于癣,也不同于癞,是绿色在过渡期间分解出来的不纯杂质,主要成分是氧化铁。
  枯不与绿色混杂,也不同癣和癞共存,常常是单独出现在老种石、嫩种石及新种石上,有的在皮上可以看见,有的夹杂在底章内。

  枯对绿色的危害不大,当遇到断裂时,绿色能越过裂隙继续发育,而枯则停滞不一前,形成裂外生长,一般裂烂多,绿色零乱的块体多见有枯,所以人们常说“有枯就有色”,可赌性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