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618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看顾秋,同样是因为老婆的一句话,侄女带个男朋友回来了?做为叔叔,他心里还是非常关心这些晚辈的,只是不敢表露出来。
  看到顾秋比欧阳若晴大了不少,他就皱下眉头,有种痛不欲生的感觉。自己的侄女这么出色,竟然让这小子给拱了?
  想想都肉痛啊!
  要是侄女找一个有靠山,有背景的,说不定自己还能顺着往上爬一阵啊?
  欧阳若晴的父母,原本就是老实人,看到两人进来,他们没有多想。女儿是家里的骄傲,也是台里的名人,带个同事回来没什么的。

  可婶婶一喊,两人就警觉了。
  什么?男朋友?
  两个人的心,象被电击了一样的那种紧迫。
  但是老两口也不敢多说什么,欧阳老爸更是想,凭什么自己儿子能娶人事局长家的女儿,就不许别人追自己的女儿?

  虽然人家年纪大,条件或许不如女儿,但感情上的事,谁又说得清楚?到底还是老实人,转眼间心里已经反反复复好几个念头。
  这毕竟也只是一种自我安慰的想法,他们从内心里讲,还是有些心痛的,只是这种想法,同样不敢表示出来。
  欧阳若晴一听婶婶这话,当时就瞪圆了美丽的大眼睛,不满地道:“婶婶你乱说什么?这可是——”想到顾秋刚才自称同事,显然是不想把身份抖了出来,她这才道,“我们台里的同事。”
  同事?孤男寡女跟到家里来的同事,还真不多见。有人偏爱往那些牛角尖里钻。
  欧阳俊见了,立刻站起来,饱含警惕地看着顾秋。人家到底进家门来了,欧阳俊递过一支烟,“你是若晴单位的同事?我怎么没见过你呢?”
  顾秋看到欧阳若晴家里这么多人,心里就打起了退堂鼓,可看到欧阳若晴一脸歉意的表情,顾秋还真不好就这样走了。
  接过欧阳俊手里的烟,顾秋道:“嗯,我们见得少。”
  何止是见得少,根本就没见过面。所以欧阳俊顺口说了句,“你是单位的司机吧?”
  司机?
  欧阳若晴急了,就要辩解,哥哥这是什么眼神啊?挑老婆是个内行,看人怎么就不上道呢?
  欧阳若晴正要说哥哥几句,顾秋的目光望着她,欧阳若晴心里一阵紧张,秘书长这是什么意思?好吧,那我就不说了,只是让你委屈了。
  本来想请秘书长好好吃一顿,真的没想到会碰上这些人,唉!

  顾秋呢,一脸笑意,顺着欧阳若晴的意思点点头。司机就司机吧。
  欧阳俊听说顾秋只是个司机,自然没怎么太在意。不过还是招呼顾秋,“师傅,坐吧!你们来得正是时候,我们刚刚开喝。”
  既然来了,顾秋也不跟他们客气了,坐吧!
  不过,我先去洗个手再说。

  于是他问洗手间在哪?
  欧阳老妈正要说话,欧阳若晴很主动,很积极,“我带你去!”
  看到两人走洗手间走去,众人有点惊愕。同时也在心里怀疑,这男的真是司机吗?欧阳若晴有必要对一个司机这么客气?
  其实,令他们惊讶的还在后面,两个人进去之后,当然,洗手间的门没关。欧阳若晴怪不好意思地道歉,“对不起,我真没想到家里是这样子。”

  顾秋道:“我又没怪你。”
  欧阳若晴紧张地拍着小胸脯,“那改天我再好好请你吧,今天就委屈你了。”
  顾秋心道,还改天,我可没这么多时间陪你。
  看到顾秋不作声,欧阳若晴就一直看着他的表情,递过一块毛巾,“你还是有意见,只是嘴上不说。”
  顾秋说没有,我肚量大着呢。

  欧阳若晴噗呲一声笑了起来,客厅里的人听到了,又是一阵惊讶。感觉欧阳若晴跟这司机很不正常。
  郑局则在心里想,呆会我问问这家伙什么来路,如果是有妇之夫,今天你就死定了。
  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郑局对顾秋有点看不顺眼。或许是男人的妒忌心作祟吧,象顾秋这年纪的男人,还能跟欧阳若晴这种小女生这么亲密,任谁看了都会打心里不爽的。
  欧阳若晴对顾秋自然很客气,拉开椅子,“坐吧!”
  顾秋道:“你坐,你坐!”

  见两人这么客气,众人心里更加怀疑。婶婶暗道,还说不是,分明就是早勾搭上了。
  想到这么漂亮的侄女,居然找了一个大自己十几岁的男人,而且这个男人还只是个给人开车的司机,她顿时开心无比。
  欧阳若晴看到众人惊讶的目光,自然明白他们误会了什么,可顾秋毕竟是堂堂的秘书长,自己又岂能因为这些人的看法改变自己的意愿?
  桌上只有一瓶酒,还是叔叔拿过来的。
  换了平时,叔叔是万万不可能这么大方,拿出珍藏的五粮液,更由于目前这种局势,送礼的人渐渐少了,自己掏钱买五粮液的可能性不大。
  要不他肯定把家里的两瓶五粮液全部拿出来。
  欧阳若晴道:“爸,家里没酒了吗?”
  欧阳老爸根本不好意思开口,家里倒是有酒,可那是米酒。米酒只能自己留着喝,哪好意思拿出来招待贵宾?
  欧阳若晴见老爸这模样,就看着老妈,“妈,家里没酒了吗?”
  老妈挺不好意思的,“有是有,不过都是米酒。”
  顾秋听了,“米酒好啊!高度酒喝了容易上头,对身体伤害也大。”
  旁边人听了,果然是个土包子,象五粮液这样的高档次酒,根本就不上头。
  叔叔马上道,“米酒哪能给郑局这样的领导喝,档次也太低了点。”婶婶来了一句,“若晴,那就让你同事喝米酒吧,如果他不嫌弃的话。”同时在心里在鄙夷道,就他那样,给他米酒喝还算是给面子。
  欧阳若晴郁闷死了,她当然知道婶婶这人,一向都是嫌贫爱富,看到普通群众,她经常给人家脸色。要是碰到象郑局这样的领导,她就厚着脸皮贴上来。
  顾秋又是何等人物,婶婶一开口,他自然就明白了,这人是个势利眼,当然,顾秋也不能跟她一般见识。
  他对欧阳若晴道,“别让你爸为难了,来点米酒吧!”
  欧阳若情心里一阵感激,秘书长这人好体贴,没有一点架子。
  你看那个嫂子他爸,人事局的副局长而已,根本就不把自己父母放眼里,今天也不知道他发什么神经,跑到家里来吃饭了。
  欧阳若晴哪里知道,自己父母为了这顿饭,整整愁了三天。都不知道该怎么招待为好,这才请教了叔叔。
  叔叔和婶婶一听,两人屁巅屁巅跑过来蹭饭了。
  欧阳俊起身,提来了一桶米酒,二十来斤的桶子。欧阳若晴立刻起身给顾秋倒酒,顾秋说,“你搬不动的,我自己来吧!”

  日期:2018-03-27 18: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