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185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照你的意思,我这是为了大河的发展做出的奉献了?那我还有什么必要上方呢?那这么一来我的仇,我的恨,都不用报了吗?”窦嫦娥被陈九江说傻了,明明是受了欺压,反而成了奉献了。
  陈九江点着头道:“是呀,不单是上方。只要是解决不了问题的事,都无需再做。”
  窦嫦娥刚想发火,突然就听明白了陈九江话里的意思,她问陈九江道:“那你说,什么是可以解决问题的方法。”
  陈九江不答反问道:“什么是问题?是你的赔偿款,还是搞倒于向荣呢?”
  这句话问住了窦嫦娥,事情的开头是赔偿款的问题。可是住了几次看守所之后,她的人生目标就变成了搞倒于向荣。但是现在当陈九江问她的时候,她也犯了糊涂。
  很显然的,那二十多万的拆迁款,可比扳倒于向荣简单的多。且不说能否拿到,即便是真的能顺利获得,那么之前受的屈辱呢,是不是就一笑了之了呢。
  对于窦嫦娥来说,这还真是一个艰难的选择。所好的是,陈九江并没有真的要她说出心中的答案。
  陈九江接着分析道:“拆迁款的问题,之所以迟迟不能帮你解决,是什么原因,自然是因为于向荣一直在台上。当初吕栋梁书记在的时候都解决不了,现在他当了书记了,更是没有人敢给你解决了。”
  其实解决窦嫦娥问题的最佳时机就是吕栋梁在的时候,只要他说一句话,根本就不会有后来那么多的问题,可是他为什么不解决,这里面可隐含着不少的深意。陈九江不想去想,怕把别人都想的坏了。陈九江更不想对窦嫦娥说,因为即便是你说了,她也听不懂。
  “所以要想解决钱的问题,还是要先扳倒于向荣,只有于向荣下了台,你的问题才能得到解决。可是凭你的力量能吗?显然是不可行的。”

  窦嫦娥道:“我是没有办法,但是你陈县长一定是有办法的,只要你相信我,告诉我,哪怕是去滚钉板,我都愿意。”
  陈九江摇了摇头,苦笑着说道:“事实上是,我也没有办法。”
  窦嫦娥是不相信的,她说道:“怎么会呢,你若是一点办法没有,你会被选上副县长?”
  这是个简单的道理,只要有点脑子的人都会想到,陈九江之所以能顶着于向荣的炮火跑步前进,定然有于向荣不得不服软的道理。
  陈九江道:“有些事情和你说了,你也不懂。县长是什么?虽然不是封疆大吏可也是主宰一方的土地老爷。自古就有人说‘破家县令,灭门令尹’。什么意思,你若不懂,就去百度一下吧。我一个乡丨党丨委书记,险些家破人亡,更何况是你呢。别说你现在是没有什么证据,若真的是有了证据,只怕大河县你都走不出去。”
  陈九江这么说,窦嫦娥才知道自己一直以来是在悬崖上骑马,在钢丝上遛圈。即便如此她还是相信陈九江必定有着什么样的高招,可是陈九江自此之后就闭口不语,再也不发一言。

  不知道是陈九江的话吓住了窦嫦娥,还是窦嫦娥真正的体验到了现实的残酷。自她从省城回来之后,就再也不提上方的事情。推着她那抬破旧的缝纫机,又做起了缝补的工作。
  为此陈九江很是高兴,他专门联系了城管,为窦嫦娥建了一间铁皮小屋。如此一来,窦嫦娥更是彻底的改了风向,她满口的感谢政府感谢党,感谢书记给我阳光。
  陈九江这一手真的震慑住了冯祥瑞,他逢人就说有文化真可怕。陈九江一趟火车坐下来,居然改变了一个顽石的思想。这是多么大的能力,多么大的成就呀。若是在古时候,说不定陈九江就是唐僧二号了。
  不过也有人认为这里面定然藏着什么猫腻。俗话说的好,事出反常必然有妖。大家都知道,这世上最难变的不是山崩地裂,海枯石烂,而是人的思想。
  尤其像窦嫦娥这样的人,更是咬定青山不放松,刀山火海视等闲。怎么就能为了陈九江几句轻飘飘的话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呢。
  更重要的是,她那拆迁款的事情,可是一分也没有着落了呀。她是被陈九江洗脑了,还是被闪电击中了脑壳,让她那顽石一般的脑子瞬间就变的比红十字会还要高尚了呢。
  所以说,这中间必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可是大家睁大了眼睛,等到了冬去花又开,春雨缠绵时,人家窦嫦娥依然纹丝不动的坐在铁皮屋里做着针线活。
  这下于向荣放心了,连带着他对陈九江的好感也多了几分。要说这小子除了乱搞女人,其他方面还是靠的住的。年轻人吗,搞个女人不是什么大问题,可是搞了老子的女人,那就是天大的问题了。若非如此,老子真的想好好的重用你呢。
  让于向荣高兴的,不只是窦嫦娥不再捣乱,还有一条从市里传出的消息。那就是市委为了健全班子,加强对各县区的领导,决定从下面的县里,增补两名书记进常委。而他老于,就是这两个名额的强烈竞争者。
  当消息还在萌芽中的时候,于向荣就已经在市里攻关起来。他跑到孟进书记的家中,对孟进书记汇报起了工作。
  孟进一直对于向荣都很有好感,他可是第一个投靠过来的县委书记呀,老子要是不帮助你的话,还能帮助谁呢。孟进拍着于向荣的肩膀说道:“小于啊,你放心吧,组织是信任你的。你只管放开手脚去干吧。”
  于向荣激动的说道:“孟书记,我于向荣不但会干活,还很忠心。请你检验我的忠诚吧。”
  不管于向荣拿出了什么样的诚意,总之孟进书记是真切的体会到了。也就坚定不移的支持起他来。
  相较于于向荣的春风得意,红光满面,陈九江最近就有点不舒服了。沈度书记终于还是回到了省纪委,而接替他的人居然是个女人。
  为了迎接新任纪委书记,县里隆重的召开了大会。陈九江不是常委只能坐在台下,静静的欣赏着台上的那朵美丽的鲜花。
  罗璇虽然故意剪了短头发,还是掩饰不住她那张清楚靓丽的娇颜。此刻的她看起来既漂亮又有韵味。
  她那明亮的大眼睛里,满含着笑意轻轻的在全体干部的头上滑过最后不经意的定格在陈九江的脸上。
  陈九江就觉得那眼睛里闪过的光芒像是一颗流星,射进了她的心里,害的他心惊肉跳,不敢抬头。
  陈九江坐在台下,心里琢磨着这娘们是谁呀,咋对我那么大的恨意呢?我一没抱你孩子下井,二没搞过你不给钱呀。
  正在陈九江逐行扫描硬盘想找出原因的时候,身边李红军轻轻的碰了他一下说道:“老弟,恭喜你呀,我看新来的纪委书记又看上你了。”一个又字,既贴切又实在。一下就切中要害,点出了陈九江和纪委之间的不解之缘。
  陈九江悄声的回道:“拉到吧,别提这么一茬。让谁看上不好,非要让纪委看上。你看看,领导那大眼睛可是博览众人,可不是风景这边独好。”
  日期:2018-03-27 18: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