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184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越是有车从大道上驶过,温莹莹越是担惊受怕,从里到外都紧凑的逼人。陈九江也越发的坚定卖力,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让这寒夜中的温莹莹,如那腊梅花一般,努力绽放,清香怡人。
  很快温莹莹就受不了了,她那尖锐有力的娇吟呼唤着陈九江发起最后的攻击。当陈九江想要发动最终的攻击的时候,谁能想到,从小路的对面就射过来了一束灯光,一辆摩托从陈九江的屁股后面就开了过来。

  温莹莹尖叫一声不好,一把推开陈九江,就钻进了汽车,陈九江坚挺的刚坐在副驾驶上,温莹莹就加起油门哄的一声将汽车开了出去。
  汽车一上路,贼心不死的陈九江就将手再次深到温莹莹的屁股上。温莹莹逃的急慌,连裤子都还没有提起,被陈九江一下摸了个踏实。她打掉陈九江的手,恶声说道:“都是你,害的我差点走光。还不赶紧帮我把裤子提上。”
  见老婆动了真怒,陈九江不敢违拗,只得照办。不一会,两个人到了家中,儿子居然还没有睡觉,正在沙发上陪外婆看电视。陈九江将儿子从沙发上抱了起来,狠狠的亲了一下,不想那小子还不愿意了,露出了哭脸,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陈九江拍了拍他的屁股道:“老子两天不在家,你小子就嫌弃老子。看老子不好好收拾你。”说完陈九江不顾丈母娘的反对,将儿子按在沙发上,从头到脚挠了一遍,直挠到儿子呵呵笑,才算罢手。
  温柔见孩子笑个不停,就伸手接了过去,对陈九江说道:“这么晚了,咱们宝宝也该睡觉了。你们俩也早点休息吧。”
  丈母娘抱走了孩子,可是为夫妻俩的夜生活是大开了绿灯。刚才还没尽兴呢,陈九江憋着一肚子的火。可是老婆也憋着一肚子的火,那火可和陈九江的不一样,陈九江的是*,老婆的是怒火。

  温莹莹手插着腰站在卧室门口,对陈九江道:“你自己在客房睡吧。”
  陈九江口中说着好,却一伸手将老婆抱进了浴室,洗起了鸳鸯浴。一通澡洗下来,温莹莹的心中那红色的小火苗也变成了粉红色。
  第二天早上,吃过了早饭陈九江这才晃晃悠悠的进了火车站。到了车上,冯祥瑞赶紧给窦嫦娥介绍道,这是分管信访的陈九江副县长。你有什么事情,只管跟他说,保证能帮你解决。
  窦嫦娥冷哼一声道:“姓冯的,我虽然老可是还没有糊涂,他一个毛头小子能扳倒于向荣?我算看透了,在咱们大河县所有当官的都一个样子,全都是官官相护,狼狈为奸。”

  听了她的话,陈九江也不和她分辨,而是笑着说:“窦大姐好,我来接你回家。”
  笑可是官员的基本素质,比商店里的服务员,和银行里的出纳要专业,要高深。因为无论是商店里的服务员,还是银行的出纳,他们面对的只有同一种人,那就是上帝,而官员每天见到的人可是分作三六九等,那么笑,也就变的笑意无常,深奥莫测。
  有些人在这方面天赋过人,比如高歌,他那脸上的笑,可真是达到了艺术的程度,同样是在笑,看在不同人的眼中就能解读出不同的含义来。
  陈九江的笑也很有特点,那就是真诚。任谁看了都会觉得亲切自然不做作。偏偏这真诚的笑,看在窦嫦娥的眼中就成了虚伪的代名词。她冷冰冰的道:“怎么,关晓乐再也受不了我了,换了一个小年轻来糊弄我?”

  陈九江笑着说道:“都是分工不同,可谈不上是糊弄。”
  窦嫦娥道:“什么分工不分工的?你们信访就是糊弄人,从来不想着怎么解决问题,不是推,就是托,实在不行就将人关到看守所。现在可好,我想去看守所也不给去了,不为别的,就因为我交不起那看守所里的伙食费。”
  听了窦嫦娥的话,陈九江一愣,他这才知道,原来住看守所还是要钱的呀。窦嫦娥一见陈九江愣住了,于是就说道:“怎么,新来的,是不是不知道我的故事,那我就给你讲一讲吧。”
  一听说她要讲历史,冯祥瑞就站了起来,他对陈九江说道:“陈县长,我出去走一走,透透气,你们聊吧。”
  冯祥瑞一走,窦嫦娥反而不说话了,她愣愣的看着陈九江一会,突然说道:“陈县长,我认识你,你是河西乡的丨党丨委书记。后来被于大乱陷害,差点免了职。我说的对吧。”
  陈九江笑了笑说:“我是在河西干过,可是并不像你说的那样被于书记陷害过。这都是以讹传讹,当不得真的。”

  窦嫦娥冷笑着说:“陈县长,你还是省省吧,你的事情和我的事情一样,咱们大河县有几个不知道的呢?你们当官的是怎么说的,叫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现在咱们都是于向荣的敌人,所以我们就应该成为紧密的朋友。大家共同拿起武器,同心协力一起扳倒于大乱。”
  陈九江还没有说话,秦长安就站了起来,他对陈九江说道:“冯局长怎么还没回来,我出去找一找他。”
  秦长安一走,窦嫦娥就说:“陈县长,现在没有别人了,就剩咱们俩了,有什么话,你可以说了吧。”
  陈九江道:“我大老远的跑来省里,就是要来劝一劝你,以后不要再上方了,好好的在家过日子吧。”

  窦嫦娥听了陈九江的话就怒了,她呼的一声站了起来,气冲冲的说道:“陈县长,你说的这叫什么话?我和于向荣之间仇比海深,恨比天高,凭什么你一句话放弃,我就放弃了?我本来以为你是条铁骨铮铮的汉子,可是没想到,你得了点甜头,就忘了往昔的仇恨。”
  陈九江急忙打断她道:“窦大姐,你知道为什么你上方了那么久,愣是没有人理你吗?”
  窦嫦娥气愤的道:“那是你们官官相护。”
  陈九江严肃的说道:“不对。你上下奔波,见的人也不少了,就像你说的那样,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于向荣是有一些朋友,可是也不是没有敌人,为什么那么巧,你一个他的敌人都没有遇见呢?”
  这倒是个问题,窦嫦娥从来没有想过,陈九江一说就让她为之语塞,她结结巴巴的问道:“这是为什么呢?”
  陈九江道:“你一直都想着于向荣亏待了你,可从来没有反过来想一想。于向荣这么做的深层次原因。为了旧城改造,改善老城区的生活条件,提升大河县的档次,难免就要动一些既得利益体,也就是你这样人的蛋糕。说小一点,这是为了于向荣的政绩,说大一点是为了大河县长远的发展。你说,如果你是领导的话,在大河县的发展,和你个人的那间房子之间,你会怎么选的呢?”
  “即便是为了大河发展,也不能牺牲老百姓的利益呀。”窦嫦娥可从来没有听过这样的论调,无能是支持她的人,还是那些接待她的领导人,可谁也没有为她推开过这样的一扇门。
  陈九江冷哼了一声道:“为了国家的解放,民族的自由,成千上万的革命先辈奉献出了他们宝贵的鲜血和生命。现在为了建设美好的家园,牺牲你一间屋,几十万,又算的了什么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