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1472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听到张奇的话,就走了过去,我看着料子开窗的地方,张奇只是在蟒带环绕的地方开了一个窗,这个窗口只有拇指盖大但是从窗口,我已经能够看到肉质了,很绿,非常的绿。

  我拿着石头,急忙打灯,灯一上,颜色立马就出来了,浓绿,浓绿的,绿的发油,而且胶质感非常的浓厚,但是我看到里面有点裂,这个裂有点像是蜘蛛裂,这个裂纹,立马让我有点揪心起来了,妈的,帝王绿是非常难得的料子,莫弯基倒是能开出来,但是很多帝王绿就是死在帝王裂上的。
  这个蜘蛛裂,就是很碎很碎的裂纹,这个裂纹就像是蜘蛛一样蔓延开,非常的细碎,我把料子给张奇,我说:“把蟒带给我扒完。”
  看到我的样子,张奇皱起了眉头,说:“飞哥,帝王绿啊,我看你怎么不高兴?”
  我说:“先扒皮再说。”
  张奇点了点头,我握紧了拳头,我这辈子,只开过一次帝王绿,那次是废料子之中,我坚持不懈开的一片,只有一片,那时候,惊心动魄啊,今天也一样,但是没有上次那么紧张,只是觉得可惜,惋惜。
  这块料子蟒带下面是帝王绿,从皮壳上看,根本就没有裂,非常的完整,但是谁知道里面能有蜘蛛裂呢?如果这个蜘蛛裂蔓延出去,那么这块料子就废了,帝王绿死在帝王裂上,命中注定的。
  但是可惜,这十公斤的帝王绿,如果没有裂,那么我的四亿也就够了,可能老天爷不给我这个机会吧,一定要磨我一会。
  “魏先生是吧?你运气这么好,居然开出了帝王绿。”
  我听到一个不是很标准的普通话,有点别扭的口音,这是外国人说中国话有的通病,就是咬文嚼字的劲与口音太重,我看着他,我说:“主要还是你的料子好。”
  他听了,就皱起眉头,但是随后就笑了,看来,这个太子还算是有礼貌,但是这个时候王静走过来,说:“魏先生?哼有意思,你马帮大东家,居然也改了名字,姓魏了,邵先生,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改名了呢?”
  我听着王静的话,就皱起了眉头,她的话里面有明显的敌意,而且,我也没有预料到,她会拆穿我的身份。
  果然,他一说完,太子脸色就变了,问:“他就是邵飞?”
  王静点了点头,太子看着我,脸色很严肃,说:“你很有种啊,居然敢来我们东马,看来我给你送的礼物,你并没有太放在心上啊。”
  我看着他带着杀气的眼神,就说:“来拜会一下你,我们之间有点误会,所以,我希望可以坐下来谈谈,化解误会。”
  “杀我的兄弟,杀我的合伙人,你知不知道,你害我损失多少钱?钱都是小事,但是兄弟是大事,阿庆是我最好的兄弟,他不单单会赚钱,还会帮我做事,你一声不响的,就杀了他,就是断我的左膀右臂,这个仇,我不会不报的。”太子冷酷的说着。
  我皱起了眉头,这个人还挺有义气的,我添了一下嘴唇,我说:“那你想怎么样?”
  “干掉你。”太子冷酷的说着。
  我皱起了眉头,我说:“你只是想要干掉我吗?”

  太子点点头,我笑了一下,我说:“好,那,既然你要干掉我,也说了前因后果,我也跟你说一下前因后果吧,我干掉阿庆,是他动了我的女人,也打着你们东马的名义要干掉我们北马,我们其实算来算去,还算是一家人。”
  “狗屁的一家人,你们马帮是中国人,我们是克钦人。”太子冷傲的说着。
  我撇撇嘴,说:“可以,随便你怎么说,但是我希望,要斗,我们就光明正大的斗,不要在搞那种小手段,很下流。”
  太子皱起眉头,说:“好,我就跟你光明正大的斗,我可以告诉你,我太子在中缅街就是老大,我会打的你心服口服,从今天开始,瑞丽,只有我们东马。”
  我看着太子,他很激动,是个愣头青形式的人,所以,身边才会有那么多溜须拍马的人,这种人过分的自大,所以,会输的很惨
  第551章:兴奋
  张奇开窗的声音不绝于耳,我看着太子紧张的看着,很着急的样子,或许,他比我更期待这次赌石,又或者是,他比我更喜欢赌。
  我看着张奇把料子冲水,突然,他叫了起来,说:“飞哥,你看,这个丝,是不是金丝种的线条?”

  他说着就兴奋的把料子拿给我看,我急忙把料子拿过来,看着开窗,窗口很只是把松花的皮给拔掉了,但是拔掉的松花皮下面的肉质,可是好的没话说。
  拿着灯,在窗口上打灯,我没有先看料子的那些丝丝线条,这些线条只是点缀,给翡翠加钱而已,而真正值钱的还是翡翠的质地与颜色。
  我看着质地,心里就很高兴,透过光感来看,料子的质地是非常好的,总体来说糯化的感觉有,起胶的感觉并不明显,晶体很细,水头非常好,光泽度也非常好,从窗口看肉质,偏瓜皮绿,底色略偏。
  我说:“看到了没有,糯化的料子,化开了,种水达到了冰,如果出满色牌子,无裂,无杂乱,配合好工艺,好创意,单件市场价值挑战过百万的空间有,出正常口无毛病,飘色的镯子,如果内部晶体质量可控,单只市场价值挑战大百万数的空间有,记住了吗?这就是好的翡翠原石。”
  张奇兴奋的点头,说:“飞哥,这料子咱们是不是赢了,多少钱能出手?”

  我笑了笑,看着太子,他很震惊的看着我,虽然脸上的表情还是很平静,但是已经放下来握着拳头的手,说明他的内心很紧张,而王静就更紧张了,有点来来回回的把自己的手抬起来,放下去,不知道该往哪里放才好。
  “你说的金丝,是什么?我并没有看到里面的颜色带着金色的线条。”王静紧张的问。
  我看着王静,她并不懂翡翠,我说:“金丝种,顾名思义,肯定带有丝!至于是什么样的丝,是金色的?或是横的?竖的?都不一定的,金丝种翡翠的形成很有特色,它的纹路别具一格,或鲜艳或浓郁的的翠绿色呈一丝丝状分布,有时这种丝为细条状,并且平行分布于镯身有时这些细条丝又杂乱分布,让人摸不着头脑有时丝又呈片块状,平行分布于镯身有时又会夹带着些许黑丝,与之相伴相生。”

  我看着王静,她一知半解的样子,而太子的目光,早就已经锁定了料子,我接着说:“总之金丝种最主要的一个特点便是其丝,相互间是平行分布的,用肉眼可以很清晰地看到翠绿色是沿一定方向间断出现的,而且这丝可粗可细,一般金丝种的水分有一分至一分半的水,呈透明至半透明态,质地细腻温润,裂绺棉纹较少,但是这块,达到了两分的水,到了冰,如果能到三分的水达到玻璃种,之开出来个满料,那么可就上亿了。”

  日期:2017-10-23 06:2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