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678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萧晋一点都不担心一个快六十岁的老头该怎么度过晚年,姓包的能做到副院长的地步,家里要是没有上百万的积蓄,他敢把头扭下来当球踢。
  不过是断了那老头儿继续捞钱的路子而已,他一点心理负担都不会有。
  解决了这最后一件事,他感觉一身轻松,站起来懒腰刚伸到一半,手机响了,是贺兰鲛打来的。
  “老板,我到医院了。”
  “来住院部803号病房。”

  挂掉电话没多久,贺兰鲛就到了。也不知是武者的感应还是什么,李战一看见他,整个人瞬间都绷紧起来,神色也变得凝重无比,反观贺兰鲛,依然还是那副生人勿近死人脸。
  “别紧张,这位是贺兰鲛,我的一条忠犬。”萧晋指着他对李战介绍了一下,然后又分别指指两个孩子,对他说:“那是我的两个徒弟,巫飞鸾和宋小纯。”
  贺兰鲛嘎嘣脆的就冲两人各弯了弯腰,唤道:“少爷,小姐。”
  巫飞鸾家里本就有忠心的家臣奴仆,所以只是见怪不怪的点了点头,宋小纯却吓了一跳,用力摆着小手说:“贺叔叔你好!你千万不要再那样了,小纯受不起的。”
  萧晋有点头大,捏捏鼻梁,对贺兰鲛说:“你愿意叫什么就叫什么,但是行礼这一道程序就免了吧!小纯说得对,他们还小,确实承受不起。”
  说完,他目光又瞪向巫飞鸾,沉声道:“臭小子,还不给老子滚过来叫人?”

  巫飞鸾见他真的在生气,哆嗦一下,赶紧小跑过来对贺兰鲛来了个九十度大鞠躬:“贺兰叔叔好,小子刚才淘气了,请您不要见怪。”
  贺兰鲛很不适应这种气氛,侧身让开了巫飞鸾的施礼,没有说话。
  萧晋抬手就在小正太的脑袋上抽了一巴掌,肃容道:“小鸾,你给我记住,‘忠犬’这两个字是师父与你贺兰叔叔之间的一个特殊符号,不代表他就是我的奴仆,你在你妈那里怎么当少爷,没人管你,但在师父这里,你就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晚辈,明白吗?”
  巫飞鸾最大的优点,不是他够聪明,而是他能分得清好坏,不会一味叛逆的不知好歹。所以,被萧晋这样教训,他虽然觉得师父有点吹毛求疵了,可还是乖乖的低头受教:“弟子记住了。”
  这时,床上传来宋小纯弱弱的声音:“原来不是贺叔叔,而是贺兰叔叔啊!”

  董初瑶和房代雪都笑了起来,严肃的气氛为之一扫而空。
  指指卫生间的方向,萧晋又对贺兰鲛说:“那里面的家伙身手不错,已经被我制住了,估计再有一个小时左右就能醒来。你先把他带回去看着,晚上我再过去。要是他反抗的话,你可以揍他,但要小心,他的内息很浑厚,虽不如你,但也相差无几。”
  贺兰鲛点点头,走进卫生间把那个之前被萧晋打倒的壮汉往肩膀上一扛,就大踏步的离开了病房,干脆的令人发指。
  “小雪妹子,怎么样?”萧晋望着房代雪揶揄道,“你不是喜欢酷酷的男人么?我这个兄弟可比你家战战酷多了,而且也更帅,要不要考虑一下移情别恋?”

  “呸!”房代雪啐了一口,抱住李战的胳膊道,“谁说我喜欢酷酷的男人了?我是只喜欢我家战哥哥的酷,别人的在我眼里都是装相!”
  事情全部解决,整个世界终于清净了下来,董初瑶和房代雪配合着萧晋逗宋小纯开心,病房里充满了小丫头快乐的笑声。
  值得一提的是,没过多久,孙阿姨又回来了。而且,如果之前她的态度是恭敬的话,那现在就是实打实的小心翼翼和战战兢兢,显然是已经从那个相熟的护士朋友那边了解到了事情的大致经过。
  别的不说,光是打了知府老爷的亲戚还一点屁事儿没有这一条,就让她感觉这屋里的几个年轻人都跟神仙一样。
  长得好看,有钱,有善心,还那么厉害,不是神仙是什么?小纯这孩子,上辈子肯定积了大德了。

  接下来,萧晋他们又陪小纯在病房里一起吃了午饭,然后才在小丫头依依不舍的目光中离开。
  在停车的地方与李战和房代雪分开之后,萧晋问巫飞鸾:“身上有钱吗?”
  巫飞鸾晃晃手机:“这里面有。”
  “那好,自己叫车去你巧沁师娘的公司,但是不准你再拉着她去给你买东西,下午乖乖的带她来看小纯,知道吗?”
  小正太不满的撇撇嘴,说:“师父,虽然我知道你是在心疼小纯师妹,可这会儿她都不在场,你能不能不要再动不动就训我啊?好歹也考虑一下我的感受嘛!”
  萧晋哑然失笑,伸手拨拉一下他的小脑袋,没好气道:“既然你都知道,那还这么多废话干嘛?赶紧滚,多看你一眼就来气。”
  巫飞鸾走了,董初瑶看着他气鼓鼓的背影,有些担忧道:“狗蛋哥,你是不是有点过了?再怎么说,他还是个孩子呀!”
  “放心!”萧晋微笑道,“那孩子最让我喜欢的地方,就是骨子里那点说不出的骄傲。因为聪明,他比同龄人要成熟得多,甚至连很多成年人都不放在眼里,自然也就不会把自己当小孩子一样看待,更讨厌别人把他当成小孩子。
  但是,像你、他的母亲、以及巧沁她们偏偏只当他是个小孩子一样百般疼爱,他的孩子本能让他贪恋这种感觉,理性上却又很排斥,这种矛盾他无法解决,就总是会下意识的耍些小聪明的恶作剧,试图以此来向我们证明他并不是个孩子,而且尤其喜欢针对我。
  因为别人总是被他耍到,只有我能轻易看穿他的小心思,也只有我完全不顾及他的年纪,对他呼来喝去的,就好像是在对待一个成年人一样。
  所以,你不用担心,他应该是很喜欢这种感觉的。”
  “可是,我看他好像真的很生气的样子呀!”
  “假的,那孩子如果真的生气了,你肯定看不出来。”萧晋开门让她上车,然后说,“这就像是我们师徒间的一个小游戏,他无时无刻的不想骗到我整蛊我,明明每次被我揭穿后都会受到惩罚,却还是乐此不疲,好像铁了心要在智商上压制住我一样。

  你信不信,要是我现在把他叫回来,然后向他道歉,他立刻就会哈哈大笑着说我输了?”
  董初瑶听得目瞪口呆,好一会让才无语的摇摇头,说:“你们爷儿俩还真是般配,都是变……”
  说到这里,她的脑海中忽然一闪,急急问道:“你跟巫雁行是什么关系?上过床吗?”
  “哈?”萧晋一脸的茫然,“我和她应该算是朋友吧,这还是在我正式收小鸾为徒之后,至于上床,我要是会瞒着你这种事情,那你现在肯定会坚信我只有你一个女朋友。”
  董初瑶眨眨眼,脸上露出恍然的神色,然后啼笑皆非道:“你没说错,那个臭小子真的是不放过任何一个能坑到你的机会。
  上午你不是一直都想知道我是因为什么而对你不满吗?原因很简单,在医馆的时候,我见你跟巫雁行的关系比较亲密,就想套一套小鸾的话,然后他就用一种特别无辜且完全没有责任的说法让我认为你和他的母亲是那种关系。”
  日期:2017-10-23 06:2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