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姑娘》
第241节

作者: 时光之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或许,我今天要跟你聊的也是这些罢?”
  “那这就算我们的默契了。”
  “嗯默契。”张瑶附和了一声,说道:“晚安。”
  紧跟着,她就挂断了电话。

  我可以确定张瑶不会就此入眠。
  我也很想再将电话回拨,告诉她,我刚刚脑子抽风了,我怎么舍得让自己的世界里没有她
  但我不能,因为我知道,我们之间的差距是巨大的,张瑶已经够累的了,公司、家庭、我,她每天周旋在这三者之间,就算是铁人,都能感到疲倦,更何况,我这个男人没能给她最为完整的爱。
  她受过伤害,所以她对待感情特别苛刻敏感,这些我明明都懂得,偏偏因为一些事情违背了誓言,日复一日的让她失望,张瑶有给过我机会,然而换来的,却是那种理直气壮的不解释
  这一刻,我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

  我真的错了,当初就该把对她的爱意掩藏于心,或者将她一直拒在心门之外,这样一来,我们至少还是朋友,每天都可以处在博瑞的总裁办公室里她这种女子,不是只要远远观望就好的么?就算是被人拥有,也不该是我这种男人。
  可命运,从来不会同意现实生活里出现‘如果’,我们在一起了,现在,我们结束了。
  短短几天时间。
  我们从面对彼此时的羞赧,走进了约会热恋;又从热恋迅速过度到了互相吃醋猜疑;在这个快要清晨的时候,我们分手了,跟所有情侣的爱情终结一样,该经历的都有经历。

  只怪时间太短。
  也庆幸时间太短。
  至少,我们都没有拖着,心里有关于对方的痕迹,还未经过时间的雕刻,很淡,早晚会出现第二个男人,将我从她的心里抹去。
  或许这是我对张瑶最后的温柔了。
  我不止一次的劝诫杜城,放手成全对于爱情来讲,完全就是放屁的话,因着爱一个人就要走到一起,然后扶持着度过余生,不论贫富而今,我用实际行动狠狠地抽了自己一巴掌,能想到唯一让她轻松的方式,就是放手。
  我笑了,路灯也暗淡了。
  天,就要亮了。
  东方的那抹鱼肚白边上,是一抹淡蓝,人们总习惯将这种颜色看作是忧郁,我却看到了自己,一个孤独的失意者,一个什么都没了的男人。
  我下意识的就要点一支烟,只是当我拿起空荡荡地烟盒之后才发现,最后的那一支烟,在我跟她通话的时候,就已经犒慰了我的神经。
  摇头一叹,我从地上站了起来,猛然间,头有些晕,我恍惚了片刻,才觉得自己踩在了地上,也许,我们的分开,让我从天堂回到了凡间,刚刚那几秒的恍惚,就是我坠落的过程?
  这般想着,我嘴角扬起了一抹笑,顺带着牵扯的伤口,有些疼。

  我没有理会开始咕咕抗议的肚子,心,我都已经亏欠了,也就顾不上胃了,于是,我回到了出租屋,开门之后,衣服都没脱,就把自己扔在了床上。
  “就让我好好睡一觉吧,最好是永远都醒不过的那种。”我喃喃的嘟囔着,闭上了眼睛。
  我们,在梦中是有未来的。
  世事岂能遂人意?

  这是王雨萱告诉我的话,我原本打算好好的睡一觉,试图以此来忘却痛苦,可总有人不会如我所愿,而这个人,就是告诉我那个大道理的王雨萱。
  脑子混浆浆的我,极不情愿地接听了不知道响了几遍的电话。
  “有话说,有屁放。”
  “我说师哥,哪来的这么大脾气,还生我气呢?”

  “大姐,我到家都四点多了,能不困么?”
  起床气,分手之后的痛,在这一刻全都涌上了心头,我没有顾忌她的情绪,骂咧着,“您倒好,也不看看几点钟就他妈给我打电话,咋?饿了?酒店里不是有早餐的么?”
  “喂你过分了吧。”
  王雨萱的声音从最开始的轻快变得有些委屈,她说:“你仔细看看几点了,我好心好意的想要请你吃顿午饭,结果上来就挨一顿骂,你丫这么小肚鸡肠,怎么不睡死你呢?”

  我闻声一怔,伸出左手揉了揉还未完全睁开的眼睛,瞄到床头的闹钟一看,也已经中午十二点半了想起自己刚刚对她的态度,我有些惭愧。
  “对不起哈我误会你的意思了,师哥这人起床气比较大,你别跟我一般见识。”我顿了顿,接着说道:“至于午饭,不用请了,你自己吃就成,我脑子现在还疼,我只想睡觉如果真能睡死,倒是遂了我的心意了。”
  “没怎么啊。”我很惊诧她的细腻心思,一句简单的抱怨,就被她听出了异常。
  “没怎么,就想死?”
  “嗨,随口瞎说的,死什么死啊,我还没看到你跟老王斗争的结果呢,放心吧,死不了。”
  “那也不成啊”王雨萱玩笑道:“你最少得给家里留个后再走不是?”
  “你这丫头,心思还真多成,等我结婚了,把儿子养大了,我再走,这总行了吧?”

  “这还差不多,你真的不吃午饭了么?我跟你说,我很少请人吃饭的,过期不候啊!”
  “不差你这顿饭。”我再度回道。
  “好吧本仙女要可怜巴巴的自己吃饭了。”
  “你是仙女,不能跟我这个凡人为伍,不说了哈,周公他闺女还在等我呢,再见了您呐!”
  说着,我就结束了通话。

  之所以抗拒跟她吃饭,不是说我有多困,而是我不想把我悲伤的情绪让她看到而已有些事情,是只能自己去承受的。
  这是张瑶教会我的道理。
  想不到,她也成了那个教会我成长的女人
  沉默与发声同等重要,沉默可能产生误解所以我需要说话。当言语将我推向歧途的时候,我又必须沉默,正如王雨萱约我去吃饭的此刻。
  现在的我,渐渐明白,最珍贵的事情应该最沉默。不用说给人听,也不愿掏出来给人看,放在心底,生怕言语扭曲它、空气氧化它日久月深,它终于变成了我的心血。

  于是,我跟张瑶成了人群中彼此不同的人。
  “又是一天,陈默啊,安静地沉默吧。你什么时候,才可以正大光明的在所有人面前,说她是你的女人呢?大概再也不会有这个机会了。是你自己,亲手将她推开,还真他妈的是个傻逼啊。”
  我对着空气自嘲,傻笑,在这个窗外阳光明媚的午后。
  夏日里的北京,午后的太阳总会很毒辣,即便是在屋子里,依然能够让人感受到外面的燥热我走到了窗子前,小区门外的那条马路,车海涌动。

  每个人都在为着自己的银行卡余额而忙碌着,不知疲惫,不顾燥热,只为了能留在北京,只为了可以拥有更好的生活,唯有我,什么都没了,失去了努力的方向,失去了坚守的意义。
  日期:2018-10-01 07: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