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姑娘》
第239节

作者: 时光之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累。”
  “那你就别让自己这么累啊。”
  “我们不一样家境,成长环境,这些都不一样。”
  我想起了项小安,那个很纯粹的富二代,他是那么的天真,只可惜命运对他太过不公平了一些叹了一声,我接着说:“真正的天真与纯粹,是需要金钱来守护的,同样的,爱情也是如此,没有物质的保驾护航,早晚会被柴米油盐所摧毁。”

  “那你觉得,你们之间的爱情,需要你为了物质去操心吗?”
  王雨萱总会在第一时间发现问题的本质,可惜她忘了,我是个男人这个事实“丫头,我是男人,一个有血有肉,有骨气的男人。”
  “你在现实这个问题上跟我大谈阔论,却不愿意接受现实?”
  我张了张嘴,终究没能说出话来。

  是啊,我一边告诉她这个孩子要接受现实,遵守这个社会的生存法则,自己却不愿意接受现实,非要给那些人,给自己的恋人证明,爱情我可以给,面包也能给,唯独,自身却一点作为都没有。
  “我困了,你走吧。”
  王雨萱本想着给我上一堂课,开始是好的,过程之中也有了一点起色,唯独,到了课程的末尾,我的固执,击垮了她。
  这或许就是她下逐客令的原因吧?
  回去的路上,我靠在出租车的窗子边上,想了很多,最后得出的结论却什么都没有,我爱着那个女人的同时,又不愿意接受这段爱情中存在的不对等。
  爱情,真的就是一场情逢对手的游戏吗?
  我开始不确定了,在王雨萱逐步击垮我的时候,我就动摇了,因为我持守着的这些东西,根本就无法在爱情里拥有张瑶。
  甚至,无法拥有任何姑娘。
  我有些痛苦的闭上了眼睛,无法从这种自找的疲乏中抽离出来,当我再度睁开眼的时候,是司机师傅提醒我到了目的地。

  用微信支付好车费后,我才发现,原来已经到了凌晨三点。
  这个时候的北京城,真的很静,也很孤独。
  我走在回出租屋的路上,很迷茫,路灯将我的影子拉的很长,它默然无声的陪着我,或许,也只有它能来陪我了吧?
  长出一口气,我蹲坐在了路边的基石上,我决定要在楼下迎接一场日出,来北京这么多年,我还没有好好的看过这座城市的清晨呢。

  我试图通过这样的方式,来迎接北京清晨的朝阳,反正回去也是托着疲累的灵魂瘫在床上,倒不如这样,蹲坐在昏黄的路灯下,孤独与影子陪伴偶尔还会有蚊子来证明我的血液甜美可口,至少这样,我还知道自己活着,不是吗?
  烟,我从王雨萱那里拿了回来,她没有阻拦,亦或是忘记了我答应她的那个条件,打开烟盒,我只有三支烟了,它们要陪着我从凌晨三点一直熬到清晨五点。
  长吁一口气,我抽出一支叼在嘴角点燃,淡淡的烟雾,在路灯下面是那么的虚幻,它仿佛在告诉我,这个世界本就是虚幻无常的,今朝有酒今朝醉才是最适合我的生活方式,可,当我吸进第二口烟的时候,我又会否定那个观点。
  生而为人,总要给这个世界留下些什么,来证明自己存在过,至少,要用心去爱,寻到一个可以相扶到老的女人,共度余生不然,孤独那个家伙,一定会将我所吞噬的,任何人,都惧怕它,更何况,我本就是一俗人。

  微微仰起头,我开始直视着正在散发光芒、照亮这个夜晚的路灯,它的下面,聚集了很多飞虫,它们围绕着它,不知疲惫的贴在上面,或许是为了感受这短暂的温暖,或许是为了留下什么痕迹,向这个世界来证明它们来过。
  我,跟这些飞虫何其相似?
  为了心中的那抹不足为提的小野心,奔赴了北京这座城市,每天都孜孜不倦的,想要寻找有关于生命的更多可能性至于结果,不过是徒留了一身的伤,然后在这样的夜里独自舔舐着伤口,借靠几根烟,一个不算漫长的夜,等待着它的愈合,最后在第二天的清晨里,拍拍身上的尘土,再度上路。
  幸好,我还有张瑶,大概,她是我在这儿坚持下来的唯一借口了。
  我重重地吸了一口烟,直至香烟燃到三分之二的时候才罢口,腥辣、变了味道的尼古丁,肆意妄为的在我身体里作祟,它让我变得迷乱而模糊
  微信提示音在这时响了起来,我很好奇,谁会在这个时间里想起了,王雨萱?很有可能,在我认识的人中,她是最不按常理出牌的那一个。
  我晃了晃头,微笑着从裤兜里拿出了手机,只是,当我看到屏幕上的提示消息的时候,笑容立刻凝固,进而消散。
  她的名字,我的心事。
  我想不出来她为什么会给我发消息,照理说,她今夜喝了不少酒,现在应该沉浸在梦里,而不是有时间来给我发消息。
  是想解释些什么?还是说,她在酒醉后的夜晚,想起了我?
  疑惑中,我又带着点自得,看来她还是把我当做恋人的,深吸一口气,我输入了我的生日,解开了锁。

  “睡了么?”
  “我想跟你谈谈。”
  “抱歉,可能打扰到你了。”
  一连三条,我能够清楚的感受到她的迟疑与不安,这个女人,在某种程度上跟我一样,习惯隐藏心事。
  我先是在屏幕上打了一行字,告诉她我并没有睡觉,这个夜里,我跟她一样,都失去了睡眠。
  可想了想,我删除了打好的字句,直接退出了微信,点出通讯录之后,拨出了她的电话。
  响了三声之后,电话被张瑶所接听,她声音中难掩疲惫还有疑惑。
  “你还没睡吗?”
  我笑了笑,回道:“你不也是?”
  “对了,我需要正式的跟你道个歉,让你难堪了。”

  “没什么的,你师妹也是关心你。”张瑶淡淡的说道。
  “或许吧今天要不是看到了你堂哥,我都不知道你去喝了酒。”迟疑片刻,我还是问道:“他跟陆伟,应该是你找的外援吧?”
  “嗯,公司里本就有一些堂哥的股份。”
  “那就好,有他们在,董舒菡应该不会给你带来多大的困难了。”
  “陈默我想谈的不是这些。”
  我闻声一怔,扯了扯嘴角,问道:“那你想说什么?陆伟吗?我承认,在那一刻我确实有些小心眼,也确实吃了醋现在我想通了,谁还没有个朋友呢,我不该太自私的,你又不是物品。”
  “谢谢你的理解。”

  “嗨,两个人之间,就要互相信任的。”我笑着宽慰道。
  “可我要谈的,也不是这事儿。”
  “哦那你说吧,我听着。”
  回了一句之后,不知怎的,我心里就是一紧,莫名开始担心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大抵,这就是人们总习惯挂在嘴边的第六感。
  果然,没过多久,张瑶就给了我答案:“我想谈谈我们。”

  “我们?”我不自觉的提高了声音,“我们不是很好嘛,有什么好谈的,你是不是喝醉了,开始变得多愁善感了呢?要不要我去找你。”
  “我很清醒。”
  她的声音确实很庆幸,丝毫没有醉酒的样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