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615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想反驳,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换了别人,欧阳若晴肯定说,你也大不了多少。可是在秘书长面前,她没敢造次。
  看到欧阳若晴那菲红的脸,顾秋道:“你的工作很出色,省里决定对你进行嘉奖。”
  欧阳若晴红着脸道:“嘉奖就不要了吧,这只是我的本职工作。我是一名记者,我应该对得起自己的良心。换了谁,碰到这种现象,也会站出来制止的。”
  顾秋道:“表扬归表扬,可我还要批评你。”
  欧阳若晴顿时就急了,低着头,原来当领导的都是这样,先给你一个甜枣,再扇你两巴掌。
  他们是怕你骄傲呢?

  欧阳若晴咬着唇,“秘书长,我懂,我不会骄傲的。”
  顾秋看到她那委屈的模样,正色道,“这事不跟你严肃说还真不行,虽然你的出发点是好的,但是你的行为,是很危险的。你自己仔细想想,当时的情景,万一要是出了事,你说怎么办?”
  “欧阳若晴同志,现在我以省委秘书长的身份命令你,以后不许再犯这种错误。”
  欧阳若晴点点头,“我知道了!”
  顾秋道:“好吧,我也不过份批评你了,你自己以后记住。”

  欧阳若晴咬着唇,“你今天就是故意来批评我的吧?”
  顾秋看了她一眼,“你先回去吧!”
  欧阳若晴站起来,走到门口又回头看了眼,象是要说什么,却又掉头离去。
  顾秋坐在办公室里,点了支烟。
  双阳的事情,至少需要一年时间才能整改过来。老街数百家作坊要整改,要打造景点,以方便外地客人到这里旅游,除了时间,还要资金。
  韩琛在外面办公室接了一个电话,是他老爸从医院打来的,说英姿快要生了,让他马上过去。
  韩琛过来跟顾秋请假,顾秋这才意识到早就过了下班时间。
  “你快去吧。”
  韩琛这才匆匆下班,朝医院赶去。
  顾秋又坐了一会,这才收拾一下准备回家。
  冬季的天黑得比较早,大街上早亮起了路灯,顾秋出来的时候,一辆红色的小车停在那里,嘀嘀!
  有人按了两个喇叭,欧阳若晴探出头来,“秘书长!”

  “你怎么还在这里?”
  欧阳若晴鼓着嘴,“我在等你呢!”
  “有事吗?”
  “我想请你吃饭!”欧阳若晴终于鼓起勇气,把心里话说出来。
  顾秋奇怪地盯着她,“什么意思啊?”

  见顾秋这表情,欧阳若晴还真是哭笑不得,自己好歹也算是个美女吧?虽然不能说是电视台的一姐,可欧阳若晴的姿色,绝对是首屈一指的。
  好吧,先抛开这些不说。
  咱们不以外貌论英雄,说说最现实的事情吧。
  人家女孩子主动请你吃饭,你居然问什么意思?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不成以为自己对你有什么企图?
  欧阳若晴自问也是一个爱憎分明的女子,顾秋对她有救命之恩,她可是记在心里。
  当初在双阳时,要不是秘书长带人及时赶到,欧阳若晴真的是不敢想象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既然人家秘书长救了自己,自己是否应该有点礼貌?请秘书长吃饭,她绝对没有别的意思。
  顾秋那眼神,仿佛他是一女的,正被自己调戏一般,欧阳若晴还真有点郁闷。不过顾秋毕竟是领导,欧阳若晴挺懂这些的,很小心地说,“没什么意思,只是想感谢您。”
  救命之恩,有如再生父母。
  否则这么娇嫩的身子,就要被人糟蹋了。

  真若如此,生不如死。
  顾秋哦了一声,“算了,这又不是什么大事。”
  啊?这还不是什么大事?难道真要出了人命才算是大事么?欧阳若晴恨得牙根痒痒,盯着顾秋,“秘书长,你这是什么意思啊?好象说人家的性命不值钱似的。”
  顾秋笑了下,“我是说,你不要太放在心上,请客就免了。”
  “那可不行,要是传出去人家会怎么说?我欧阳若晴一点礼节都不懂,人家秘书长救了我一命,我连顿饭都舍不得。”

  顾秋还没开口,欧阳若晴道:“这样吧,我去把您夫人也接过来,一起吧,一起吧!要是您不去吃这顿饭,我心里会过意不去,记着一辈子的。”
  顾秋看看这天,黑沉沉的。可让自己跟她一个女孩子去吃饭,顾秋还真得注意形象。
  所以顾秋告诉她,“从彤不在家,下次吧!”
  听说从彤不在家里,那秘书长就是一个人了?欧阳若晴道,“那你更得去了,反正你一个人也要吃饭不是?再说,秘书长你也不是那种世俗的人吧?难道怕跟我在一起,传出什么风言风语不成?”
  顾秋听到她这么说,就笑了起来,“你一个小丫头,能有什么风言风语?”
  听到顾秋又一次叫自己叫丫头,欧阳若晴很纠结,二十多岁的姑娘,工作二年了,很多地方都需要领导肯定。小丫头意味着什么?

  她很不服气,不过这会可没心情跟顾秋计较这个,她下了车,“既然如此,那你担心什么?走吧!”
  顾秋道:“那这样吧,要吃就到市委宾馆餐厅里吃点。”
  欧阳若晴见状,只好答应下来。
  刚走到宾馆的门口,欧阳若晴接了一个电话,“什么?妈,我没时间。我正陪领导吃饭呢?算不了吧算了吧,我不回去。”
  顾秋听到她在打电话,心道,该不会又是那种必婚的节奏吧?
  后来听到欧阳若晴说,“好吧,好吧!那我跟领导说说。”

  挂了电话,她咬着手指看着顾秋,那模样,令顾秋差点要崩溃了。真没想到欧阳若晴居然有这习惯,这么大人了,还咬着手指头?
  天啦!
  不过欧阳若晴好象没意识到这一点,走过来道:“秘书长,我爸妈听说我要请您吃饭,执意叫我请您到家里去,如果在外面吃饭,是不是太随便了点?”
  顾秋心道,什么逻辑啊?
  不过能请到家里去吃饭的,的确不是一般的关系。这年头,省里搞严打,禁止在外面大肆宴请,很多关系不错的都跟到家里去吃饭了。
  欧阳若晴道:“我爸我妈很有诚意的,一定要感谢您的大恩大德,您就答应了吧?”
  顾秋看看表,还真不想去她这里吃饭。可欧阳若晴道,“本来我爸妈很早就想提点东西到您家里去串门的,可又怕影响不好,没敢登门。您要是不去的话,我就只好领他们过来串门了。”
  顾秋哪能不知道欧阳若晴这心思,心道反正没事闲着,就去吃个饭吧,免得她老掂记着这事。
  欧阳若晴父母,是一对普通的下岗工人。

  老爸五十出头,老妈有四十八了。
  日期:2018-03-27 06:3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