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613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罗红又望着杜小马,言欲又止。
  杜小马道:“有什么事,下周一到我办公室来。”
  罗红一个劲地磕头,“谢谢秘书长,谢谢杜书记。”
  曾开源望了眼跌坐在地上的局长,“你还好意思赖在这里?”
  这位可怜的局长,几乎是连滚带爬从楼梯口下去的。
  曾开源道:“秘书长,难道今晚碰上了,不如由我做东,我请你们喝酒怎么样?”
  顾秋说,“这个时候了,还能去哪里喝酒?你要是真嘴馋了,就坐下来一起喝吧!”

  曾开源还真坐下来,拿起瓶子给顾秋和杜小马倒酒。
  吃完夜宵时,已经十一点了。
  曾开源自然识趣,买了单后匆匆告辞。
  杜小马道:“我也要走了,小程你送一下秘书长。”
  程暮雪也没说话,拿出车钥匙打开了车门。
  看到他们都走了,程暮雪说,“上车吧,还装什么装?”
  顾秋笑了起来,“那我们去哪?”
  程暮雪说,“把你卖掉。”
  开着车子,直奔自己住的地方。
  刚一进门,两个人就抱在一起,象打架一样双手忙碌起来。靠在门后吻了一阵,程暮雪气喘吁吁,“先去洗澡吧!”

  顾秋一把横抱起她,朝楼上走去。
  浴室里,两个人坐在肥皂泡堆积的浴缸中,顾秋将她拥在怀里,两个人说着悄悄话。
  “你不是说要长霉了吗?”
  程暮雪双腿一夹,“你多久没来了?”

  顾秋道:“最近忙,双阳的事你应该听说了吧?”
  程暮雪哼了一声,“有人说时间就象女人的胸,挤挤就有了,你根本就不想挤,总是找借口。”
  顾秋笑笑,“那我现在不是来了?”
  说罢,从浴缸里站起来,打开热水龙头,冲干净了两人的身子。

  “你们没权力抓我,我是省管干部。”
  崔处被带走之后,还在反抗。
  几名丨警丨察看过他的证件,的确是省里的干部。曾局没回来之前,谁也没去动他。
  等曾局一回来,他就没好果子吃了。
  省管干部又怎么样?
  打着领导的幌子在招摇撞骗,抹黑领导在群众心目中的形象,肯定要严惩。
  崔处对秘书长当然了解,也知道这家伙胡说八道,在下面骗财骗色,再加上罗红等人作证,他想赖也赖不了。
  曾开源对下面的人招呼,先让这家伙吃点苦头,然后扔在一边。
  既然这事被杜小马知道了,杜小马肯定要查一下武源市这边被骗的单位,至于那个什么局长,八成是别想干了。
  这名叫罗红的女子,虚情假义奉承人家,倒也是出于无奈。
  杜小马把罗红局里的局长和那名中年妇女的事捅到常委会,他们全给开除了。
  这种拿下属和同事牺牲换来的利益,这样的干部要不得,不得民心。坚决开除,不留后患。
  对于武源市的处理,顾秋当然不干涉。
  只是那名冒充自己亲信的干部,顾秋有点不爽。

  做为一名省委领导,谁都不希望下面的人打着自己的旗号在外面招摇撞骗,更不要说,顾秋根本不认识此人。
  对于这种现象,要坚决打击,坚决禁止。
  顾秋在武源,只呆了一天,第二天晚上又坐飞机回了省城。
  尽管程暮雪有些依依不舍,却也没有办法,两人一天一夜的缠绵,程暮雪象只懒猫一样躺在那里不肯动。
  回到省里,顾秋打电话让韩琛过来,“你去查一下这个姓崔的。”
  韩琛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老板在周日的早上,突然说起这事,他就跑去查这个崔处。
  是省信访局的一位干部,曾经借调到省委帮了一阵忙。自称跟省委的领导都很熟。经常在外面吹牛,说什么哪个领导家里做什么事,都是他张罗的。

  搞得好象他就象一个大管家似的,什么事没了他不行。
  还经常说省委某领导给他东西,甚至装模作样的,搞出一些照片展示,说明他和领导的关系非同一般。
  倒是有很多脑瓜子不开窍的人,真的上当了。
  这次要不是抓个现行,估计他这个骗局还要继续下去。
  韩琛查清楚这些,又得知这家伙冒充秘书长身边最亲近的人在武源行骗,他就给曾开源打了电话。

  曾开源道,“这家伙死定了,罪行累累,不坐个十年八年,别想出来。”
  昨天晚上经过审讯,崔处交待了自己曾经多次在下面一些单位行骗。曾开源就抓住这些证据,把他送交司法机关。
  随后,曾开源亲自给顾秋打电话,汇报了处理结果。
  顾秋没说什么,简直地应了几句,挂了电话。

  韩琛就在那里琢磨着这事,看来以后要小心些,别出了洋相。当然,也要注意有人继续打着领导的旗号,在外面招摇撞骗。
  这个姓崔的,行为恶劣,但事实上,在平时的工作交往中,很多人都会用这一招套交情。说什么我跟谁谁谁熟,怎么怎么的。
  奇州那边,杨竹英取消了自己的活动资格,让梁真跟其他常委去了。象这类的活动,刚开始的时候,大家都觉得有些新意,到后来,一个个都不想去了。
  这次泡温泉也一样,梁真这个组织者,也觉得索然无味。
  从得月山庄回来后,梁真就一直呆在家里,她男人叫她了去走走,梁真也懒得动。穿着一身睡衣,里面空荡荡的,就这样躺在沙发上。
  男人问,“你们这次活动,都有哪些人参加?”

  梁真道:“连杨书记都不去了,没什么劲。不就泡泡温泉,打打牌,休闲一下。”
  这活动还是顾秋在奇州的时候兴起的,其目的就是希望大家在周末的时候,抽出点时间来锻炼身体。
  刚才始这个活动挺招人喜欢的,渐渐时间一长,这个,那个都不想去了。男人问,“你们不是说请秘书长一起来参加的嘛?秘书长来了没有?”
  梁真伸出雪白的腿,搭在沙发的靠枕上,“那只是说说,秘书长哪有这个时间啊?他又不是象别的领导一样那种人。一般领导过来,得陪好,吃好,喝好,秘书长没有这方面的爱好,也不喜欢占小便宜,就算是他来了,我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应酬。”
  男人望着梁真,伸手落在妻子的腿上,“我们还得好好感谢一下人家,如果不是他,只怕我这个副局还得熬些日子。”
  梁真看到他的手摸过来,就打了一下,“你真以为熬熬就有希望?错过了这个村,就没有那个店,哪有这么简单的事。”
  “也是。可秘书长这人从来都不收礼,我们送什么好?”

  梁真修长的双腿绞在一起,“不知道,以后再说吧!”
  看到妻子没什么兴趣,男人就走开了,拿了一条毯子过来盖在她身上,自己一个人出了门。
  杨竹英周末也在办公室,听说双阳那边出了事,连市长都跳楼了。一时之间传得沸沸扬扬。
  昨天晚上老杨回来说,双阳廖市长跳楼,与秘书长有关。
  杨竹英当时就批评了老杨,这样的话千万不要乱说,这怎么可能呢?秘书长是奉命下去暗访的,发现问题自然要查。而且事实证明,廖求实是有问题的干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