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182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换做别人,经历了如此三段跳崖式婚姻后,可真的就想跳崖了。可是铁人窦嫦娥,一滴眼泪都没有流,踩着缝纫机,日夜不停的干起了活来。
  这下可吓坏了窦家的兄妹俩,哥哥哭着来求妈妈,说道:“妈妈,你要是伤心就哭吧,我和妹妹商量好了,我不上了,下来挣钱供妹妹上学。”
  妹妹也说:“妈妈,上学有什么用呀,我也不小了,可以帮你分担家务了,所以我也不上了。”
  窦嫦娥立刻就怒了,她啪的给了哥哥一巴掌,怒骂道:“你们知道这么多年我含辛茹苦养着你们是多么的不容易吗?怎么能说不上就不上了呢?咱们穷老百姓,要想出人头地是多么的不容易呀。唯一的出路就是上学。你们放心,再苦我也抗的住,再累我也受的起,我别无所求,唯一的愿望就是要你们上成学,不要和我一样,终生都只会缝缝补补。”
  知识改变命运,这句话影响着一代又一代的人,窦嫦娥也不例外,她一边哭着一边告诉孩子们:“挣钱养家是我的职责,而你们的职责是考上一所名牌大学。”
  孩子们咬着牙答应了母亲的要求,一家三口就在空荡荡的家里抱头痛哭起来。哭完之后,孩子们回到学校继续上学,而窦嫦娥就在家中继续做起了衣服。
  要说咱们中国,什么人最多,当然是好人最多。咱们也许没有钱支持你,但是咱们却有活给你做,做了咱们的活,你不就有钱了吗。
  好心人们排成了队到窦嫦娥这来做衣服,换拉链。如此一来,窦嫦娥也就成了县城中的著名商标,那生意也是好的不得了。当儿女们考上大学的时候,窦嫦娥是一分钱也没有借,硬是凭着她勤劳的双手托起了孩子们的梦想。
  送走了孩子们,朋友们就来劝窦嫦娥,对她说道,听说你存了一些钱,还是买个门面的好,一来老街坊们在一起聊天方便,二来房产也保值。
  窦嫦娥一琢磨,是这么个情况,于是一咬牙借了点钱就买下了一处门面。说来也巧,门面刚买好,就赶上了于向荣的旧城改造。
  这种事本来是个好事情,可是架不住那拆迁办的主任太贪心。他欺负窦嫦娥没有背景,没有靠山,更没有男人,于是就将她的补偿款一压再压,都压进了他的口袋。
  窦嫦娥一拿到钱,立刻就傻了眼,她说,同样是十了万的房子,别人赔偿二十多万,到我这就九万八,还不够还贷款的,怎么办呢。老娘去找于向荣评理去。
  谁知道于向荣正等着杀鸡给猴看呢,这不就有送上门来的了,他不问三七二十一就将窦嫦娥送进了看守所管了半个多月,等窦嫦娥出来的时候,房子早就被夷为了平地。这下更好,那拆迁办的主任连九万八都不付了。
  窦嫦娥一看县里是说不通了,于是就去了市里。市领导亲切的接见了她,真诚的对她说,你这个事情是发生在大河县,所以还是要大河县来解决。这样吧,我给你写个条子,你去找吕栋梁书记吧。
  到了县里,吕栋梁接到了条子,就对窦嫦娥说,你这个事情是于县长在负责,我不好插手,你还是拿着条子去找他吧。
  于向荣看完了条子,就对窦嫦娥说,要么是给你五万,要么你继续上方,你选哪一个?窦嫦娥道,你这不是欺负人吗?凭什么别人都是二三十万,到我这就是五万了?我不服,我要上方。
  于向荣笑着说,那好办呀,看守所里再走一波吧。
  从看守所出来,窦嫦娥就来找于向荣,她说二三十万我不要了,你给我九万八吧,我能还账就行了。
  于向荣冷笑着道:“姥姥,你去看守所不要钱吗?我们一次次的去市里接你不要钱吗?这些一算完,你还倒欠着咱们钱呢。这样吧,一口价两万五,你签好保证,我立马给你。”
  于向荣这是要逼死人呀,窦嫦娥一听就怒了,她怒吼道:“于大乱,老娘一分钱不要了,就只管跑市里省里中央去告你。”
  于向荣冷哼着道:“告吧告吧,告到哪里我都是清廉干部的典型,没准还能得到上面的嘉奖呢。”

  果不其然,窦嫦娥没告几次,于向荣就升任了县里的书记,成了大河的一把手。公示出来的时候,从不流泪的窦嫦娥哭了,她说老天怎么这么不开眼,让这黑了心的贪污犯当了大河县的一把手。
  其实老天也很无辜呀,于向荣当书记这事也没人提前给它打声招呼呀。更没有人征求过他的意见。他天一亮的时候一出来,于向荣就换了办公室。这赖的着人家老天吗?
  先不说老天的事,作为地道的大河人,陈九江对此是心知肚明的。其实他并不想听冯祥瑞说窦嫦娥的故事,这才插科打诨的聊起了冯祥瑞的儿媳妇。不想冯祥瑞还是尽职尽责的将窦嫦娥的事情给陈九江讲了一个透彻。
  冯祥瑞说:“陈县长,你看这个事情,根子在于书记身上呢,咱们信访局能干什么呢?还不是昧了良心的为虎作伥。之前是关晓乐在管信访局,他和于向荣是穿一条裤子的,更是睁着眼说瞎话,甚至有时候还动不动就打呀骂呀的。现在换你来了,你说说怎么办吧。”
  陈九江道:“不管怎么说,人是咱们大河的人,还是劝解一下,让她不要告了。安生的过日子吧。”
  冯祥瑞一瞪眼道:“这话说的轻巧,可是窦嫦娥会听吗?即便是她听了,可是拆迁款的事情怎么办?你去找于书记说吗?”

  陈九江道:“听不听,咱们都要说,毕竟这是你老冯的工作。权当她是你的儿媳妇,注意点态度,好好哄一哄,也就过去了。”
  陈九江说的轻巧,一下火车,就钻进了他老婆的车里,回青云山莫愁湖的别墅里恩爱去了,哪里再管什么窦嫦娥上不上方。
  到了这个时候,冯祥瑞才看出陈九江的高超来。这龟儿子真是比泥鳅都滑溜,看着是一同来的,还是要老子自己去当说客。算了,按他说的,权当是自己儿媳妇了,好好劝一劝她吧。
  可是儿媳妇是自己人,要钱给钱,是要人给人呀。她们说脚痒了,老子就给她们挠背,她们说天热了,老子就给她们买空调,她们说手冷了,老子就给她们耐心呵护。

  什么叫排忧解难,这就叫排忧解难,什么叫关怀备至,这就叫关怀备至。女人是简单的,所以就是幸福的。
  可是窦嫦娥的诉求不简单呀,老子怎么给她的幸福呢?难道真的按照她的要求把于向荣撤职查办,实话实说,老子可没那本事。若是有那本事,也搞不出窦嫦娥这样的冤案。
  省里信访领导一见冯祥瑞,立刻怒喝道:“你们大河是怎么回事?解决问题就那么难吗?一个月中,这是第几次了?啊,三次还是四次。是不是咱们省的信访工作离开你们大河就转不动了?那个谁,赶紧的,把人带走,迅速解决问题。”
  在陈九江的面前,冯祥瑞有说不完的话,讲不完的理。可是在省领导的面前,连一个屁都没放,就带着人将窦嫦娥领去了大河县驻省办。
  日期:2018-03-27 06:3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