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181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个道理需要支持的人都会懂得,但是一旦身居高位,功成名就,就会忘到脑后。换成了发号施令,唯我独尊。
  这个道理冯祥瑞年轻的时候也是懂得的。但是到了“行将就木”之时,再也管不得什么支不支持。重要的是,活的开心,玩的顺畅。谁叫组织不相信咱,给咱这么一个不靠谱的工作呢。哦,不对,是太信任咱,觉得咱有神奇的小手,能解决一切麻烦。
  冯祥瑞哈哈一笑道:“陈县长你说的对呀,工作靠什么,就是靠互相支持。不要说别人,我对你可是相当的支持呀。只是我老了,要是不然肯定是要跟在你的后面干一番大事业的。”

  你瞧瞧,人家这话说的,那可是既真诚,又贴切,可就是有那么一丁点言行不一。可是这也不能怪人家呀,人家说了,自己老了。就连廉颇那么厉害的人物,老了之后都不能吃饭,更何况是冯祥瑞呢。
  说完这些,冯祥瑞觉得还不过瘾,他又说道:“陈县长,不是我恭维你,这大河县中,要说是一心为民办实事的人,你算是第一个。跟着你混,早晚是要出头的吆。”
  这就是典型的捧杀了,若是陆清明在,肯定乐哈哈的笑个不停,说不定还会夸上冯祥瑞几句,说老冯呀,你老家伙老是老了,可是眼睛却毒的很呀。可是陈九江是不能应的。你只要一点头,冯祥瑞就敢跟别人说陈九江不知天高地厚,搞老子天下第一。
  那么大河县的领导们就会集体来问陈九江,小陈呀,既然你是实干第一人,那么请你说说咱们怎么不实干了。
  陈九江笑呵呵的说道:“老冯,早就知道你能扯淡,果然不是一般的能扯。就你这口才,早就应该调合了矛盾,摆平了纠纷,怎么还让窦嫦娥跑到省城去了呢?看来你工作中没有尽力,净想着带儿媳妇玩了。”
  和所有的老人一样,冯祥瑞现在最高兴的事情就是带着孙子玩。她那两个儿媳妇也很争气,每个人给他生了两个孙子,喜的老冯逢人就夸儿媳妇能干。
  能干虽然是件好事,也是个好词,可是在当官的口中传了几遍就变了味道。原文是“冯祥瑞的儿媳妇能干”,却走样变成了“冯祥瑞能干儿媳妇”。九个字变八个字,意思立刻天差地别。
  也许冯祥瑞老当益壮,壮心不已,心里是有这么一点想法,可是也不能学着封建社会的苏东坡做那扒灰的事情呀。所以老冯就极力的想要给大家解释,可是解释来,解释去,却是越解释大家越知道,越解释大家越理解。
  冯祥瑞可没想到陈九江会拿这事开他的涮,立刻更正道:“陈县长,这话你可说错了。我老冯可是认真工作踏实办事的,早退晚来的事情可是一点都不会干的。”
  陈九江一摆手说道:“查岗的事情我可不干,你就不要跟我汇报。我最关注的是,你闲暇的时候,咋带儿媳妇玩呢。”

  冯祥瑞道:“陈县长,就知道你会扯犊子,这不扯起了淡来。不过要说我那孙子,可真是讨人喜欢。”
  接着冯祥瑞就不耐其烦的将起了他的孙子,什么大孙子淘气,二孙子闹,三孙子聪明,四孙子孝。讲的是滔滔不绝,乐此不疲呀。到了火车上,冯祥瑞还是讲个不停。
  待冯祥瑞喝水的时候,秦长安凑了过来,他问冯祥瑞道:“冯局,这个窦嫦娥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三天两头闹事情呀?”
  秦长安这是故意要引导冯祥瑞给陈九江介绍一下窦嫦娥的情况。陈九江却不以为然的笑了笑说:“能怎么滴,还不是窦嫦娥害怕冯局没事老往家钻,影响不好,这不才牺牲自己,想着法的帮他找点事做。”
  听了陈九江的话,冯祥瑞一口白开水差点没有呛死,他指着陈九江道:“陈县长,你这话可有失公道呀。我和那窦嫦娥之间清清白白,可是一点关系都没有呀。这还不是前两年大搞城建的时候,遗留下来的问题。”
  讲起来窦嫦娥也是一个苦命的人,年纪轻轻的就丧夫守寡带着个儿子讨饭吃。好不容易春风二渡,又找了个知她懂的丈夫。只是好景不长,给他留下一个丫头后,又撒手西去,魂归极乐。
  这下不但苦了窦嫦娥,更是黑了她的名声。大家都说这女人天生就是个克夫的命,就像蜘蛛里面那大名鼎鼎的黑寡妇一般,搞完事,留下一肚子的籽,就把老公给吃到了肚子里。
  窦嫦娥听了这些流言蜚语,就暗下决心,咱不找男人也能过。从今以后,咱就独立自强,做一个能顶半边天的女丈夫。
  窦嫦娥说到做到,一把屎一把尿,是又当爹又当娘,将两个同母异父的孩子拉扯长大。孩子们知道娘的辛苦,上学也是加倍的努力,那成绩自然是不甘人后,常在前茅。这可喜坏了当娘的窦嫦娥,她是逢人就夸,见人就说。
  于是有人就说,窦大娘,你这是幸福要来敲门了呀,你可真的要准备好啊。可不是吗,一语中的,没过几天,中年妇女窦嫦娥又恋爱了,恋爱的对象比她小上四五岁。

  那年轻的小伙子说:“嫦娥姐,我就喜欢你这能干,泼辣的个性,啥都别说了,咱们结婚吧。”
  窦嫦娥一听就吓了一跳,她说道:“白小弟,你不知道,我是个黑寡妇呀,专门克夫,可不能嫁人。”
  白小弟说:“这都什么年代了,什么四旧呀,迷信的,早就破除了。咱们新时代的儿女可不信这个。再说了,你是黑寡妇,我还是小青龙呢,不信你看。”
  窦嫦娥一看小青龙就上了瘾,吃过了就回味了起来。这是多久没有这样的生活了?是一辈子,还是半辈子了?这一次的体验可让我想起来了,原来我还是个女人呀。也应该享受一下女人的快乐。

  其实再坚强的女人,她还是女人,她和普通女人一样,都需要男人的关心,需要男人的呵护,甚至是需要男人的甜言蜜语和红脸呵斥。
  很快窦嫦娥就重拾了青春,容光焕发的想要搞个帽子戏法。儿女们是支持的,他们说,咱们一直就想有个爹,甭管他姓什么,只要对你好就是了。
  那还等什么呢,去领证吧。领完证还没有一个月,悲剧又发生了,窦嫦娥的男人又没了。没了是什么意思?有的时候是指消失不见,有的时候是指死翘翘。这次和上两次不一样,这次的没了是指消失不见。
  这个年轻的小丈夫给窦嫦娥来了一个卷包会,将窦嫦娥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都套了一空。讲起来那男人还不算太绝情,临走的时候,还给窦嫦娥留下了两样东西——一封信和一台缝纫机。
  白小弟在信里说道,嫦娥姐,我不是猪八戒,也不是吴刚,只是一个普通的龙的传人。为了逃避早折的命运,我最终决定,还是离你远去吧。当然我心里还是深深的爱着你的,所以我为你留下了吃饭的家伙,缝纫机。
  死了两个丈夫之后,窦嫦娥还能支撑下来,最主要的因素就是这台陪着她半辈子的缝纫机。靠着她那手缝纫活,她不但养活了两个消耗巨大的中学生,还积攒了一大笔财富。当然现在这些财富都随着白小弟的离开而烟消云散。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