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180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女售票员一听,心里咯噔一下,***,倒霉了。这是遇到关二狗关扒皮了呀。赶紧交钱吧,若是不然车子被他扣了,那损失就大了。
  就这么着,关磊一天开除去的罚单居然破了一万。关磊是欢天喜地了,车主们不愿意了。他们托关系的托关系,找人的找人。于是有人就找到了钱勇敢,钱勇敢道:“你们呀,光知道挣钱,就不晓得安全。知道不知道,昨天雍县出了车祸,一车死了十几个。现在交通局长还在看守所里关着呢。”
  钱勇敢嘴里说的道貌岸然,心里想的更加光棍。他心想,老子和陈九江是什么关系呀,别说是罚你们点钱,就是全部关停你们的车,老子也会照办。只要帮助陈九江打响上任的第一枪,做什么都值得。
  钱勇敢最后说道:“赶紧的都回去吧,按照关二狗的要求办。少拉两个,多跑两天,钱不就回来了吗?若是谁要不服,那就去找关二狗,或者是找关副县长。老子是不会去触他的霉头的。”
  这消息传到了关磊的耳中,关磊更加得意了。他带着红袖章,拉着安全办公室的人到处乱跑,到处开罚单。有人不服,就提出了抗议,他们说道:“关队长,咱们都是守法知法的好商人,您是不是也要依法办事呀。”
  关二狗指着自己的脸说:“你们知道个屁的法,瞅着我的这张脸,这就是法律。”
  如此一来关磊的嚣张跋扈算是传遍了大河上下,可是大家也只能忍着受着。直到后来关晓乐倒了台,进了纪委,关磊才被下放到下面的一个乡里做起了副所长。
  有的人说关磊的没落是因为他叔父倒台,也有的人说是关磊作恶多端自作自受。甚至还有人说,关磊当初扫了陈九江的面子,陈九江落井下石才让关磊去了乡下。
  这些都是后话,暂且不提,且说关磊还没走出陈九江的办公室,陈九江就接到了信访局长冯祥瑞的电话。
  这个冯祥瑞,真是越老越不像话,其他陈九江分管的单位一把手,早早的排着队,到陈九江的面前耍了一遍阅兵,表了一番忠心。只有他冯祥瑞,是电话汇报。

  不但如此,人家老冯同志还在电话里说:“陈县长,您赶紧来吧,这有个上方户,指名要见你呢。”
  关磊还没出办公室,就听陈九江对着电话里说:“冯局啊,又有什么事?怎么让我去省里接人?我可没有那时间,还是你自己去吧。”
  关磊摇了摇头,心说这冯祥瑞真是无赖,逮着谁就赖着谁。以前有事没事就缠着关晓乐,现在到陈九江分管了,立刻就找起了陈九江来。也怪他那位子太不值钱,任谁都不想坐,若是不然,早就让后来者一浪把他拍回家,抱孙子去了。
  要说这体制内的官位千千万万,说起来是革命工作,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可是做起来是,一步一个岗,处处都不同。就拿这信访局的局长来说吧,明明是个正科级,可是在体制内连个副科都不如。
  因为副科还有升正科的机会,而这信访局,却只剩下吃屁擦腚背黑锅了。所以现在的冯祥瑞不是无欲无求,而是破罐子破摔,无所畏惧了。
  无所畏惧的冯祥瑞隔着电话对陈九江道:“陈县长,这可是省里发来的通知,让咱们赶紧去接人呢。”
  陈九江道:“省里怎么了,他们有能力就帮人家解决问题。他们没本事,嫌烦,就自己送回来。凭什么咱们去接?再说了,那来去的路费该谁报销呢。”
  老冯心说,我就够不讲理的了,怎么遇到一个更混蛋的领导呢。还要人家省里领导出路费,人家一个通告你就得五体投地,匍匐前进。
  想到这,冯祥瑞扯着脖子说道:“陈县长,这事要不及时处理,消除影响,可会对咱们县有巨大影响啊。领导可是说了,要一票否决的呀。”
  陈九江道:“否决就否决,反正是你信访系统内部的事。”
  老冯心说,好好好,这是逼我出绝招了。他冲着电话里嚷嚷道:“陈县长,于书记可说了,让你亲自去呢。你要不去,后果可要自负啊。”
  这招假传圣旨冯祥瑞是玩的炉火纯青,任何一位分管领导听了,都会立刻低下高贵的头,屁颠屁颠的跟在冯祥瑞的身后,拿着路费,捧着点心一起奔波,一起流浪。
  哪知道陈九江在电话那头冷冰冰的回道:“你老冯什么时候变成了于书记的秘书了,我怎么不知道呢?还是让于书记亲自跟我说的牢靠。”说完,陈九江再也不跟冯祥瑞扯淡,咔的一声挂了电话。

  陈九江这是在吃果果的向冯祥瑞传达他的不满,冯祥瑞当然听的出来。可是他并不在乎,你陈九江毛都没扎齐呢,能拿我怎么办呢?真让老子回家抱孙子去,谁帮你们挡枪抗雷,背诈药啊?
  可是他自己愣是没有想过,自从陈九江分管了信访之后,他除了电话汇报以外,可没干过一件正经事。
  陈九江电话里说让于向荣给他打电话,那不过是句气话。换做了一般人,自然不会当真,多是一笑了之。可是冯祥瑞不是一般的人,他是鬼门关前看大戏,生怕不够热闹呀。这不,他一个电话就打给了于向荣,如实的汇报了陈九江的思想动态,和政治诉求。
  于向荣接了冯祥瑞的电话,气的是一佛升天,二佛出窍。你***,这个陈九江,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啊,老子都还没有去找你呢,你却找起老子的麻烦了。是不是一听说有人去省里告我,就开心的不得了,这是巴不得她把老子给告下来呀。

  于向荣心说,陈九江,你个龟儿子,想接老子的电话是吧,好,老子现在就给你打。电话一接通,陈九江只说了一句你好还没说出来。于向荣就干脆利落的说道:“陈九江,立刻到跟冯祥瑞去省城。”接下来陈九江听见的就是盲音了。
  陈九江接到了于向荣的电话,剩下的就只有苦笑了。这个老不死的冯祥瑞,是巴不得老子挨骂呢。好吧,老子就陪你走一趟吧。免得再被于向荣抓了小辫子,说老子不作为。
  火车站里,当冯祥瑞见到陈九江的时候,一张树皮似得老脸笑的成了橘子。他老远就伸出了手,迎了上来,嘴里还念叨:“陈县长,你可真是千呼万唤始出来呀。咱老冯在这等你好久了。”
  老冯那贼眉鼠眼的笑意里,含着的是个什么东西,陈九江心知肚明。他笑呵呵的握住冯祥瑞的手说道:“冯主任,可真是辛苦你了。这么晚了,还要陪我去趟省城。”

  冯祥瑞笑着说:“陈县长,这可是我的本质工作呀。要说,还是我没有做好工作,连累了你呢。”
  陈九江掏出烟来递给了老冯一颗,然后又给身边的人都发了一颗,这才说道:“都是革命工作,分什么你我呢?谁不需要支持呢?现在是你在支持我,当然我要支持你了。”
  相互支持是陈九江工作的要义,他这是借鉴《三个火枪手》中的那句经典台词,就是“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只有互相付出,相互支持,才能众人拾柴火焰高。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